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OPPO到底强大在哪里?

2018-11-07 10:24:15来源:正和岛

一分钟,28人踏入世界之窗享受浪漫美景;一分钟,0.16吨水产为全球餐桌打造舌尖上的美味;一分钟,457人往来于深圳口岸;一分钟,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成交金额达769.59亿元......

这些数据来自《人民日报》官微不久前发布的短片《深圳一分钟》。

一个国产手机品牌也出现在短片中:一分钟,311台OPPO手机完成生产,销往35个国家和地区。

简单的陈述耐人寻味。1分钟,展示的是中国制造的效率,311台展示的是中国制造的能力,而35个国家和地区,展示的是中国制造朝国际化企业迈进的步伐。OPPO,是中国制造在下一个发展阶段的缩影。

OPPO如何快速成长为中国乃至全球主流手机厂商?真如国内很多人误解的那样是因为营销做得好?OPPO到底强大在哪里?这篇文章会带你走近你并不真正了解的OPPO。

如果说哪些企业能代表中国近10年的发展与逆袭路径,OPPO绝对是值得研究的案例之一。

十年前,OPPO的第一台手机“笑脸手机”面市。同年,国产手机前三名销量总和仅为5300万部,仅占全球霸主诺基亚的九分之一。

十年后,OPPO年销量已经过亿,仅刚过去的第三季度便出货3120万部手机,雄踞全球前五智能手机出货品牌。

可以说,OPPO的十年,见证了国产手机的攻守易势,也在其中为自己谋得了一个难以撼动的霸主位置。

这背后,OPPO凭什么?

“三”鸣惊人

论出身与资历,相较其他品牌,OPPO进入手机市场时间并不长。可偏偏,“貌不惊人”的OPPO却以三场标志性战役,让行业不得不敬畏起来。

2016年,OPPO首次拿下中国市场销量冠军和全球第四,凭借当年的爆款产品R9,将连续四年蝉联中国单机销量冠军的苹果手机斩落马下。

2017年,OPPO凭借一系列创新功能,如广泛普及的VOOC闪充,成为中国“千禧一代”品牌忠诚度排行榜冠军。

2018年,OPPO Find X在法国巴黎卢浮宫发布,以“双轨潜望式结构”颠覆了苹果“刘海定式”,引发一波行业跟随。

OPPO通过创新和销量不断刷新着外界对它的认知。

但同时让我们大为好奇的是,作为中国制造实业,销量从“一”到“千万”,再到“过亿”,OPPO的生产制造如何承得起、hold得住这全球前五之名?

智造的“方寸之难”

智能制造早被我国提上日程,可“智造”二字在仅有手掌大小的手机上实现,却有着天然的难度。

其中,第一道阻碍就是手机零配件的繁杂与精密。通常来讲,一部手机有数千零部件,可以说是一个微型帝国,不止贴片环节对精度要求极高(达到数十微米),在总装环节也需要装配不少小到(或窄至)1mm的小零件。

与此同时,行业技术快速变化、产品迭代创新,也给手机行业制造自动化提出了新的挑战。尤其现在手机行业增长红利终结,马太效应加剧,各手机厂商不断创新以求自保。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的销量同比下跌了6%,已是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连续第四个季度出现同比下滑。

尽管市场的需求有所下降,但手机创新和工艺提升没有停止,仅全面屏一项,就有iPhoneXs的刘海屏、Find X双轨潜望结构、R17水滴屏、小米MIX2大下巴等多种解决方案,而每种设计方案都对智能手机厂商的自动化提出了差异化需求。

回到国产手机来讲,这种挑战更为艰巨。过去,我国手机制造业一直对海外模式和代工模式依赖严重。尤其山寨横行的年代,拿来主义的生产技术更是缺失制造把控与测试,更没有经济动力去创新工艺。这就意味着,当企业选择拥抱“智造”时,并没有过多的行业经验供借鉴。

长久以来,对于制造的轻视,使得研发投入受限,很少有厂商能在生产研发上拥有话语权。想要迈过这道坎,唯有求助于自主创新,坚持“自主研发+自主生产”。而OPPO偏偏选择走这“窄行门”。

拥抱“智造”,偏走那道“窄门”

这不是条好走的路,它要求OPPO在“智造”上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要从用户需求出发,从企业决策者内心出发,在不断地否定与超越中淌出一条创新大路。

OPPO能够成为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巨头、中国制造业国际化的代表,主要做了以下这几点:

1.理清目标,问题就解决了一半

通常认为,智能制造一方面源于新兴科技的发展,另一方面则是受迫于劳动力成本提升的无奈之举。刚开始OPPO也是这样想的,但从2012年往后,OPPO的思路却有所不同。

2013年智能手机蓬勃发展,全球出货量第一次超过10亿台。这时OPPO发布R系列开山之作R1, 更在随后推出的OPPO R1S和R1C中对摄像头进行提升并新增宝石蓝配色,吸引了用户的追捧,OPPO整体产能也跃升至千万级别。

