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潮流洞察 | 探访神秘的古着扫货市场

2020-03-26 10:07:00来源:

2018年,Greg Ross在Kanye West的要求下飞往西雅图的一家古着仓库,在成堆的古着服饰中寻找优秀的设计。最终,他花了1000美元Yeezy品牌和艺术家提供的资金买了许多二手旧军装,并于第二天飞回了洛杉矶。这些衣服后来成了Yeezy系列的灵感来源。很快,Ross又为Kanye West和其他设计师踏上了新的寻宝旅程。

“我只是被派去买衣服,寻找我喜欢的款式,或者我觉得适合Kanye或(Yeezy)系列的服饰。”Ross是Kanye West和Yeezy的设计师兼造型师。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份许多“淘手”梦寐以求的工作。Ross和他的同行们负责在私人旧物拍卖会、跳蚤市场和二手商店里寻觅宝藏。有的为二手店或私人藏家工作,也有的受雇于设计师、名人名流和造型师,为他们物色1940年代带纽扣的军用背心,或是褪色效果刚刚好的不对称T恤。

虽说为名人名流和设计师采购服装很有吸引力,有时也充满了刺激,但是去全美各地的旧货店、小镇旧物拍卖和仓库做采购,他们得到的收益并不稳定。行业里有像Ross这样的职业淘手,也有许多把扫货当作爱好的人,他们会通过逛古着店和跳蚤市场来赚一点儿小钱。

新泽西州Allybird Vintage古着店和布鲁克林Seven Wonders古着店的老板Alessandra Canario一直坚持自己进货。她承认说:“要是把我在这上面花的时间全部加在一起,我的收入远远低于最低工资。别人可能不愿意把醒着的每一分钟都用来挑挑拣拣。”

近年来,由于对环保的关注和怀旧风潮的兴起,人们开始推崇古着服装和二手服装。Z世代和千禧一代消费者则把目光投向了他们(或者他们父母)年轻时的风尚。

The RealReal和Poshmark等热门在线平台推动了新的需求,与此同时,古着店和二手店也在中产和上流社区遍地开花。Ralph Lauren、Guess、Urban Outfitters等品牌都开始向广大消费者出售古着和二手单品。二手网站Thredup数据表明,2018年二手服装市场总价值超过240亿美元。而到了2023年,这一数字将增加一倍以上。

由于新平台和更多竞争者的出现,古着和二手服装市场不断扩大,卖家和淘手的运作模式也发生了改变。随着价格持续上涨,它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原本作为古着店和二手店大本营的低收入社区。

市场在变化,淘手和卖家对他们的货源地和服装交易平台愈发讳莫如深。

古着经销商Tommy Dorr每周都会和世界各地20来个淘手联系,他们会为他开在底特律的店铺、位于洛杉矶的showroom以及他的私人收藏供货。除此之外,他就不愿意透露更多了。这些淘手在哪里淘货,他们还在为谁工作,甚至他们每周联系时会谈些什么,Dorr一律缄口不言。

他解释说:“在这个行业里很难保守秘密。”Dorr从1999年开始收集古着服装,并于2002年开始全职经营他在底特律的店铺。后来,他又在洛杉矶开了一家名为Mothfood Vintage的展示厅。“凡是擅长这一行的人,在这个节点上都不会透露任何信息,”Dorr如是道。

古着淘手对这份神秘职业是这么评价的:大城市的古着服装一般较贵,所以去全美各地扫货是保证货源充足的最佳途径。Dorr说,他每个月至少旅行一次,主要前往中西部地区,去和淘手见面或者跟进新的内部消息。

通常他能在仓库或商店那儿批发到大量旧衣物,最低订单从200美元到500美元不等。一些淘手则与消息人士有联系,后者会推荐一些不错的私人旧物拍卖和商店清仓甩卖会。

他们的客户有古着经销商、品牌造型师、名人名流和私人藏家。Ross擅长古着军装领域,但许多品牌也会找他寻找布料、尺寸、图形和图案,从而为新的系列提供灵感。他说:“一件夹克或T恤丑不丑并不重要。”因为这些衣物拿到工作室后,往往会被拆开拍照、测量尺寸或送往染色厂,以供未来设计参考。

鉴于淘手要花费数千小时整理成堆的衣物,这份工作的报酬并不太高。古着店老板和品牌设计师每年可能要向淘手支付超过3万美元,一些品牌则拥有自己内部的淘手队伍,负责研究和造型设计方面的工作。

保密则是关键。淘手们不会在网上交流内部消息,许多人担心优质货源落入他人之手,所以更倾向于线下一对一交谈。如今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卖家也在努力培养忠实的淘手。

Dorr表示:“我被人骗过很多次了。”他还说,自己在淘货的时候很小心,不会在社交媒体上公布自己的位置,以免其他古着经销商寻着蛛丝马迹找到他的供货渠道。

对于像Dorr这样的卖家兼淘手而言,随着行业的线上发展,采购方式也发生了变化。Poshmark和Depop等二手平台上出现了新一代古着卖家,他们会有意避免和Ebay、雅虎拍卖上的淘手做一次性的交易。

Oliver Purnell在Depop上开了一家网店Oliver Archive,并在布里斯托拥有一家同名实体店,专营街头服饰和大牌古着作品。他的所有货源都是本人在网上采购的。Purnell说:“我卖的东西,你找不到真正的供应商,因为他们情愿自己单独出售。”

近年来,二手商店纷纷开始关注淘手这个职业。去年,Goodwill与Google合作开设了一家“由Goodwill NYNJ策划”的快闪店,从人们捐赠的衣物中挑选服装,并培训“内部造型师和时尚网红”为店铺淘货。

时尚品牌的大量涌入,加上对可持续服装的需求不断增加,使得许多二手服装店抬高了商品价格。当初是低收入社区(主要是有色人种社区)率先发起了二手和古着服饰的运动。然而,可持续性影响领域的网红Dominique Drakeford指出,这些社区受到了二手服装店“绅士化”的影响。

当大批淘手和卖家涌入市场,二手商店于是提高了价格,使得它们服务了几代人的社区面对高价望而却步。

Drakeford说:“这会进一步给社区经济带来重创……正是这些社区引领了主流时尚。有很多方法可以合理分配资源,而不是只盯着帐目上的数字。”

Ross也在过去几年里目睹了二手服装店价格的急剧变化,身为西班牙裔的他说:“只要有个拿着Goyard手提袋、穿着古着或者仿古服饰的白人女性走进店里,我就知道她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时候就要涨价了。”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来源:服装新闻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