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沈建光:决胜中美贸易战的关键

2018-07-06 14:19:00来源:
7月6日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回顾自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宣布对中国加征关税以来,中国政府竭尽全力寻求谈判解決争议,但中美贸易谈判一路起起伏伏,有时看似峰回路转,但由于特朗普政府的出尔反尔,并未看到柳暗花明的結果,贸易战未能避免。

展望未来,考虑到中囯对美国的巨大贸易顺差,特朗普率先挑起事端似乎占尽先机,但结合笔者近一个月在欧洲16个大都市与当地50余家主流跨国企业交流感受来看,特朗普贸易大棒失尽人心,欧洲所到之处均对美国贸易威胁表达强烈不满,尤其是法国和德国的大企业。

在与全球为敌的背景下,特朗普贸易制裁能否像其期待的那样游刃有余?对华贸易威胁又真能像其宣称的那样稳赚不赔吗?中美贸易战最终会走向何方?中国被动迎战的背景下,又该如何应对?在笔者看来,上述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下几个变量的发展趋势:

变量一:外部反特朗普贸易制裁的力量能否形成有效制衡? 此次特朗普贸易战矛头不仅针对中国,传统盟友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均是特朗普的贸易制裁对象。想必特朗普公然与主要贸易伙伴对峙,是想利用各国希望避免贸易战心理,让渡一定利益与美国达成协议。但其咄咄逼人,出尔反尔的举措如今已遭致其他国家的强烈不满与反向制裁。此次特朗普贸易战矛头不仅针对中国,传统盟友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均是特朗普的贸易制裁对象。想必特朗普公然与主要贸易伙伴对峙,是想利用各国希望避免贸易战心理,让渡一定利益与美国达成协议。但其咄咄逼人,出尔反尔的举措如今已遭致其他国家的强烈不满与反向制裁。

在欧洲,特朗普肆意退出伊朗核协议,让欧盟企业非常被动;特朗普对德国的工业支柱汽车拟加征关税也触及了德国的核心利益,默克尔愤怒地表示“欧洲再也不能靠美国,只靠自己”。而针对特朗普可能对德国汽车加征关税,欧盟则表示可能向总值294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相当于美国去年总出口额的19%。

当然,美欧之间并未真正开打,仍在谈判之中。如近日大众汽车、戴姆勒和宝马的首席执行官与美国驻德国大使举行会谈,会后传出,美国政府就关税降至零的建议,正寻求与欧盟和德国政府谈判,这一消息促使三大汽车企业股价大幅反弹。但在笔者看来,有了中美谈判达成后,特朗普又出尔反尔,单方面撕毁协议的前车之鉴,美欧贸易谈判前景亦难言乐观,毕竟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曾狠批欧盟,称“欧盟不比中国好”。

从这个角度而言,尽可能的扩大与争取反对特朗普的统一战线是必要的。要知道,在美国进口市场份额中,中国占比21%,欧盟占比18%,而墨西哥和加拿大分别占比13%左右,美国若要与超过进口份额六成的贸易伙伴大打贸易战,实在难以获得好处,将面临进口替代困难与通胀上升;而若反对美国贸易制裁的国家集体反制,也将对美国经济与就业产生负面冲击。

可以看到,当前在中美贸易冲突加大的当下,中国已在加强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李克强总理即将出席在索非亚举行的第七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主持第五轮中德政府磋商;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已邀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双方方便的时候访华,中日关系有望更进一步。

变量二:美国国内的政治压力能否奏效? 从国内选民情况来看,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之后,国内支持率有所上升,这给了特朗普更进一步支持。但展望未来,一旦中美贸易战真正开打,经济上的压力逐一浮现,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前景将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来自内部的压力。从国内选民情况来看,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之后,国内支持率有所上升,这给了特朗普更进一步支持。但展望未来,一旦中美贸易战真正开打,经济上的压力逐一浮现,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前景将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来自内部的压力。

一是国内政治制衡在增加。特朗普肆无忌惮地挥舞贸易大棒,已经引发不少议员的担忧。犹他州参议员、负责贸易政策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Orrin Hatch近日表示,反对征收关税,尤其是232条款,将计划推动独立立法,以解决议员们对特朗普征收新关税的担忧。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Bob Corker表示将提议设定一项立法,规定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时要接受国会审查。而一旦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单方面征收关税的权利有受到限制的可能,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推行也将面临不小政治压力。

二是行业协会的反对持续增加。如曾支持特朗普税改的美国商会,7月2日已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做出警告;美国国际钢铁协会及其两家会员企业提起诉讼,认为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关税依据的“232条款”违反宪法,要求停止执行;代表福特、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美国公司三大汽车厂商公共利益的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认为,美国政府使用“232条款”,会给美国汽车业及其工人带来的不利影响,将远超过进口限制给美国钢铁业带来的好处。

三是国内选民是否牢不可破?“美国第一”的政策根基在美国异常稳固,特朗普一系列外交新举措背后,支持率也逐渐攀升。根据《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与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近日联合开展的一项新闻调查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率升至44%,相比其4月份40%的支持率有所上升,特朗普赢得议会中期选举,甚至继续连任的可能性大大上升。但正如脱欧公投给英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无论特朗普如何宣扬贸易战有利于美国,贸易战双输的经济学分析终将奏效,届时一旦选民利益受挫,情况可能会急速扭转。