但就在这时,OPPO中高层探讨后一致认为,“节省人力”不应是智能制造的唯一考量,而“提升产品表现力”、“增强产品一致性”才应是智能制造的核心。当然,从根源上来说,这也与OPPO追求“至美”与极致体验的企业文化密不可分。

设计先行,体验先行。为此,OPPO内部流行一种说法,“品质源于设计”,意指当OPPO产品开发部门从消费者体验出发“设计”出一种新特性时,OPPO各部门、全员都要为这种“设计”对生产不断再“设计”,以保障每部产品的高品质,这包括不断调整选料、工艺、测试标准。

以R9的研发为例,为了解决2.5D屏幕易碎的问题,产品经理、相关研发人员、高管即便春节也没有休息,持续一个月每天晚上10点钟开始开会,开到12点。各方总结当天实验的状况,当即做出调整决策,工程师再随即去产线做安排。Find X惊艳外观的背后亦是如此。

理清“目标”,不仅给OPPO智造从“知”到“行”照亮了道路,也让“智造”成为OPPO领先业内的一道利器。

2.在实践中淌出一条路

OPPO智能制造有两个关键,一是自动化,二是信息化。这两面都不是朝夕建成,而是随着OPPO的生产历程步步完善。

其中最为明显的是OPPO的信息中枢MES(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早在2011年,OPPO引入的第一个MES系统仅能解决单厂生产的信息采集和生产统一;

而随着2014年OPPO生产规模不断增加,厂区增加,跨厂管理进入议程,这也是OPPO第二代信息系统所具备的功能;如今,OPPO已经在全球建立9大工业园,生产信息复杂度、管理难度也逐步提升,为此OPPO又将MES升级为MES+系统。

最新的MES+系统已经成为统一管理OPPO全球生产的“大脑”,不止可以防呆防错,提升人工效率与正确率,还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做到全局、即时反馈,以信息化的方式实现了全球可追溯、统一管理、品质一致。

如今每天MES+上都新增上百GB的数据,而这些数据正成为OPPO持续提升改进生产的重要利器。

生产自动化也是一样。以SMT自动化为例,在2008年OPPO SMT仅有贴片是自动化的,其它像点胶、贴辅料都是靠手工作业。

同样在生产跃进的2014年,OPPO决心对SMT进行全面自动化,而当时行业却没有成熟的自动化技术可参考,因而OPPO将SMT自动化分阶段进行:2015年完成自动测试,2016年完成辅料自动化,2017年完成上下板自动化。

如今,SMT除了上料环节基本实现了全程自动化。

3.第一口“螃蟹”

在手机行业中,OPPO高自主化生产比例是少有的,今年这一比例达到70%。这意味随着产品线的增多、生产规模的增加,很多新增生产问题不可回避,唯有自己动手解决。也正如此,OPPO往往成为手机生产制造中的创新者,行业学习的标杆。

2016年,OPPO为在R9上实现业界最小边框1.66mm,只能通过自主创新、定制设备,实现窄边框自动化喷胶,这一点胶技术也在行业内得到了推广。如今,在行业普遍1mm的点胶技术上,OPPO又再求极致达到0.45mm,相信这一技术又将继续推动行业工艺向极致全面屏更近一步。

另一个典型例子是OPPO总装的测试自动化。在行业普遍局限于单功能测试的2014年,OPPO就开始了全功能单机测试探索,并开行业先河于2016年在测试中引入机械臂,成为了行业中首个实现联机自动化的厂商,到2017年OPPO的联机测试自动化已普及到59条产线。

OPPO在联机测试自动化中创新采用机械手搬运与传输带结合的方式,在行业里被跟进和学习。要知道,自动化测试规避掉了人工测试可能导致“漏测”和“标准不一致”的风险,这也是OPPO完成超高直通率的关键环节。

OPPO测试自动化的另一个可取之处还在于模块化的精巧设置,方便了在产品创新时的增减与顺序调整,为新品迭代快速的生产现状提供了高效的解决方案。

不止如此,OPPO还通过创新提升了标准并改良品质,为整个行业推进自动化扫清道路。譬如为了方便自动化生产中的吸嘴结构抓取硅胶散热片,OPPO推动供应商去掉传统散热片原有的薄膜,化繁为简。

4.“魔鬼在细节”

OPPO“通行世界“的“高品质”背后,是OPPO奉行的严苛的品质管理。据OPPO内部人员介绍,一款产品从PCB到最终包装入库,需要经历长达6个月的时间,以及多达130多项全面测试。

这段从“样品”到“产品”的漫长旅途,从选料就开始了。

OPPO的物料认证需要经过选型、设计、试产、可靠性试验四大步。

即便在“选取全球最好的物料”标准下,每项物料依旧要面临残酷的审核,譬如高低温储存试验(最高温度150度)、冷热冲击试验、化妆品试验、人工汗液试验等模拟环境试验。

此外还有非常暴力测试——通过拆解、DPA分析、切片等手段,把电子类、结构类物料拿到高倍显微镜下面细细观察,让不良品和假料无所遁形。

而严于国际标准的公司标准,则覆盖在生产的各个环节。从SMT环节上高于国际要求的射频信号测试标准,到整机模拟测试上远高于业界的1.8米高度自由跌落,再到130多种场景的用户使用模拟测试,OPPO的测试标准升级从不止步。

