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周茂华:新兴市场应避免“恐慌助长恐慌,恐慌引致危机”

2018-06-22 14:03:00来源:

6月份美联储政策会议声明显示,美联储对经济强劲更加乐观,委员们预期下半年仍有望加息2次,超市场预期;欧洲央行会议对利率正常化时点较市场预期延后,市场解读偏鸽派。美欧央行政策分化,美元走强,新兴市场压力上升。

理论上,美国加息伴随美元指数走强、新兴市场汇率暴跌、资本外流、股、债、商重挫,严重时房地产暴跌与金融机构倒闭,并拖累实体经济。美联储长时间非常规政策,导致美元流动性在全球泛滥,新兴市场积累一定资产泡沫、外债等风险,随着欧美央行持续回收流动性,部分新兴经济市场国家由于内在经济结构不合理等问题影响,短期面临一定金融环境紧缩影响。

4月以来,美元指数与美债利率走高引发阿根廷、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国家市场动荡,市场对此心有余悸。但笔者分析认为,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对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整体可控。

新兴市场经济韧性增强

第一,经济保持稳健扩张。本轮新兴市场经济复苏整体与欧美同步,且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快于欧美。经济基本面稳健是金融市场稳定的基础。据世界银行最新预测,2018、2019年新兴市场国家GDP增长有望达到4.5%和4.7%,而同期发达经济体GDP约为2.2%和2.0%。经济稳健扩张是金融体系稳定的基础。

第二,抵御风险能力增强。除新兴市场基本面整体稳健外,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规模明显上升,汇率弹性也有所增强。根据笔者测算,2007-2017年E11外汇储备占GDP比重由25%升至37.5%。

外围压力相较历次美联储温和

第一,美联储将延续渐进收紧政策。两因素制约美联储加息节奏及中性利率水平。一方面,受贫富分化、人老化等结构性问题,薪资与就业联系松散及技术进步等因素影响,美国通胀内生动力温和。另一方面,劳动生产率增长乏力是制约美国潜在增速。据美国劳工部测算,2007-2017年美国劳动生产率年均仅增长1.2%。

第二,三因素制约美元走势。首先,6月会议美欧央行政策存分化,但从趋势看,欧美央行政策分化趋于“收敛”。其次,美国经济模式与美元国际货币下的“双赤字”(商品贸易赤字与财政赤字)有望延续。第三,从中性利率角度看,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基本过半。

老问题与新情况

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新兴市场整体风险可控,但由于各新兴市场国家间的经济结构、发展阶段等方面差异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不仅存在老问题,也面临一些新情况。新兴市场国家局部压力不可小觑。

第一,老问题。部分新兴市场国家仍存在:“双赤字”(经常账户赤字、财政赤字),经济结构单一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大,面临地缘政治风险等问题。

第二,新情况。新兴市场面临新情况主要体现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与企业外债两方面。近两年全球范围内贸易争端频发,美国与欧洲、北美、亚洲之间的贸易争端频发,对全球多变贸易体制构成挑战,贸易增长是全球经济稳健发展的压舱石;另一方面,美联储长时间的非常规政策,吸引新兴市场在发行大量的美元(欧元)债券,其中较大比例是中短期限,未来2-3年面临较为集中的兑付压力,且美元利率上升将加重新兴市场偿债负担。

新兴市场策略选择

在金融全球化背景下,信心与资本是金融市场的两大重要支柱,二者犹如硬币的两面,彼此依存、影响。国际资本流动是资源在全球配置的必然结果。但信心非理性波动将导致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失序,引发市场恐慌,而市场恐慌容易在全球金融市场的薄弱环节爆发并引致危机。

笔者认为,新兴市场应该在以下几个方面未雨绸缪。新兴市场需要进一步推进贸易区域一体化,巩固经济复苏成果;新兴市场国家间应加强金融、经济领域协调与合作;新兴市场国家需要抓住“时间窗口”努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增强市场信心;加强与欧美央行的沟通,共同推进全球经济稳定、繁荣;新兴市场国家应加强资产泡沫风险防范,并储备应对紧急事态的政策工具。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