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二手球鞋市场:“毒”角兽的烦恼

2019-05-13 10:06:00来源:

小众的球鞋亚文化圈子如今受到热捧。近日,有报道称国内球鞋交易平台“毒APP”完成来自DST的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已达十亿美元,成为独角兽。与此同时,转转旗下的潮品鉴定应用“切克”上线,与另外一个潮品社区“get”合作,为球鞋等商品提供双重鉴别。

“毒APP”出自于直男属性极强的体育社区虎扑,笼络了一批热爱体育装备的垂直人群,但更多圈外人知道它,是因为王思聪多次在微博上安利,称“此APP上买潮牌和鞋保真且便宜”。

年轻一代的消费文化在变,买到新款鞋360度观摩,拍照发到社交平台甚至抱着鞋睡觉,这只是一个Sneaker的常规操作。鞋迷们为了喜欢的球鞋可以摇号、排队,甚至加价。拿演艺圈的“球鞋控”白敬亭来说,他在ins上发表的内容95%都是鞋,其中不乏Nike Air Fear Of God 1这种2000多元被炒价到15000元的鞋。

报道显示,2019年3月“毒APP”的月活超过140万,2019年GMV将达60-70亿元。伴随着用户数量和交易量的高速增长,“毒APP”也面临着成长的烦恼。

一方面,“毒APP”赖以起家的“球鞋鉴定”服务被指结果不准、平台上存在假货。燃财经发现,“毒APP”上有17位鉴定师,“最高产”的一位平均每天鉴定4851双鞋,如果按每天工作24小时无间断推算,平均鉴定1件商品的时间仅为18秒,这超出大众认知。业内人士表示,球鞋鉴定基本靠个人经验通过肉眼辨别,对于“大神”级别的人来说,十几秒鉴定一双鞋不是不可能,但要一整天不吃不喝保持这样的高强度不太现实。

另一方面,“毒APP”前期在圈内聚集的良好口碑也被不法分子利用,他们仿制“毒APP”鉴别证书并在贴吧叫卖,只需花40元,即可生成指定鞋款的鉴定结果。对于一些辨识力较差的网友来说,很可能花了正品的价钱买到一双“莆田鞋”。

在球鞋二手交易这个小众市场,严重依赖人工鉴定的交易模式难以标准化和规模化复制,交易链条多且长,产品质量、平台成本都是不得不面对的难题。随着国内外行业竞争的加剧,受交易品类、行业天花板限制,这一市场面临的挑战刚刚开始。

出身虎扑,王思聪间接持股

“毒APP”由虎扑孵化,于2015年上线。最初,“毒APP”只是一个球鞋爱好者聚集社区,有免费“球鞋鉴定”服务,也有用户通过发帖匹配到买卖方完成交易。由于一些稀缺球鞋受热捧,对接买卖双方的球鞋流转平台应运而生。

虎扑上的鉴定“大神”转向有偿鉴定球鞋,此后“毒APP”逐步完善了平台的商业化闭环,先是上线购买功能,将买家导流至淘宝店铺,后于2017年上线了“毒APP”内的交易功能。

公开报道显示,“毒APP”于2018年10月获得来自虎扑体育、动域资本的融资,同年获得来自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的数千万美元融资。

到2018年末,“毒APP”完成独立融资后,与虎扑分割,正式独立成为一个C2B2C平台。

目前,“毒APP”发展成为集正品运动潮流装备交易、球鞋潮牌真伪鉴别、互动图片社区于一体的综合性软件。在“毒APP”的交易流程是,由卖家展示货物,买家挑选拍下商品,卖家将商品寄到平台,经过“毒APP”鉴定后发货给买家。“毒APP”会从中抽取卖方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同时收取买家的鉴定费。除了撮合交易之外,“毒APP”也提供单独的鉴定服务,每件5元。

“毒APP”的发展势头迅猛,报道显示,2018年中旬“毒APP”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2019年全年GMV可达60-70亿元,2019年3月毒的月活超过140万。据极光大数据统计,2019年3月,“毒APP”的渗透率环比增长率为68.7%,位列第三。

值得注意的是,曾多次在微博上为“毒APP”背书的王思聪为其间接持股方。

天眼查显示,“毒APP”主体公司为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识装”),法人杨冰持股55%为最大股东,他也是虎扑体育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天津普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99%持股的天津汇德信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持有上海识装2%的股份,而王思聪100%持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则是天津普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

