深圳热线品牌

原创 许单单:每个本科毕业生通过一定规划都可以年薪百万,第一份工作入行最重要

时间:2022-06-22 05:35:02 来源:搜狐 新闻

原标题:许单单:每个本科毕业生通过一定规划都可以年薪百万,第一份工作入行最重要

点击进入 搜狐财经系列访谈——“未来商势力”第28期

本期对话嘉宾 | 3W咖啡创始人,拉勾招聘创始人、CEO 许单单

对话编辑 | 郑青春

主编 | 王德民

在过去十年中,互联网行业一直作为新兴产业、高薪的代表,几乎吸引了过去一个时代中大部分优秀人才,如今各大互联网公司也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纷纷降薪裁员。互联网行业的增长红利是否已经到了尽头?如何看待互联网行业的供需变化?近日,搜狐财经《未来商势力》对话了3W咖啡创始人,拉勾招聘创始人、CEO许单单。

许单单是典型的80后创业者代表,研究生毕业后的5年里,他跳槽3次,从一名年薪10万元的小职员,变成年薪百万元的互联网分析师。2011年8月,许单单创立3W咖啡,成为双创时代“互联网界的标志”,2013年7月创立拉勾招聘,一年时间就被资本市场估值1.5亿美元,成为国内首家专注互联网招聘的服务平台。目前,拉勾招聘已帮助了2500万互联网人才进行更好的职业发展。

疫情期间,互联网行业的供需发生了哪些变化?对此,许单单表示,互联网行业前两年因为股市大涨,这些公司疯狂扩张,吸纳了特别多的人才。今年股市下跌,这些公司又开始疯狂减员,导致人才供过于求。根据拉勾招聘的观察数据,要找到一个工作,每个人投简历的数量比以前要多20%以上。“工资就是供需关系导致的,现在有点供过于求,其实薪资会下降。”许单单说。

前段时间,许单单在网上表示大厂员工要高薪,是被互联网行业惯坏了,这一观点引起网友热议。对此,许单单指出,互联网行业在过去几年工资涨得很高,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前两年涨得更高,导致很多年轻人认为刚毕业一个月薪资要两三万是正常的。许单单指出,互联网行业在前面若干年,工资是有泡沫的。从春节到现在,互联网行业正在挤泡沫。他认为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在未来的两三年会下降,进入一个降薪周期。

“互联网行业的职场人,如果把过去三四年薪酬的高薪,每次跳槽要涨30%以上当成常态,那就会很失望。那是前几年的特殊状况,不会再有了,不要把特殊状况当成常态。”许单单表示,互联网行业对所有人的大时代红利过去了。但是对于有能力的人,依然是个好行业。

如何突破临界点,在职业生涯中取得指数级的增长,这是大多数人面临的职业难题。许单单将他自己在成长过程中的思考和经验总结出来,写了《临界点》一书。在一个头部效应越来越激烈的时代,普通人还有哪些机会?对此,许单单表示,只要是大学本科毕业的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一定的规划达到年薪百万,能力是在我们不断地工作过程里锻炼出来的。

对于大学生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应该看重哪些方面,许单单认为,大学毕业生不要因为就业难,就随便去找一个工作,一定要想哪个行业在未来的三五年、甚至十年可能都是不错的行业,再想方设法地进入这个行业。他指出,第一份工作入行最重要,工资一点都不重要,一定要选一个未来十年都可以深扎的行业。

以下为采访精编:

未来商势力:您在2011年创建了3W咖啡,当时为什么会选择辞职创业?

许单单:最开始做3W咖啡并没有辞职,那时我正在一家基金公司做投资分析师。纯粹是在工作之余喜欢和大家交流,拉了一帮朋友开个咖啡厅。所以我这个创业纯属机缘巧合。

咖啡厅开了之后,参与的人特别多,每人凑几万块钱,凑了700多万。开一个实体的咖啡馆其实挺难的,无论是房租、装修、运营、人工、成本都特别贵,所以我们兼职开咖啡馆的时候,开着开着咖啡馆的钱就用完了,发不起工资,交不起水电费了。那时我们发现,不花点力气好好做,这个咖啡厅可能就倒闭了。

当年觉得咖啡馆这么有名,有100多人前来支持,倒闭了很对不起大家。所以创业是出于咖啡厅要倒闭了,被迫要救这个咖啡厅才辞职。和上一个时代那种绝大部分很有创业精神的创业者起步不一样。

但是咖啡厅再怎么做,都赚不到太多钱,不能靠一个咖啡厅来救活它。后来就有一个投资人提醒我,说如果想创业,是否要脱离咖啡厅去创业?我们就琢磨,我们是互联网行业出身的,是不是应该做一个互联网行业的创业,才能赚到钱去养咖啡店。这时我们就启动了拉勾招聘的创业。所以创业就是这么一个机缘巧合的过程,启动了两个业务:一个拉勾,一个3W咖啡。

未来商势力:所以是为了救活3W咖啡,创办了拉勾招聘?

