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小说 > 正文

「瑰丽·犹在境」特映光影舞蹈演出 一场温暖而骄傲的圆满演出是如何诞生的

2020-01-14 09:47:00来源:

舞蹈,是情调和意境的专属代名词。多媒体数字空间、现代舞和古典舞,各自对艺术的热情和表达欲相遇于一刻,让观众沉浸于一个有生命力的现场。

瑰丽犹在境光影舞蹈演出,被安排在2020年新年伊始的北京,在位于王府井1号的嘉德艺术中心。整个演出并不像常规想象的那样流程化,反倒像是一场轻松愉悦的派对。虽然分别在五个展厅内进行表演,但整个表演是一气呵成的,情绪是连贯的。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每段舞蹈和空间结合有自己强烈的主题色彩,但转场处用巧妙的衔接串起了整场的完整叙事。

光跟随着舞者的脚步,穿越的梦幻感仿佛在舞者身上流动,看她们伴着光影的身姿,紧张,均衡,平衡,对峙,冲突,解决;演出中的独舞,双人舞,三人舞,各有各的趣味,韵律与谐和在游戏般的画面里呈现出来。舞者所在的地方,将「瑰丽」从名词变成了动词,又变成了光在身体上的雕刻,新媒体的空间也变成了酣畅的群体沉浸的感官试验场。

田湉导演说:“在瑰丽,观众在表演者中,就是乐趣。”

关于这次演出的一些创作,田湉导演提到:“不论是瑰丽展本身,还是演出的合作,都是一次升级。”

瑰丽成长,完整度,包容性越来越高,最重要的是,跟观众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北京站瑰丽的空间和活动沉浸感更强,可以穿梭的黑洞,需要回望才出现的云轴,和各个展厅双向通道的序厅,原有的千里江山,洛神霓梦和百花深处空间,也都根据主题内容调整了空间布局。

田导和瑰丽的第一次合作在南京,在当时的洛神霓梦展厅表演了飘逸柔美的洛神舞。此次和北京站瑰丽的合作,她将演出编排深入到各个场馆中,并充分结合了空间,多媒体和光影的特点。

此次丰富而精彩的全新作品拥有充满未知的实验性属性,也是对未来艺术方向的大胆尝试。

田湉导演拥有丰富的演出和编导经验,曾参与过多项舞蹈艺术实验项目。自从上合峰会演出之后,她尝试了多种与新媒体结合的表演和编导工作。,所以才能在短时间内,充分了解瑰丽数字展厅各个空间和多媒体内容的特性,连接身体和其他介质的跨界关系,通过空间,光影,云雾,移动灯源等来编排舞蹈表演。

此次演出,也是一场从观众角度出发的精心编排。展览的观众和舞台剧场的观众不一样,对于展览空间中的演出,观众的期待不可预估。作为创作者,不希望将已有的剧场舞台作品直接搬进展览空间。 于是,在探索身体与空间及不同媒介关系的尝试中,诞生了更为丰富的作品。

通过一件成熟的艺术作品,观众能看到创作者的自我表达。田湉导演通过每个不同的空间和舞蹈编排,将她想表达自我和美传递给观众。

「云轴入境」

当悉悉簌簌的鼓点打落在氤氲的光影之中,舞者踩着精准的节拍从“黑洞”中出现,仿佛占领了一种先机,令人耳目一新。

这个场景的舞蹈编排,结合了空间的坡度和云轴景致的高度。云轴寓意时空对话和时空交织,舞蹈演员以干净粒子的感觉被安排在空间中,突出序列感和网格错落移动的视觉。

「瑰丽序厅」

第二场演出在瑰丽珐琅瓷装饰的墙面和地面色彩丰富的多媒体影像环境之下,“犹在境”展现了古典神秘气质之外更为热情的一面。拉丁舞者的活力情感正是在这种氛围下被烘托得淋漓尽致。

「洛神霓梦」

第三场舞在激光投影、帷幔装置艺术塑造的极为个体化、第一视角的私密梦境里呈现。除了神女舞者影影绰绰的舞姿之外,整个空间氛围被古典舞的气质重塑。

北京站的洛神舞和南京站也有不同。演出增加了更多游动感,舞者真正的走入到观众当中。

「百花深处」

烛照感点燃小小的风情,观众围坐散落在百花之下,仿佛一个落英缤纷的主题乐园。

作为整场演出的中间场次,百花深处展厅的演出起到了重要的起承转合、调节气氛的作用。在欣赏完前面三段分别代表“深沉”、“热情”、“古典”的表演之后,田湉导演在百花的编排上植入了更多的个人色彩。诙谐的配乐和年轻舞者清新稚趣的表演,其实是导演本人想要传达给观众的人生态度:豁达一点,人生没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

