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融资额暴跌60% 新兴市场正成为资本市场“弃儿”

2018-09-11 14:31:00来源:

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货币贬值,毕竟货币适度贬值可以促进出口,也不是本地资产价格跳水,经济企稳后,资产价格也将反弹。

新兴市场最因关心的问题是债务。本地债务“揍得”政府和企业鼻青脸肿,以美元计价的外债居高不下,继续滚雪球一般膨胀压得新兴市场喘不过气来,如果这些新兴市场被“隔离”在全球资本市场之外,可能引爆债务违约的连锁反应。

多年来,新兴市场受益于全球央妈的宽松刺激措施,在全球同步增长中如鱼得水。但现在,潮水将要退去:美国利率上升,美元指数大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国际贸易局势持续紧张,新兴市场长期动荡不安,资本市场风声鹤唳,债务更加昂贵难以偿还。

土耳其和阿根廷现在处于债务危机的风口浪尖上,这两个国家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最高,对于外国资金的需求最为迫切,一旦输血中断,经济不是完全萧条,就是出现大幅萎缩。

瑞信驻伦敦策略师 Kasper Bartholdy 认为,土耳其和阿根廷有“实质性”的中期违约风险,因为他们可能面临衰退和关键选举前夕政治风险上升的局面。

市场的担忧正在转化成行动,今年夏季(6—8月)新兴市场融资额断崖式下滑,发债数额是六年来最低的一个夏天。Dealogic的数据显示:新兴市场企业今年夏季在海外发债280亿美元,主要以美元计价,同比下降超过60%。同期,新兴市场政府海外发债212亿美元,同比下降超过40%。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称,这背后的原因是市场担心美国持续加息,进而引发广泛的新兴市场债券抛售潮,新债正在被推迟或者取消,或者发行人支付更多美元利息发债,但高利息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如果按照这个剧本走,信贷下降将导致新兴市场债务违约概率走高,经济增长放缓。

目前虽然还没到最坏的情况,但在美联储持续抽走流动性的情况下,大部分新兴市场都没有打“持久战”的基础。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大多数分析师认为,借贷成本大幅攀升目前仅对最困难的一些经济体产生影响,还不至于造成大面积严重破坏;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债券发行依然很稳,一些发展中国家将以强势货币计价的外债到期日延长,降低了借新还旧的紧迫性;作风谨慎的公司预计利率还将上行,年初就发债了。而且,新兴市场国家或政府手上的现金或者外汇储备,也能帮它们度过一场相对短暂的金融风暴,但这绝非长久之计。

实际上,委内瑞拉去年超过60亿美元的债务违约已经引发投资者极度不安,并导致“BATS”国家巴西、阿根廷、土耳其、南非的信用违约掉期(CDS)成本升至多年来高位。彭博社9月6日数据:

阿根廷未来五年隐含违约概率本月攀升至41%,创2016年3月以来新高。

土耳其未来五年隐含违约概率升至31%,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高。

巴西隐含违约概率升至18%,为2016年底该国史上最严重经济衰退恶化以来的最高水平。

南非隐含违约概率升至15%,为2016年11月美国大选以来的最高纪录。

然而危机往往可能爆发在不显眼的地方。《华尔街日报》称,本周,巴布新几内亚计划发债,这可能是投资者对新兴市场风险偏好的关键考验。Zerohedge也表示,如果发债失败了,新兴市场可能逐渐被排除在全球资本市场的朋友圈之外了。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