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正处于最好时期

2018-09-04 14:28:00来源:

目前,我国已经从资本净流入国变为净输出国,对外直接投资持续位居世界前列。对外投资正从资源寻求型转向资源、技术、市场全面寻求型;投资领域从商贸服务扩展到一般制造、高端制造、新兴产业等多重领域,投资形式也出现多元化发展。以前对外直接投资存在的资金短缺、市场依赖集中、非公企业弱小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同时也出现了资金外流、产业转移、国内成本上升、就业压力大等新问题,需要根据新的国内外形势变化,进一步完善对外投资战略。

本报记者 蒋永霞

如何评价我国当前对外投资的规模与增速,对外直接投资政策如何发力才能保持对外投资平稳健康发展?8月29日,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发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战略研究报告,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表示,从长期来看,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保持较高的增长态势,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资本的全球影响力愈来愈强。

据了解,该报告通过横向比较和纵向历史分析,对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发展阶段、发展现状、全面布局及国家战略进行了研究,并提出相应的建议。报告认为,我国“走出去”战略与管理体系不断调整,对外直接投资正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应根据新形势的发展需要,进一步完善对外直接投资战略。

规模与质量全面提升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与质量全面提升。具体表现为: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增速超过世界平均水平。近十年,我国对外投资年均增长27.2%,跻身对外投资大国行列。2017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1246.3亿美元,位居世界第3位;对外直接投资存量14820.2亿美元,位居世界第8位。在全球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国资本的全球影响力正愈来愈强。赵萍表示,近十年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增长速度一直保持着高增长的态势,这是达到历史最好时期的重要标志。

同时,当前我国对外投资规模远超发达国家同期水平。与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历史同期相比,当前我国对外投资流量与存量均遥遥领先。2016年,中国人均GDP为8123.18美元,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分别是美国、英国、德国、日本人均GDP为8000美元时期的9.28倍、2.41倍、9.45倍、19.26倍,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是同水平时期美国、英国、德国、日本的11.16倍、1.86倍、13.49倍、24.38倍。

此外,对外直接投资国别布局更加均衡。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从无到有,经历了孕育、探索、稳步推进和理性调整四个阶段。2015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进入理性调整阶段之后,对外直接投资结构日益优化,由资源获取型向构建全球价值链和技术引导型转变,逐步形成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并重的空间布局。根据中国贸促会研究院测算,截至今年1月底,我国境外投资备案企业(机构)共有27497家,企业数前十位的国家和地区为香港、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德国、日本、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加拿大。其中,香港、美国分别达到8000家和4000家,占中国境外投资企业总数的47.85%。对外直接投资没有出现过度倚重单一市场的问题。

另据了解,我国对外投资产业分布也更加理性。2015年开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步入理性调整阶段,虽然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是在全球中的份额升至10.14%,投资结构、质量效益不断优化。今年1-7月,我国对外投资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占比分别为32.5%、15.8%、11%和9.6%。在风险较高的房地产业、体育和娱乐业没有新增的对外投资项目。

亟须赋予新内涵

上述报告指出,在“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的指导下,我国对外投资管理政策逐步完善。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简化管理程序,有效降低对外直接投资的制度成本;二是加大财税支持力度,减轻对外直接投资的税收负担;三是搭建对外投资平台,提升产业积聚能力;四是加强金融支持,提升对外直接投资企业的融资能力;五是积极签署多双边协定,为我国对外投资提供便利与保障。

不过,需要引起关注的是,近20年来,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面临的经济社会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首先,我国已经从资本净流入国成为净输出国,无论是存量、还是流量都位居世界前列,对外投资规模巨大。其次,对外投资从资源寻求型转向资源、技术、市场全面寻求型。投资领域从商贸服务扩展到一般制造、高端制造、新兴产业等多重领域,投资形式也出现多元化发展。以前对外直接投资存在的资金短缺、市场依赖集中、非公企业弱小等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同时也出现了资金外流、产业转移、国内成本上升、就业压力大等新问题。

赵萍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和“走出去”战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人民币国际化等一系列相关重大战略安排都与对外投资息息相关,为对外投资创造了良好条件。但在新形势下,也需要重新审视并进一步完善中国对外投资战略。

“在新时代对外投资框架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需要进行一些新思考,赋予更清晰的新内涵。”赵萍建议,应重点完善对外投资体制机制,建立与国际接轨又体现中国特色的高效管理规制;优化对外直接投资的产业结构,引导企业对外投资方向,引领优质资源流向;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跨国企业群,鼓励企业融入国际分工,在公平竞争当中提升优质企业对价值链的掌控能力。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