在球鞋爱好者中有一家“毒”大的说法,但对于“毒APP”来说,其最为核心的“球鞋鉴定”服务屡受质疑。

2018年2月,“毒APP涉嫌售假”的话题在微博上引起了1.6亿阅读和1.2亿讨论。有用户爆料称,在“毒APP”上买了球鞋,但在另外一个平台上鉴定为假,“毒APP”给出300元作为“封口费”。

“毒APP”随后回应称,“其团队在质检过程中未核实出商品鞋盒与鞋子不匹配,用户购买后对此在线上鉴别,导致线上鉴别师出于负责的态度,认为商品鞋盒与鞋不匹配,存在拼图嫌疑。虽然此款鞋不属于假货,但对于平台的过失表示抱歉。”

除此之外,有网友晒出,在“毒APP”上买的鞋,“两只鞋子标记的是一样的尺码,却不一样大小,左脚的鞋子严重起球还没有填充物和纸包……”

甚至还有卖家质疑“毒APP”将真鞋调包、寄回假鞋。某网友发微博称:“卖出一双北卡蓝,平台鉴别不成功寄回来一双假鞋给我,我寄过去的鞋盒里面是有记号的,寄回来之后就没有了,鞋盒还多出来一大截,恭喜平台血赚7000……”

另一位用户则对其鉴定流程表示不解,他告诉燃财经,订单记录显示,平台收货和鉴别时间几乎没间隔,而且鉴别通过时间是凌晨2点,工作人员不下班吗?

免费帮鞋迷鉴定球鞋八余年的资深行业人士张勇曾任多家知名品牌球鞋专卖店店长,拥有几十万名粉丝,为网友免费鉴定球鞋数万双。他告诉燃财经,常有网友称自己在专卖店买的鞋被“毒APP”鉴定为假货,而以他多年的经验判断,这些鞋是正品。这让他对“毒APP”上的鉴定师水平产生怀疑。

“毒APP”上显示,平台共有17位鉴定师,日均鉴定数量200-4000件不等,平台累计鉴别超过1600万件商品。平台上日均鉴定数量最多的“weeeellll”平均每天鉴定4851双鞋,累计鉴定“功绩”为180多万双。如果按每天工作24小时无间断推算,平均鉴定1件商品的时间仅为18秒。

公开资料显示,“毒APP”的鉴定过程需要查看球鞋外观、球鞋鞋标、鞋垫胶水、中底走线、鞋盒侧标、鞋盒钢印六大特征。一名资深球鞋玩家表示,对于一些高手来说,18秒鉴定一双鞋并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个工作强度难以持续。

针对众多网传消息,“毒APP”回应燃财经称,作为“先质检、后鉴别、再发货”的购物流程开创者,“毒APP”添加多道鉴别查验工序,具体来说,多重鉴别查验保障商品为全新正品,独立的查验环节对存在瑕疵的商品进行排查,平台会拦截明显瑕疵商品,针对存在微小瑕疵的商品与用户提前一对一沟通。

至于平台签约的鉴别师,除了是骨灰大神级sneaker玩家和潮人,更是球鞋潮流领域的“研究人员”,“毒APP”要求鉴定师要对球鞋设计、材料、研发制作和生产发售、明星球鞋话题和营销活动、用户穿着体验细节有积累,还要对海量一线球鞋服饰产品进行系统性的研究。

“毒APP”表示,极个别鉴别作业中存在小概率误差,“毒APP”承诺一旦发现假货,先行赔付,假一赔三。

被仿制的鉴别证书

“毒APP”虽被指平台上有假货,但它凭借着最初良好的口碑仍积攒了一大批粉丝,“你说自己的鞋是真的,你敢经过毒鉴定吗”这样的对话在社交平台屡见不鲜。然而,这份“信任”被一些不法分子盯上,假冒“毒APP”出具鉴别证书成为了一门灰色生意。

在莆田鞋吧中,有网友发帖称可以制作“毒”鉴别证书,甚至还有“毒四件套”。

燃财经联系到一位卖家后,他表示40元就能制作“毒APP”的鉴别证书,“付完钱,我给你二维码,自己填”。他发过来一张图片样本,识别其中的二维码后显示的是鞋子的货号、配色、官方价格、发售日期,以及附在后面的毒APP鉴别证书。经过比对,这份证书和“毒APP”出具的鉴别证书几乎完全一致。

