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坑客家小镇:“政府重大项目”包装里的猫腻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甘坑客家小镇:“政府重大项目”包装里的猫腻

2018-06-13 16:39:11来源:

导读:【深圳市龙岗区吉华街道(原布吉街道)甘坑村内甘坑客家小镇,原是深圳市甘坑生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建设,2016年6月,华侨城文创公司以主体控股成为接管大股东。在建设过程中,以“政府重大项目”为幌子,屡屡违反国家相关土地管理政策,政府执法部门总是查而无果,最后,使各种危建、私人豪宅在内的几十栋违建不断建设而成。】

一、在政府出资的险坡加固工程上进行危建

甘坑客家小镇2011年立项,由江坤城作为项目的开发商,成立了“深圳市甘坑生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开始打造一个生态旅游项目,在原来古村落的基础上开发成旅游景点小。项目原规划总占地面积为230公顷。

2012年,甘坑生态文化村(后更名为客家小镇)作为市重点工程开始动工。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边坡危险,政府先后出资6000万左右建设护坡工程 。工程建好后,投资方没有办理任何土地使用手续竟将10多栋违建直接建在护坡之上。且因未经过合理设计,施工审核,也未纳入工程质量监督和消防监督。

在这些工程建设过程中 ,也有相关部门出面制止,曾经张贴限期拆除的红头文件加盖公章的通知,但最后都泰然无事。就这样,10多栋房子就建在了政府险坡加固工程之上。这其中的危害和猫腻可想而知。

 

二,以开发旅游景点为名,欺上瞒下违建

2012年起其建设投资方在原先的村落板块上,肆意违法加建。原始村落仅有几处平房厂房,其余,均为客家老屋,且为矮房平屋,而后有些加建至二层、三层、四层。不但在原建筑上大量加建,而且在无任何相关手续的违法的情况下,大量新建,达20多栋。有人举报或反映情况,有的部门就说这事市级重大工程,确实不好说。市级重大工程就能胡作非为,不依法办事吗?难道“特色小镇”就特在这里吗?法度是干什么的?人治与法治有何区别?还谈什么法制社会?有关部门还理直气壮说,甘坑客家小镇已经开出罚单20多例。那么,请问出发了吗?违法了就可以给点钱算了吗?明白人不难看出,这其中的猫腻到底在哪里?

甘坑客家小镇作为深圳市2013年和2014年重大项目,并早于2007年入选深圳市第一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应保留人文历史资源。却并未履行依旧修旧,修旧如旧的宗旨,且长期以来严重违建,屡禁不止,违建的问题早在之前就被媒体纰漏过,但从未停止过违建作业。违建建筑多大数十处,并不断扩大。

不仅如此,飞跃农场建房子期间,有关部门派机器进行清理违建,锯断了房梁。但后来不久,房子还是建起来了,而且是好几栋。

无独有偶,继飞跃农场农场之后,在同富裕工业区与甘坑客家小镇相接绿化带上今年前不久又建起来3栋房子。

真的想问问,既然是违法或违规建筑,这些房子是怎么建起来的?为什么有禁,而不止?各位看官,这等猫腻是什么?

 

三.险坡上的豪宅被曝光,却来了个挂羊头卖狗肉

原建设投资方法人江坤城在政府出资的危险加固工程上非法加建自家豪宅 。后又在距离200余米的地方建起了一栋私宅。早在2017年6月就曾被深圳晚报报道过,但相关部门不顾法治,推翻曾经在该房张贴的违建拆除通知,回复:属先建后批项目。

即便是“重大项目”有相应的优待政策,也不能漠视法纪法规,肆意加建违建。若是先建后批,也应有相关报建、审批等手续。如若没有,是哪个部门,哪位领导给予的特殊审批?其豪宅房体竣工后,即2015年2月,有关土地监察部门就张贴了限期拆除通知书,并明确告知是违建房屋。这一举动已表明相关部门回复“先建后批”的说法是严重矛盾的。此外,也有知情人士多次投诉小镇景区内有大规模违建,甚至有别墅,且为私人豪宅,总面积竟多达一千平米,并已有人入住,豪宅内有游泳池、茶室、厨房、大堂等,装修极其奢华。

后来,甘坑客家小镇相关领导出面回应:此处为小镇艺术博物馆和家训家规馆。这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是掩人耳目。此后从没有任何相关证据证明此说法,也从未对外开放过。对此,在安全和消防方面等隐患,群众屡次反映上访,均未得到相关回应及查处,更甚者,相关部门在回复相关上级的调查时,前后矛盾,极力协助其掩饰事实真相。相关部门为了推卸责任,罔顾国法,从游泳池等设施就能看出是宅邸。他们有相互包庇之嫌,个中猫腻乃司马昭之心。

 

四.基本农田保护区被侵占,变成一栋栋违建

在状元府后面的一大片水田,是用水泥钢筋做的提示牌,上面写着“国家基本农田保护区”牌子。但是,没能阻挡侵占着的脚步。牌子被砸被扔掉,现在大部分已被大兴土木违法加建为游乐场等。根据国家《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基本农田内建窑,建房,挖沙,采石,采矿,取土,退房固体废弃物或是进行其他破坏基本农田的活动。相关规定还指出,一旦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改变或占用。但华侨城完全无视相关法规,公然挑衅国家法度。试问,相关部门的监督何在?国家法度的威信何在?