许单单:那时做互联网的创业,已经是2012年底。从做拉勾到拉勾真正上线,差不多是2012年7月份。我们起步的时候其实是想做互联网人社区,所以才叫“拉勾”这个名字,觉得大家在一起比较亲密,融了200万做互联网社区的创业。

后来我们上线3个月之后,发现原有的路可能错了。来到社区的用户,一旦互相交了朋友之后,他们就互相加微信,加微博去了,不会留在社区里面。我们觉得做职场社区可能不太成立,我们已经花掉一半的钱,剩下100万,于是紧急转移方向,干脆跳过社区这个阶段,直接做招聘。所以我们在2013年4、5月份就做招聘了,到7月20号上线,差不多两三个月的时间上线,上线之后发展得还算比较快。

未来商势力:如何吸引到投资人的投资?

许单单:我们几个创始人都是大厂出来,也是名校,第一背景比较好。第二,我们做的3W咖啡虽然不赚钱,但在当时已经非常有名了。所以,作为一个背景比较好的创业者,同时还有一定的名气,拿融资还是挺容易的。

我们就告诉别人说我们要创业了,要做一个互联网的创业,做什么还不知道,你先给我钱,我们会好好摸索的。所以实际上是先和投资人聊,说我们要创业,那时其实就是中国这一代创业潮的开始。

无论是张一鸣、程维,还是王兴,他们其实都是在2012、2013年那时候同步起来。投资人预见到中国会带来一波很大的浪潮,他们就是寻找一些背景比较好的创业者,这时候可能无论你做什么,如果你背景比较好,它作为一个天使投资,因为钱很少,它还是愿意投你的。

天使投资就是搏概率,我投100个,最后只活一个就赚回来了。所以我们作为一个背景比较好的又有名的创业者,拿第一笔投资的时候还是比较容易的,就表达了我要创业,要的钱又不多,我们当时要200万,所以别人就很容易就给了。

未来商势力:您怎么看待当时的创业环境?

许单单:那个时候是创业比较好的时候,回头看今天做得比较大的公司,无论是每日优鲜、小红书、B站,包括滴滴、快手这一大堆公司,基本上都是2012、2013创立的。如果你到2015年之后再创立,可能就晚了。所以我觉得创业是有一波一波浪潮的。

我觉得那是一个创业特别热闹的时候。那两三年恰好是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转折,移动互联网被广泛应用,是在2012年之后。总体而言,2012年,所有的VC们都意识到这一波浪潮要开始了,VC有特别多的钱,他们就开始疯狂地找创业者。那个年代但凡是BAT背景出身,或者美国名校回来,或者你是一个北大清华的人去创业。基本上你说要创业,两三个团队的人都是大厂出来,或者都是名校毕业的,你就算不知道要干啥?投资人都能马上塞给你200万。

这个行业已经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后,被国家看见,国家大力鼓励万众创业。万众创业还是鼓励出来很多东西,有更多小的创业发生了,到2015年、2016年都特别认可创业者。到2018年的时候中国注册的小公司特别多。

所以导致特别多的人愿意去创业,哪怕做的是一个看起来不是特别大的生意,对于个人而言依然是一个创业,那个时候创业就是依附于平台了。

未来商势力:当下的创业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许单单:疫情还是有很大影响,尤其在2020年、2021年这两年,股市是特别好的,今年股市开始特别差。2020年股市特别好,那些原来投资的公司上市了之后,投资人都赚了特别多的钱,这些钱反过来会继续再投资。导致在2021年有一波特别大的投资浪潮,比如一些新消费。

但是你看到今年新消费哗一下就下去了,股市也都下去了。这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因为股市不好了。所以资本还是驱动了很多东西,现在资本端出了问题,导致投资人的钱变少了。绝大部分新消费的公司今年都倒了,大概会有这么一个浪潮。

