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社保费率下调预期显现 73%企业缴费不合规

2018-09-08 14:14:00来源:

从明年1月1日开始,税务局将正式征管社保费。然而在具体征收政策未出台前,社保费由社保局改为税务局征收的消息对企业造成的影响颇引人关注。

根据《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目前企业缴纳社保基数完全合规的比例约为27%,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国家统一合规基数缴纳社保来算,73%的企业存在少交情况。

尽管如此,社保费依然在企业成本支出中占据重要比例。

人社部数据显示,目前“五险”(养老、医疗、工伤、生育、失业)总费率为39.25%,企业负担为28.25%,个人负担为11%。

9月6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指出,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

多位社保和财税人士预测,明年社保费率存在下调空间。“虽然目前养老和医疗保险基金在部分地区面临压力,但从长远看,这两项社保费率仍然有改革空间。”

最低缴费基数

“目前企业缴存社保基本会按照全员人数,少交或不交的情况不多,不过在缴费基数上,很多企业都是按照最低缴费基数,且最高标准也没有达到社平工资的300%,这在物流行业是企业减负的一个操作手法。”9月6日,递家股份董事长王宏告诉记者。

据悉,社保费由税务局征收后,对服务、物流、外包等民营企业和小微行业影响最大。

“我们公司在成立之初就准备要上市,所以一开始员工的社保都是按照国家规定合规缴纳,此次改革后并没有大的影响,但是对于很多未上市的企业或者民营企业来说,税务局征收后受影响比较大。”王宏说。

根据递家股份的财务报表,2017年其营收为2.5亿元,其中人工成本费用为2350万元,社保费支出占人工成本的20%左右。“由于我们严格缴纳社保费,所以公司利润空间并不大。去年公司利润为280万元,我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去年一年的收入也就几十万元,和在企业打工没什么两样。”王宏感叹。

在社保问题被频频关注后,和王宏有同样感受的企业负责人也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关于社会保险的缴纳问题,记者了解到,按照现在的社会保险法规定,我国法律规定社会保险的缴纳合规要求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全员交社保,二是缴纳社保的基数。

一位社保系统人员介绍,全员缴纳的意思是说,只要员工和企业签署劳动合同,形成劳动关系,企业就应该为员工缴纳社保。缴纳社保的基数是按照工资总额,包括基本工资、岗位工资、交通补贴、电话补贴等内容在内的所有工资总额。“所以政策规定合法合规的做法是基于工资总额和全体员工总数去缴纳社保。”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企业以最低缴纳基数来缴社保的情况并不少见。

根据《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显示,31.7%的企业按社保最低基数下限为员工参保。但符合最低缴费基数的条件是,工资总额达不到最低缴费基数,然后才适用最低缴费基数。

目前,社保缴费基数包括上限和下限。上限是职工工资收入超过上一年省、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算术平均数300%以上的部分不计入缴费基数;下限是职工工资收入低于上一年省、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算术平均数60%的,以上一年省、市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算术平均数的60%为缴费基数。

北京智方圆税务师事务所主管合伙人王冬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税务局征收社保后,大家担心的主要是以前缴纳社保的基数,尽管可能高于最低标准,但是低于法定标准。如果按照法定标准缴纳,许多企业的负担将会增加。“最好的方式,是根据实际缴纳情况,适当降低交费标准,在税务局依法征收,企业依法缴纳的基础上,实事求是地处理此事,实现平稳过渡。”

合规成本代价

“经济决定税收,税务局征收社保费后,估计也会考虑纳税人的实际情况,所以不应有太大的恐慌。”王冬生说。

根据国泰君安测算,社保费征管体制改革后,企业与个人将补缴社保费共计近两万亿元。若企业与个人按照当前费率共同承担,将影响企业利润总额13.4%,短期增加企业运营压力。若完全由个人负担,将进一步压低当前居民消费,累计对GDP带来1.5个百分点的冲击。

2018年7月20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改革方案规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目前,社保由税务局管理和征收的城市有两个,分别是广州和厦门。

上述社保系统人士坦言,相比社保局征收,税务局掌握着企业的所有数据,未来中小企业常见的少交或不交社保费的现象将不复存在。

但不可否认的是,企业合规缴纳社保费在增加企业成本的同时,员工个人的负担增加也是事实。“相比以往少交社保费,企业合规缴纳后,员工公积金和养老金账户资金增多,但当前养老金制度是现收现付制度,账户多交的资金也是给退休人员发工资。”一位财税人士说。

根据人社部发布的《2017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43310亿元,其中征缴收入33403亿元,全年基金总支出38052亿元。征缴收入仅相当于支出的的87.78%。

公报还显示,自2014年开始,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支出大于征缴收入,当期发生征缴缺口1321亿元。此后,基金征缴收入与基金支出的“缺口”持续扩大。

王冬生认为,企业合规缴纳社保费保障了员工福利待遇,但这是退休后的福利待遇,对于在职职工来说,最终是影响其当下收入的。“大家缴纳社保积极性不高,与社保制度设计有一定关系。尽管有个人账户,但是存入个人账户的太少,存入统筹账户的太多,以后多领取的社保,远低于现在多缴的社保。”

在此背景下,养老金制度也急需进行改革。人社部公布的数字显示,目前我国社保费率为39.25%,其中养老和医保占36%左右。对于各界普遍呼吁下调的养老和医保费率,目前有上海、杭州和厦门等地进行了尝试。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汪德华认为,目前工伤、生育、失业这三项基金的结余比较多,但相比养老和医疗来说,这三项基金的收入占比较小,可统筹的作用也有限。

上述社保系统人士表示,未来的改革还是要集中降低养老和医疗费率。

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对于那些原来没交社保的企业不能说就不交了,原来交比较多的企业费率可以降下来——通过降低名义费率,不增加企业总体负担。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