从这个角度来看,进一步借助美国国内的反对声音对特朗普形成制约,同时在中国首轮反击中,精准出击,直指特朗普的主要票仓农业州,都是合适的应对方式。

变量三:美国经济的前景是否稳健? 沈建光:决胜中美贸易战的关键当前美国经济似乎进入了金融危机以来最好的时期,经济增速加快,失业率下降,税改带动工资薪酬上升,通胀压力出现,加息步伐快于预期,可以说,当前美国经济的向好势头为特朗普大打贸易战增加了底气。但展望未来,与全球开打贸易战,美国没办法做到游刃有余,贸易战不可避免会伤及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加之特朗普政策多变造成企业在美国投资风险加大,贸易战一旦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冲击变为现实,预计会成为特朗普贸易政策的重要制约。

具体来看,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几乎全部征税的威胁可能导致美国企业的福利损失。毕竟中国入世以来,中国制造业已经跃升为全球第一,作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不少对美出口商品其实是美资企业在华生产后出口到美国的。如中国出口中有四成来自于外商投资企业,对美出口的100强企业榜单中,外资企业总共占据7成。既要祭出对华征税清单,又要顾全美国企业利益,其实很难做到。

此外,特朗普贸易战还面临替代困难与消费者福利损失的风险。一来中国对华出口的前十大产品中,大部分商品占美国进口的比重高于百分之三十,如从中国进口的电机电气设备产品占美国进口的四分之一,机械器具占比高于三成。一旦对华征税,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国短期内进口替代困难,推高美国进口企业的生产成本;二来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进口份额占比更高,如美国九成的雨伞进口,八成的玩具进口、七成的头饰、六成的行李、五成以上的鞋类、纺织品、家具进口均来自中国,如果美国选择上述领域作为对华加征关税的范围,也将会造成上述商品价格上涨,推升通胀,受到最直接损害的同样也是美国的消费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在340亿美元首轮对华贸易制裁后,未来想要继续扩大加税范围至2000亿美元,又不愿触及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在谈判努力无效的情况下,面临特朗普来势汹汹的贸易制裁,笔者认为,中国也不用惧怕,不得已之下,理性反击,一旦拖累美国经济下行,以战促和,也是逼迫特朗普重回谈判桌的举措。

变量四:市场信心与投资者心态如何? 金融市场波动反映投资者信心。金融市场波动反映投资者信心。

早前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大概率是口头威胁,而伴随着其策略越加难以预测,对未来特朗普政策不确定的担忧上升,恐慌情绪浓烈。

例如,自6月15日特朗普宣布对华加征500亿美元关税以来,中美股市均出现较大跌幅,截止7月3日,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准普尔、纳斯达克跌幅达到-3.65%、-2.39%、-3.15%,同期上证综指跌幅-7.8%,中国股市跌幅超过美国。但从市值蒸发情况来看,美股市值的跌幅又要严重,6月15日至今,美股总市值蒸发近万亿美元,合计超过6万亿人民币,要远超过中国股票总市值3.6万亿的跌幅。

来自美国公司层面的表现同样反映了市场对于贸易战的悲观情绪。6月15日以来,苹果公司市值已蒸发超过200亿美元。虽然有报道称,特朗普承诺不会对在中国组装的iPhone加征关税,但由于80%以上的苹果手机在中国组装生产,市场担心苹果手机受到波及;英特尔作为美国顶级硬件制造商十分依赖中国制造业,跌幅超过200亿美元;摩根大通、波音跌幅均超过100亿美元,虽然贸易战没有直接影响到这些企业,但如果悲观预期蔓延,飞机将作为中国的反制措施,而美国金融企业也难以享受到中国金融开放带来的好处。

考虑到今年美股已处于高位回调当中,一旦贸易战开打,预计未来美股或将面临更大压力。当然,近期中国股票也出现大幅下行,在笔者看来,不仅有对贸易战的担忧,也与早前去杠杆与严监管力度较大密切相关。为避免经济失速,预计未来中国政府会就经济政策做出一些调整。如早今年4月政治局会议时隔三年再提“扩大内需”,降低企业税负、通过个税改革以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支持消费或许都在政策工具箱之中;此外,7月2日新一届金融委首次会议也传达出政策微调的信号,如把握好监管工作节奏和力度的提法意味着前期监管过紧的局面或有所改变,一刀切的去杠杆也将转向结构性去杠杆。

综上,笔者认为,中美贸易战开打只是开始,未来如何演变还有很大变数,取决于两国经济情况、政治博弈、国际战场等多重因素。特朗普既然已经先发制人,中国似乎也别无选择,唯有保持定力,联合国际上与美国国内反对贸易保护的力量,在特朗普沟壑难填的情况下,大胆反击,特别是瞄准特朗普的农业州票仓精准出击,打中其痛点,以战促和。

同时,在外部风险加大、国内信心受挫的背景下,更加大力地推动改革开放,减税让利,加大政策的灵活性,积极推出扩大内需和财税改革等多项措施,亦是贸易战之下,增加中国经济韧劲的应对之法。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沈建光博士宏观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