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营销 > 正文

“江小白”商标归属之争引发社会热议

2019-04-18 10:30:16来源:

“不要在别人的土地上建自己的宫殿”

“江小白”商标归属之争引发社会热议

□ 本报记者 何 可

商标争夺的战场上,又多了两家企业。

7年前,一纸《定制产品销售合同》所埋下的隐患,让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小白)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津酒厂)对簿公堂。

凭借“戳心”文案走红的江小白,虽然获得了行业内的一众力挺,却终究没能挽回在商标战场的颓势。

近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判决曝光,判决驳回了江小白酒业诉讼请求,宣告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此判决意味着江小白在历时两年的商标纠纷案中最终失利。

在失去这枚商标之后,等待江小白的将是什么?江湖真的再无江小白了吗?近年来频频爆发的商标战背后除了“成王败寇”的结局外,又给我们留下了哪些启示呢?

一纸合约埋下隐患

江小白的故事要从7年前讲起。

2012年2月20日,重庆江津酒厂下属江津区糖酒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新蓝图商贸有限公司签订《定制产品销售合同》等协议。江津酒厂授权新蓝图公司为“几江”牌江津老白干、“清香一、二、三号”系列、超清纯系列、年份陈酿系列酒定制产品经销商。当时新蓝图公司的法人代表正是江小白的创始人陶石泉。

双方的合作始于这份合约,而日后的争端也均要追溯到这份合约,但是合约自身却并没有约定江小白商标等知识产权的归属。

2012年,“我是江小白,生活很简单”的光瓶小酒江小白一经推向市场,便迅速走红。但江津酒厂和陶石泉的合作关系却开始破裂。2012年底,双方合作终止,江小白酒业开始自建酒庄。

北京市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刘道臣说,企业的商绩是商标风险的“放大器”。果如其言,这个“放大器”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2016年开始,江小白和江津酒厂因为商标问题“缠斗”在了一起。2016年5月,江津酒厂向原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并获得支持。

此后,江小白和江津酒厂又两次对簿公堂。2017年12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判决:撤销商标评审委作出的关于第10325554号“江小白”商标无效宣告请求裁定。一审判决,江小白酒业胜出。而近期所曝出的判决书,则是2018年11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这一次,江小白酒业败诉。

江湖再无江小白?

江小白败诉的消息一出,引发了业内哗然。酒仙网董事长郝海峰评论称:“地球人都知道,江小白是陶石泉(创办)的。”1919酒类直供董事长杨陵江说:“如果江小白之父陶石泉先生,及其公司失去江小白商标,这将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最失败的一笔!只会极大纵容投机!”

纵有百般怨言,法院判决书已成事实。“江湖再无江小白”是商标无效后粉丝的忧伤,也是一部分媒体的观点。

但是,刘道臣却觉得这句话应该加上一个“问号”,“因为品牌力量的存在并不会因为宣告无效而结束”。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说,江小白商标无效后,江津酒厂并不能当然取得该商标,只是江小白公司不能进行商标维权而已。江小白公司还可以继续使用江小白,譬如作为字号、商品装潢。

北京汉鼎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萌也表示,“还有最高法院的终审”“不排除有翻盘的可能”。

3月30日晚,江小白发表声明称,自2011年起,公司在中国已经注册百余件“江小白”商标,依法可继续使用,所有江小白产品均正常销售。暂时无效的商标仅仅是名下注册的第10325554号商标。

不过,在“先输一阵”的情况下,江小白仍然面临着“满盘皆输”的可能。

北京理利仁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商标主管戴伏娟说,有了第10325554号商标无效的先例,江小白的百余件商标极有可能被江津酒厂“一个个打掉”。

戴伏娟所言非虚。虽然中国法律并非判例法体系,不会参照上一个案子的结果来审判后面的无效申请,但经同一个法院已经认定的事实根据,再往后的审判基本上都会引用。如果江津酒厂针对江小白申请的商标或者近似商标持续提起申请撤销,江小白未来恐将无商标可用。

如何构建品牌“护城河”

实际上,江津酒厂也没有江小白商标。即使第10325554号商标被判无效,也并不会导致江津酒厂获得使用权。

两方相争的最终结果,极有可能让江小白商标变成“无主之地”。因为根据新《商标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注册商标被撤销的,自撤销或者注销之日起一年内,商标局对他人与该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注册申请,不予核准。

戴伏娟说,一年的空白期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因为会不断有“X小白”冒出来抢占市场,甚至蹿红,并取而代之。

这可能会是江小白为商标付出的代价。

不过,江小白的商标之争留给社会的借鉴意义远大于案件本身的输赢和最终结果。北京嘉德咨询董事长郭嘉称其为“中国现代商业文明的一个标志”,体现出知识产权意识深入人心。

实际上,近年来因商标归属而闹得沸反盈天的例子不胜枚举,从王老吉加多宝之争,到洛阳杜康与陕西杜康之争,从南北露露到南北稻香村之争,都曾吸引无数眼球。

“很多品牌在创立之初,品牌所有人和实际运营商早期签署的合作协议过于简单,没有明确关于知识产权的相关界定。”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说,这次江小白商标归属问题,也给各大企业提了个醒,需要及早思考如何构建品牌保护的“护城河”、如何不断巩固与完善品牌的知识产权体系等问题。

“企业在运营和发展过程中,尤其是发展初期,要特别重视品牌合法性的审查与完善,尽可能避免商标注册和使用上可能存在的瑕疵和法律风险。”刘道臣说,近些年一些低价竞争的商标代理机构对商标法律服务的价值有严重的误导作用,容易让企业认为商标问题就是个代理申请或者干脆“买入大吉”,这可能让企业丧失完善其商标合法性的机会。企业尤其要提高品牌布局意识,把商标的法律基础夯实,“千万不要在别人的土地上建自己的宫殿”。

《中国质量报》

来源:中新社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