这名卖家同时也出售多款高仿球鞋,他告诉燃财经,这些球鞋配上“毒APP”出具的鉴定证书,在淘宝、咸鱼等平台上可以卖出正品的价格。

由于在“毒APP”上卖出球鞋后平台会向卖家抽成,一些卖家会选择鉴定完以后通过第三方平台自行售卖,这也给售假者留下空间。对于深信“毒APP”口碑的用户来说,很可能花了正品的价钱买到的却是自己最讨厌的“莆田鞋”。

对于鉴别证书被仿冒的问题,“毒APP”并未回复。

事实上,这一问题目前很难得到解决。“球鞋鉴定这一行基本靠个人经验通过肉眼辨别,验鞋类似于一种‘民间艺术’,如果怀疑官方店售假只能通过质检局,或者要求官方返回原厂解剖给出答案,但这样下来鞋基本上就废了,折腾的周期也很长。”张勇表示。

资深从业者、Sneaker Con媒体负责人Shawn认为,鉴定师不像会计资格证、律师证有职业的认证考核体系,更多的是依靠经验和团队的协调,鉴定师行业难免水平参差不齐,但行业发展需要过程,不可能一开始就有成熟的业态。

他告诉燃财经,虽然行业内球鞋鉴定还是靠人力,但也有很强的规则性,能够提供球鞋鉴定的平台一般不是小作坊,多是大流量平台,会有完整的生态和工作分布体系。

他举例说明,sneaker con的球鞋展上也会提供免费球鞋鉴定,“我们会找3至4位5-8年行业经验的鉴定师轮流鉴定,部分有争议的鞋会反复鉴定,也有无法鉴定的情况,毕竟人不是万能的。我们追求的是正品比例,没有100%的正品,行业需要不断改进完善鉴定团队。”

在他看来,至少目前有很多球鞋第三方平台出现,鉴定功能、买卖功能、资讯和社群等都比较完善,信息更透明时效性更快,球鞋交易也相对比几年前容易。爱好球鞋的yora也认为这样的平台有必要出现,她常用“毒APP”看球鞋价格,了解市场行情。

但他们的共识是,在这样一个新型快速发展而又缺乏相应政策法规规范的行业,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

“毒APP”们的未来在哪里

球鞋领域已诞生独角兽,是否代表着二手球鞋市场将迎来春天?

潮流媒体网站Highsnobiety公布的二手球鞋行业观察报告显示,全球二手球鞋市场规模或已达到60亿美元,中国是其中增长空间最大的地域市场。

球鞋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品牌经销商直接售卖,二级市场通常是鞋头,即有收藏很多球鞋的人,第一时间抢购或收购球鞋售卖。

球鞋二级市场的形成一方面是随着NBA在中国的传播,篮球文化的培养与普及而发展起来,中国年轻一代在追随NBA球星的过程中爱上了买球鞋。另一方面,与Nike、Adidas的品牌营销,对多款鞋子热炒也有关系。

国外消费者主要依靠ebay交易,早期国内消费者则聚集在淘宝和虎扑上。“毒APP”作为国内最早和最大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背靠覆盖大量人群的虎扑,手握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资金,在这一新兴且粘性较高的垂直细分市场稳占领头羊地位。

但是,靠球鞋单品类支撑一个平台必然不足,“毒APP”似乎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平台介绍从“高端球鞋交易平台”改成了“潮流单品交易平台”,并于2018年底上线了服饰、手表、数码等品类。潮牌市场上供货商的分散度和下游消费者的个性化程度只会比球鞋更复杂,因而对平台的整合能力要求更高。

同时,来自外部的威胁也不容忽视。国外二手球鞋交易平台StockX、Sneaker Con等已经开始开拓中国市场。StockX的创办者Josh Luber曾表示,“我知道中国光是球鞋的市场规模就超过10亿美元”。Sneaker Con则在今年进入中国,其5月即将举行的Sneaker Con上海站门票被秒杀也证实了线下球鞋展的受欢迎。

“二级市场上球鞋通常是限量款、联名款,难以拿到供货渠道,再加上这一品类单价高假货多,第三方服务平台就成为需要。‘毒APP’切中这一痛点分走了天猫、淘宝等电商平台的份额,在细分领域找到了价值点,是一个细分领域很巧妙的模式创新。”海豚智库战略分析师李成东表示。

他指出,由于鉴定行为在行业内没有统一标准,再加上交易流程复杂,容易发生交易纠纷。此外,这类型平台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行业有天花板。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