凤凰谷内菜地原为生态带,是几户菜农赖以生存的土地。2016年,开始建设,现有4栋楼房建在耕地上。一片好地用于商业用途,不需要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就随意改变土地性质和用途。

你说这重大项目有多大?大到超过法律!你说这特色小镇有多特?具有法律以上的特权!这其中的猫腻究竟在哪里呢?

 

五、园区施工影响营业,华侨城蓄意驱赶老商户

2016年,华侨城与甘坑客家小镇合作,管理主体发生变化,商户与华侨城文创签约时,华侨城口头承诺会将店铺及公共问题完善处理好后再交付商户。之后却屡屡不见其履行,商户多次反映,店铺破旧,渗水,甚至是危房,望其履行承诺加以修缮,但华侨城文创均不予理会,历时长达将近2年之久。

华侨城接管后,不顾商户利益,不予商户沟通,只顾收租金。他们接手后,又进行了重新规划,重新施工。施工过程存在安全隐患,施工建筑频频从高处掉落碎石至游客行走的区域,随意设置路障未留有游客通行空间,阻止游客前往店铺位置,施工车辆更是长期占用人行通道,封门封路,堵客,赶客,停水停电更是家常便饭,施工材料随意堆放,甚至直接堆放在商户店铺内口,致使我们无法正常营业,且周末和节假日一律照常施工。此外,施工期间大量粉尘,噪音污染更是对店内商品造成损失,油漆,电焊气味尤为刺鼻,那有顾客愿意靠近。

有些商户迫于无奈,只得暂停交租,以敦促其尽快履行承诺。但反被华侨城文创狡辩为“没有承诺过,要书面证据”。之前仅给予口头承诺,事后却反要书面证据。最后为骗取新商户,驱散老商户,防止老商户上访的目的,更是打着“市场经济”这个冠冕堂皇的“幌子”,采取一边拖延老商户续签和收租的时间,一边强加高达3-4倍的租金,上涨幅度百分之几百,且美其名曰:合情合理,让老商户“被违约“,以达到”自觉”“撤离”小镇的目的。且在事后商户上访时,又以商户欠租为由,强行收铺。如此无耻行为却存在于央企内部,着实令人齿冷!其中猫腻自不必说。

六.华侨城工作人员态度粗暴,有问题相互推诿

自华侨城文创进驻后,后又增加益田招商团队,却从来不公示其相关管理负责人员信息,联系方式,导致商户有问题不知道该去找谁反映,一会儿说益田负责,一会儿又说华侨城负责,就是没有人出来解决问题,其管理人员更是素质低下,态度恶劣,经常与商户和游客发生口角,出口成脏,甚至频频出现肢体冲突。更有甚者,一些新商户为了找铺,竟被要求送几千元的“喝茶费”。对待商户,一贯的“看人下菜”,从未一视同仁过。如此企业单位,官僚作风,华侨城作为央企工作人员却如此作为,着实令人唏嘘!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作为华侨城文创法人胡梅林为让自己的关系户夏小姐拿到最好的位置,以欺骗,威逼利诱等手段把老商户“吃好丸好”骗到其他位置。并以危房为借口,推倒百年老屋重建。7都116一带大多是危房结构,且长期被水淹,为何其他家不予解决,偏偏只有夏小姐的问题得到重视,且允许其推倒重建,导致百年老屋被毁,极大损害了甘坑小镇的客家旅游形象和价值。且夏小姐的店在华侨城的庇护下,不但签约时间比其他商户多出3年,面积也只算一半。更有甚者,夏小姐还可以把院子圈起来,沿街支起易拉宝,经营水吧,但其他商户则没有如此“特权”。华侨城曾对外大肆宣称“对待商户一视同仁”,且如此“同人不同待遇”,明白人看了就知道猫腻在哪里!

其实,华侨城新镇只不是华侨城利用甘坑客家小镇这个噱头去圈地,做房地产;利用国家政策,去套取国家的扶持资金而已。号称投500亿元,究竟投了多少?倒是2017年拿下国家三部委(财政、发改、住建)联合发文的特色小镇这个名号,为华侨城挣得30——50亿元的扶持。胡梅林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胡爱出点风头)说,今年的文博会看小凉帽的每日2万人,这不是吹牛吗,2千都不够啊!每年的文博会和创意十二月活动都没搞什么实质性的活动,只不过,借此套取国家的奖金而已。

 
 
 
 
 
 

来源:http://www.cnrnew.cn/guoneixinwen/49247.html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