但我觉得这还是偏表象的,看上去冷。真正的问题在于,对比2012年到2015年那几年,当时是有一波宏观的红利,就是PC到移动互联网转移的红利。再看2016年到现在,前面几年出来的公司成了平台,这些创业公司大部分是依托于这些平台创业的,基本上是变成这两波。

那现在有一点点到了瓶颈期,这个时候大家不知道该创什么业了,因为各种红利都没有了。也代表着这一波有点走到某个程度的尽头。这一波浪潮走到了尽头,新一波浪潮还没开始,可以说是创业最黑暗的时期,但是最黑暗的时期有可能代表着会出现回报率最高的东西。这个巨大的系统化的浪潮在哪里?有点不明确。

未来商势力:你有没有比较看好的方向?

许单单:我还不敢说哪些方向是好的,但是目前来看,好像web3相关的事情,有可能是下一波。大家可能越来越在虚拟的世界和实体的世界走向一个可匹配的过程,因为我们的手机还是完全应用在实体世界的。

但是我觉得这个机会的不确定性远比移动互联网不确定性要大得多,因为移动互联网其实是我们本能地在实体世界的延伸。但是虚拟世界到底会不会存在,要多长时间才能成为一个主流,目前是不确定的。

所以大家还不太知道走向那个世界真正的渠道是什么?上一次渠道是手机,那下一次渠道是什么?现在还是很混沌的,感觉朦朦胧胧,长远来说,应该是一个方向。虚拟世界和实体世界会越来越成为两个可以并驾齐驱的世界,这段时间可能比较长。

另外还有一些明确的方向,比如新消费。这个背后也是技术的进步,但是过去两年这些机会已经发生了。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创业,比如这两年是To B领域的融资比较多,然后就是工具效率,工业4.0、工业saas等等。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改造很多原来存在的行业,让这个行业的效率变高,这还是比较明确的、相对长期的机会的。

未来商势力:当下年轻人创业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许单单:现在创业比以前变难了,如果是一个纯面向未来的虚拟的创业,比如区块链、web3之类的,可能是一些年轻人的机会,但这里面有巨大的不确定性,有一点赌的机会。现在因为创业者高度成熟,中国互联网毕竟已经20多年了,尤其是过去10多年,中国的创业潮比较猛,有非常多人有创业经验。但是创业的失败率超过99%,最后成功上市可能就只有0.1‰了,万分之一可能都不到。这意味着剩下99%创业的人,其实都创过业,但是失败了,但他有经验。

所以今天创业者里具备创业能力的人超级多。那作为一个年轻人想创业,竞争比10年前大多了。如果说存在两种机会,一种是很虚拟的机会,那个机会存在一些赌性,而且恰恰因为不确定性,可能年轻人更容易理解,有可能成功。还有一种利用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那这个领域里更需要很强的精细化运营,对传统行业的理解等能力,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就更难了。

所以我觉得今天的创业门槛远比前10多年要高,如果是正儿八经做一个很大业务的创业。但同时,因为有特别多的创业平台,如果想做一个小创业,机会变得史无前例的多,尤其对于年轻人。

所以这个时代,因为他平台特别多,所以给一部分有想法的人做简单的小创业提供了无数的机会,比历史上任何时代都多。轻创业的机会无比的多,重创业的竞争更大。

未来商势力:拉勾聚焦的是互联网人才领域,您选择这个垂直赛道的原因是什么?

许单单:因为我们是2013年做,那个时候我们预见了互联网行业的兴起,感受到这一波浪潮会起来。我们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可能要选择一个我们专长的领域,为这波用户提供特殊的福利,最后选择做互联网行业的垂直招聘。

因为互联网行业总体来说,放在全中国平均来看,互联网行业是平均薪酬最高的一两个行业,而且人数众多。那我们可以围绕着这群人做定制化的服务,深耕细作的服务。

互联网最大的特色是小公司往往也是好公司,这些公司蕴含着无限的机会,所以很多顶级大厂的人也愿意跳槽去这些小公司。所以就导致这个行业流动很快、很大。我们监测到互联网行业的平均跳槽周期,其实不到一年半,往往在一年半之内就跳槽了,跳槽周期平均是1年5个月左右,而且年龄越轻,跳槽频率越高。这是互联网行业招聘和找工作和其他行业不同的地方。同时这个行业人又多,跳槽频率又高,工资也高,总体来看是一个值得深耕细作的机会。