「四季梯田」

琉璃台下碎光彩,陶土盘上走梯台。古典和现代的碰撞被精心绘制,光影和舞者的身体呼应错位,渲染出俏皮的曼妙意义。

田湉导演摘取舞蹈作品《俑》的精彩片段,加入现代舞者的互动和调剂,旨在塑造「对话」的关系。这个对话,即是「1 ½ 沉浸HOUSE」空间和五大主展空间的古今时间对话,也是当下的自我和过去的自我之间的个体对话。

梯田空间自身高低错落的特点,催化了舞蹈作品《俑》本身的几何雕塑感。现代舞者独舞结束之后,摆弄舞俑造型,肢体的对话开启了舞俑的精彩表演。

与舞台创作相比,数字艺术空间中的创作需要运用到大量的反向推导,舞蹈演出的编排并非从舞蹈本身出发,而是需要在了解现有空间的条件,按照现有的景象,预设舞蹈的编排,因此也存在较大的试错成本。 “身体置于此处究竟有何效果?”“人和演出的介入对完整的展览作品来说是支撑还是破坏?”这些问题都需要提前被论证清楚。

其次,舞台创作可能只有一条线索,但在多媒体空间中创作,需要考虑到空间本身的特点,投影内容,灯光效果,甚至观众的观赏角度。舞者本身的因素也变得更复杂了,他们变得不仅是舞者,还是光影的一份子。

正如瑰丽策展人对本次演出的评价:“温暖而骄傲”。这次演出实验作为一个开始,瑰丽将和田湉导演一起,保持愈发崭新的心绪,用有温度的人和作品,连接当下和未知。

2020,光与游影,瑰丽重逢。——格兰莫颐文化艺术集团创始人 沈晓峰

舞在瑰丽,细腻、深刻、恰如其分。

感谢田湉老师,温暖又骄傲的作品——格兰莫颐文化艺术集团创始人王雨馨

瑰丽光影舞蹈演出,空间生成了时间,古今中外就在转瞬间,舞者在其间穿梭,让这种体验有了灵动的生命感。最爱洛神霓梦!——北京舞蹈学院教授 慕羽

瑰丽·犹在境,在现实与虚幻的缝隙中发现存在的意义。——星海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副院长 胡骁

Thisisa very special experience, an art feast belongs to the future.——密歇根大学教授EmilyWilcox

「瑰丽·犹在境」特映光影舞蹈演出

主办:

GLA格兰莫颐文化艺术集团,嘉德艺术中心

艺术总监/编导:

田湉

舞者:

李禹瑶

朱耘君

倪瑞

刘旋姿

郑晓云

夏依含

王越

杨瑞霞

甄皓皓

付一然

摄影:SUPER STUDIO

服装:武娟

场助:王晓东

特别鸣谢:北京舞蹈学院、北京体育大学艺术学院

艺术总监/编导:田湉

艺术学博士,设计学博士后在站,北京舞蹈学院副教授,北京市青年拔尖人才,中国舞蹈家协会“培青计划”青年编导,“上合峰会”文艺表演编导组组长,多次获得国家艺术基金青年艺术人才、国家艺术基金小舞剧、北京文化艺术基金等创作项目支持。

代表作:群舞《俑》、组舞《俑2》(汉)、组舞《俑3》(唐)、双人舞《共在》、小舞剧《角儿》等。

创作作品受邀演出于意大利“翡冷翠欧洲艺术节”、美国“第21届怀俄明州立大学Snowy Dance Festival”、第21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南京“第五届AMNUA戏剧节”、 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驻地艺术家创作”、北京“第七届南锣鼓巷戏剧节”、“第八届南锣鼓巷戏剧节”、“首届隆福戏剧月”等国内外戏剧节、艺术节,演出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美国拉勒米、国家大剧院歌剧厅、国家大剧院小剧场、国家大剧院东展厅(数字交互舞蹈表演)、北京舞蹈学院舞蹈剧场、黑匣子剧场、隆福小剧场、北京蓬蒿剧场、上海戏剧学院新空间剧场、沈阳木木剧场等不同的剧场空间。

来源:VOGUE时尚网

相关阅读

  • 证件办理
  • 积分入户
  • 人才引进
  • 户籍身份
  • 出境入境
  • 教育培训
  • 医疗卫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