OPPO工程师甚至会时常到访用户家里,探求手机问题出现的个别案例,不计成本地不断探索更能贴近用户使用的实验方法。

为此,OPPO背后的割舍也是巨大的。为了成就一台高品质手机,OPPO在量产前要进行四轮试产,累计损失几万台。像OPPO这种每年用于检测报废掉的成本数以亿计,这样的规模在行业里也是首屈一指的。

5.敢最大程度放权

在OPPO生产系统,还有一个权力最大的部门独立存在,不受出货压力的影响,可以暂停出货、暂停生产,这就是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品质部。

汽车工业巨擎丰田把这种“一票否决权”称作“零缺陷管理”,在丰田的制造车间,每台设备都装有智能感应系统,任何一环的设备只要发现不良信息数据,就将自动停止。

在现代质量管理理念方面,可以说,OPPO在趋近工业顶端标准。

“品质是产品的尊严”是OPPO全员的信仰。而品质部部长张磊提出了独特的正负号理论,这样解释起来就更为生动:品质是信誉前面的正负号,品质好、做得量越多,正面的声音越大;品质差,就是负号,卖得越多口碑越差。

所谓权力大、责任也大,铁面无私的品质部员工,也必须是最熟悉生产的人。他们不仅要熟悉高于国际标准的产品质量检验技能、质量改进方法和工具,熟悉公司产品性能和工艺、制造过程,更要熟悉新项目、新产品的专业知识。

可以说,这种创新管理是智能制造在管理制度上反向提出的新要求,但真要如此放权,却不是任何企业都能做到的。而OPPO确确实实就这么做了,而且这一管理理念一直坚持了下来。

6.永无休止的上升螺旋

如今,OPPO的智能制造已经达到一个非常高的程度,例如SMT环节的自动化几乎已经达到100%,而总装环节的测试自动化也超过99%。

在智能制造的助力下,OPPO全球九大工业园,产能最高峰时一天可生产70万台终端,一分钟约合600台。

但即便如此,智能制造却像一个永无休止的上升螺旋,不断考验着OPPO人的智慧。

产品创新带来的挑战是不可避免的,就拿Find X来说,为了给Find X创新式的双轨潜望结构腾出空间,OPPO对Find X内部进行了“空间重组”,这对测试与组装都提出了新挑战。而R17的上市,也要求OPPO在总装自动化模块和测试模块中加入“指纹识别”,这要求自动化系统必须具备良好的迭代性。

另一方面的挑战,来自于全球市场差异化。不同市场需求不同,会导致对产品的结构、装配、测试都需要做定制化调整。

比如在多雨的印度,手机的防水防潮性能是用户非常关切的问题,OPPO做了在手机的保护壳上添加胶塞的设计。同样是在印度,OPPO拜访过生活在那里的用户,获知当地电网波动频繁,常常会停电,OPPO为此制定了适配器品质的改良计划以应对那里的复杂状况。

独特和复杂的市场挑战是中国企业在国际化上出现“水土不服”的原因,OPPO的出海成为对“中国企业只在中国市场具备竞争力”这一论调的有力反驳。

与此同时,OPPO还在尝试很多行业未涉足的自动化领域,例如物流的自动化。自2017年起OPPO就投建了业内第一个立体存储仓库,这将大大提升仓储效率,并成为OPPO智能物流的关键一环,并在2018年全面投入使用。

在一些厂商看来并不必要的投入,OPPO却坚持了多年,而且还将继续下去。无疑,OPPO式智能制造是“做别人不愿做的,做成别人做不到”,这也将成为OPPO的一道护城河。

“智造”下的匠心与本分

像OPPO一样,在不到十年之间就位列行业的世界TOP5排名,这是很多企业所向往的,而OPPO实现这一目标,绝非简单依靠营销和渠道能轻易达到的,事实上,实现生产与市场的“全球折服”经历的是——制造能力的非凡挑战。

OPPO通过多年的实践证明,在现代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今天,制造业的“匠心”并不是靠着几个人拿着锤子敲敲打打就能实现的。真正的匠心需要高科技、现代化生产线的支撑,这种理念也支撑着OPPO在智能制造的路上越走越踏实。

不到十年,全球手机市场风云变幻,中国手机厂商的市场地位份额不断攀升的背后,是制造能力的同步提升。可以说,OPPO的“智”造见证了中国手机制造业的崛起,而中国手机制造业正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缩影。

正因如此,在近日人民日报聚焦改革开放的《深圳一分钟》视频中,OPPO以智能制造代表者出镜。短短5秒,“一分钟,311台OPPO手机完成生产,销往35个国家和地区”背后是,OPPO多年的努力、创新与投入。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