所以我们就顺着这个领域一直做,但是最开始就只是做一个找工作的APP,随着时间慢慢做,现在也开始做猎头服务。这两年,因为互联行业工资特别高,很多人想进互联行业,很多小公司的人也想去大厂,我们又开始帮人做招聘,帮人找工作,也做了拉勾教育,职业教育,帮助培训程序员、产品经理。因此,我们是一个垂直行业,围绕着互联网行业这行业在做,就能把这个行业做得比较深。

未来商势力:您前段时间表示,大厂员工要高薪,是被互联网行业惯坏了,当时这样说的原因是什么?

许单单:因为过去这么多年,互联网行业工资涨得是挺高的,尤其在疫情期间涨得更高,导致很多年轻人认为进入到这个行业,刚毕业一个月两三万好像是正常的。我面试了那个人,他就是一个大厂被裁员了,我面试的时候例行问,涨工资希望涨多少?他说我要涨30%。那我就问为什么要涨30%?他脱口而出,每次换工作大家不都是涨30%吗?

这个回答代表着说,他把跳槽涨30%当成一个涨薪的理由。而不是因为工作能力提升了多少。所以我会觉得这代表着可能一些群体有一个默认的意识,认为在这个行业里面跳槽涨30%以上是常态。

但是你再往前看,在2010年、2011年那个年代,其他行业其实跳槽涨15%-20%是常态。互联网行业涨30%也没有那么常态,大家在媒体上永远看到的是那些涨得很高的,翻倍的。实际上没有那么多。所以互联网行业在前面若干年,一定程度上工资是有泡沫的。

从春节到现在,看得见互联网行业的工资正在挤泡沫。我认为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在未来两三年会下降,进入一个降薪周期。在招人的时候,有更多的人可以选择,大家就选择工资低的那个人。所以有的降薪看起来每个人都没降,但是整个行业却降了。

所以互联网行业的职场人,如果把过去三四年薪酬的涨幅,每次跳槽要涨30%以上当成常态,那就会很失望。那个过程不会再有了,是前几年的特殊状况,不要把特殊状况当成常态。

总体而言,互联网行业的资产都是人,所以人的工资还是高的。未来高有两个,第一,如果你能力不强,可能会被洗出局,优秀的人工资依然高。第二,这个行业总体薪资比其他行业高,这两个客观都存在。所以行业依然高,只是大部分普通人在公司的涨幅可能会变慢,起薪会降低。

未来商势力:互联网行业的时代红利已经过去了吗?

许单单:对。我觉得大时代红利对所有人的时代红利过去了。但是对于有能力的人,依然是个好行业,是可以这么来区别的。所以在互联网行业里面,能力一般,浑水摸鱼的人,貌似摸不动了。

未来商势力:从互联网行业的供需来看,发生了哪些变化?

许单单:互联网行业前两年因为股市大涨,这些公司疯狂扩张,吸纳了特别多的人才。到现在股市下跌,这些公司又开始疯狂减员,导致人才供过于求。

我们目前看到的数据是,要找到一个工作,投简历的数量比以前要多20%以上,这代表着找工作就变得困难了。前几年供不应求,人才少,岗位多,导致工资疯狂上涨。因为工资就是供需关系导致的,现在供过于求,薪资就会下降。

供过于求之后会带来另一个变化,这些人会分流到其他行业去。因为互联网行业的人总体而言,受到的训练还是比较好的,大家的能力还不错。因为人才多,行业给的工资高,互联网行业的人才密度高。这些人开始从互联网行业分流到其他行业去。

目前我们做拉勾猎头看到各个行业都在互联网化,因为传统行业特别多,它就吸纳了这些人过去。总体来说,过去薪资涨幅都特别低。

未来商势力:回顾您的创业历程,是什么驱动你不断向前?作为一名创业者需要具备哪些精神?

