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新兴市场暴贬不断,“血流如注”: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2018-08-31 15:58:00来源:
新兴市场暴贬不断,“血流如注”:阿根廷告急,土耳其告急,巴西告急!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盘中跌超22%,一路刷新历史最低。土耳其里拉盘中重挫近5%。南非兰特一度跌超3%。巴西雷亚尔盘中跌超2%。离岸人民币盘中大跌约500点。24种新兴市场货币中有20种下跌。

摩根大通EM货币指数跌至纪录新低。

阿根廷市场引发了全面抛售。

阿根廷

30日本周四,阿根廷央行加息1500个基点,由45%升至60%。据会后声明,加息为阿根廷央行委员一致同意的决定。12月以前不会下调这一全球最高政策利率。但不管是“紧急加息”,还是承诺年内保持这一全球最高的政策利率,看来都并未挽救跌跌不休的本币。

阿根廷央行此后表示,在外汇市场卖出了3.30亿美元外汇储备,1美元平均售价38.7102比索。这是本周该央行第三次抛售美元。阿根廷央行此后表示,在外汇市场卖出了3.30亿美元外汇储备,1美元平均售价38.7102比索。这是本周该央行第三次抛售美元。

加息消息传出后,周四当天,阿根廷比索兑美元跌幅一度迅速达到20%,跌至41.355,刷新盘中历史低点。此前,比索兑美元低开4.8%,报35.423,已经是历史新低。最终,周四比索收跌10%,报37.60,收创历史新低。今年以来,比索累计跌超50%。

投资者越发担忧阿根廷债务违约的风险。阿根廷五年期CDS盘中上涨43个基点,上日收盘报696个基点。同时,阿根廷美元主权债与美国国债的息差一度上涨37个基点,报760个基点,至少创2015年1月份以来最大息差。投资者越发担忧阿根廷债务违约的风险。阿根廷五年期CDS盘中上涨43个基点,上日收盘报696个基点。同时,阿根廷美元主权债与美国国债的息差一度上涨37个基点,报760个基点,至少创2015年1月份以来最大息差。

阿根廷比索下跌的同时,阿根廷股指走高,盘中涨超4.5%,路透援引交易员评论称,比索兑美元创新低让阿根廷出口企业受益。

据彭博社,在周四美股开盘前,阿根廷央行委员召开会议。内阁首席部长Pena表示,阿根廷政府正在讨论继续收紧财政政策的方式。政府已经犯错,但相信政策处于正轨之上。

美东时间周三晚些时候,IMF回应了Macri加快发放贷款的要求。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将“重新评估金融救助计划的分期安排”。

今年6月,IMF与阿根廷达成一项为期36个月的500亿美元规模备用安排贷款协议。当月阿根廷获得了其中首批150亿美元,第二批30亿美元料将9月发放。

8月以来,比索兑美元汇率暴跌约14%,年初至今跌幅超过45%,和土耳其里拉可谓是“难兄难弟”。8月初,阿根廷央行迅速采取行动支撑比索,将基准隔夜利率上调5个百分点至45%,但无济于事。

虽然提高利率将有助于遏制比索的贬值,但也将进一步削弱阿根廷经济,目前阿根廷经济正在滑向衰退。穆迪预计,今年阿根廷GDP增长将收缩1%,通胀率今年可能达到32%。

巴西

当地时间30日本周四,巴西央行宣布,以4.20雷亚尔兑1美元的汇率进行外汇干预,为6月22日以来首次行动。

巴西央行称,干预汇市是为了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干预的强度和频率取决于市场情况。该央行重申,货币政策与最近的市场冲击没有直接联系。

此后,周四巴西雷亚尔有所反弹,日内跌幅收窄到1%左右。美元兑雷亚尔从4.20上方跌至4.15下方,截至发文,重上4.16,雷亚尔跌约1.4%。央行公布干预行动前,雷亚尔日内曾跌逾2%。

这是近来新兴市场国家试图遏制本币贬值的最新行动。这是近来新兴市场国家试图遏制本币贬值的最新行动。

本周不到三日内,或是官员发声或是直接行动,印度、土耳其、阿根廷、巴西央行均有动作。

为什么一些新兴市场老出事儿?年初以来,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幅度增大,资金整体呈现流出状态。近期,土耳其、阿根廷等国的问题进一步引发市场对新兴市场危机的担忧。

新兴市场基本属性:

过度依赖原材料出口,无定价权,收入缺乏保障(中国等少数新兴市场除外);

融资依赖外债(美元债),成本刚性;

反复危机,融资需承担过高的风险溢价。

新兴市场外部影响因素:中国需求+全球风险+美元流动性。

中国需求:中国需求将直接影响新兴市场原材料出口;

全球风险:风险上升时新兴市场往往资金流出、资产下跌;

美元流动性(核心影响因素):美国加息周期下,美债收益率上升、美元走强,新兴市场外债偿付压力上升、基本面恶化风险上升,从而整个经济体容易陷入危机。

分国家而言,土耳其、阿根廷较脆弱,但中国尚健康。今年以来,新兴市场表现出现明显分化:8月初市场开始担忧土耳其及阿根廷危机的同时,对中国的担忧情绪明显减弱。从偿付能力和通胀(进而货币政策)来观察新兴市场在美元流动性收紧下的不同表现,发现土耳其、阿根廷是较脆弱的环节,中国整体而言较健康,这也解释了新兴市场内部资产表现的分化。

回顾上一轮(2013~2015年)新兴市场动荡,实际上可以分为新兴市场基本面与发达经济体分化到共振向下两个阶段。在第一阶段,稳健型的新兴市场反而是避风港;到第二阶段才会呈现“泥沙俱下”。

当前,我们显然还处于第一阶段。下一个阶段恐怕会更猛烈。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云核变量金融交易员。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