许单单:我觉得一旦开始了,就要努力把它做好。创业者都有争强好胜的心,都不希望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一旦开始创业了,身边有很多同行的人,你看到同行的人做得越来越好,自己也会被激励到,就会很努力,会超级认真。

所以很多时候努力可以说是主动,也可以说是被动。一旦到了这条路上,你就无法停止奔跑,因为身边的人都在奔跑,不进则退,竞争也很激烈。

创业者每天都在面临不确定的事情,面临极强的竞争,这时候对心理的要求是极大的。所以如果心力弱的话,或者对自我认知不够高,过程也撑不下去。有的人创业一段时间,发现受不了那个波动,受不了那个压力,那他回到公司做个高管,反而就能做得特别好。

所以我并不建议大家都去做创业,好像创业者多么光荣似的,其实也不是。每个人的能力不一样,性格不同,有些在公司里做个高管也挺好的。

未来商势力:您的新书《临界点》也是写给很多普通人的一本成长指南,在一个头部效应越来越激烈的时代,普通人还有哪些机会?

许单单:我认为只要是大学毕业的人,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一定的规划年薪百万。因为过去做拉勾了这么多年,我们也辅导了很多人,发现人的发展有很多客观的规律。比如今天说的35岁危机,那为什么存在呢?因为企业不愿意在35岁的时候就雇一个大头兵,雇一个大号螺丝钉,大家希望35岁的时候,这个人是一个管理者,是一个能力比较强的人,而不是一个小兵。

实际上这种现象就会导致35岁的人没有机会,你想当个大头兵,这个行业不给你当大头兵的机会,这就是35岁现象。好好规划之后,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不同的阶段都有最应该做的事情,一旦在年轻时候错过了,到三十二三岁再想去补回来就有点难,代价挺大的。如果能够在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开始做准备,未来就非常不一样。

所以我才觉得只要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尤其是本科毕业生,名校当然是加分。只要好好规划一下,在互联行业人人都可以年薪100万。很多人觉得年薪一百万好像是别人家的故事,我能力不够怎么可能年薪百万?那反过来说什么叫能力?我觉得能力其实是在我们不断地工作过程里锻炼出来,那怎么锻炼呢?你要得到一些机会也能锻炼,这里面有非常多的规划,只要规划得当,人人都能年薪100万。

现在大家在媒体上得到的信息哗众取宠的居多,深度的内容在舆论界还比较少。那些得到最大曝光量的短视频哗众取宠,全都是迎合最普通的百姓,底层对资本家的恨,全是这样的舆论在引导着大家。就让非常多的年轻人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所以本来有潜力可以发展得很好的人,但因为没有人指点可惜了。今天媒体一定程度上呈现出巨大的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导致普通人能够得到有质量的信息的机会越来越少。我可能是在网络上发声做职业规划相关的内容里面,是真正实战过的,我自己当年发展特别好,在职场里面二十八九岁就年薪百万。后来做拉勾招聘,专门做人力资源、做招聘、做求职、做培训,做了这么上十年,一切都是实战过来的。

我们希望有机会让一些有缘分认识我们的人,给他一个真正的认知,让他知道其实可以不用天天骂资本家,也可以成为一个很牛逼的高管,甚至自己成为资本家的逻辑。而不是天天作为一个受害者心态,指责社会不公平,指责企业没良心。

未来商势力:今年应届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了一千万,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毕业生的第一份工作应该看重哪些方面?你有哪些建议?

许单单:今年就业特别难,网上有很多言论,有的说先进工厂,这我坚决反对。还有人建议,先随便找工作先做着,先就业再择业。我觉得这都很糟糕。我认为入行最重要,人都怕入错行,你一旦选择这个行业,工作了两年,你的履历在这个行业,可能大概率就在这个行业工作了,跨行是很难的。

所以如果在第一份工作入错了行,是最糟糕的。大学毕业生不要因为就业难,就随便去找一个工作,一定要想哪个行业未来三五年、十年可能都是不错的行业,是我愿意去做的,想方设法得进到这个行业。进到行业后,在行业里面转岗,远远比跨行要容易得多,所以入对行是最重要的。这里边也有很多技巧,可以从行业里的边缘岗位先做起来。

所以我觉得大学生的一份工作,入行最重要,工资一点都不重要。只要你愿意降低工资,一定能在这个目标行业里找到工作。所以选行业降工资,丝毫不看重工资,就算这一年养不活自己,父母继续再养了一年又如何。

另外,国家在疫情期间也给了一些政策,比如保留应届生身份,都给应届生给了一些缓冲机会。国家对应届生也有很多优惠政策,所以不要随便找个工作就做了。第一,珍惜应届生的身份。第二,选一个未来十年你觉得可以深扎的行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搜狐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28335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