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将在多大程度上引领产业变革?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上海将在多大程度上引领产业变革?

2018-06-06 10:06:00来源:

以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支撑条件而论,上海作为国家战略产业的运营中心,亟须在把准全球产业变迁脉搏的基础上,最大限度激活有关行为主体的创新与营商禀赋,以“大科技、大产业”为突破口,引领科技与产业新突破。

章玉贵

随着新一轮科技与产业变革的加速演进,哪些领域将孕育类似汽车这样的超级产业链,备受瞩目。

对汽车产业情有独钟的分析家认为,至少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可以真正替代汽车的超级产业。电池将成为工业竞争的下一条战线,预计全球大概只有不到十个地方拥有电池超级工厂,这些工厂建在哪,将直接影响汽车业未来几十年的地理格局。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到2025年,全球电动汽车数量将升至4000万至7000万辆,美欧与亚洲的几个大国将争夺产业主导权。而格外青睐信息产业的分析家认为,信息产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战略性、先导性、引领性作用不断加强,推动新产业形态不断涌现。当今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有8家是信息技术公司。全球最有财富配置权的人,要么在进行信息技术的运营,要么在投资信息技术。至于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依靠的底层技术与交叉技术,有专家认为可能是基于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与物理、化学、机械等传统学科的结合,但目前只能看到一些前兆,最终能否引领人类生产与生活方式的根本变革,尚需冷静观察。

人类迄今发生的几次工业革命或曰产业革命,都是在欧美酝酿发动的。有专家曾判断,目前正在发生的第四次产业革命,中国首次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在大数据时代,中国由于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信息基础网络设施,最大的消费市场,在航天科技(000901,股吧)、量子通信、人工智能制造业及新能源领域已握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加上正在打通制约信息工业和信息服务瓶颈,包括集成电路产业存在的短板,这或许预示中国正在逐步弥补现有科技与产业弱点,并加速培育具备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以引导中国步入全球最高层面的经济与技术竞争。在此过程中,资本的力量可能是极为重要的助推器,那些研发实力强大的特色化企业,以及现在看起来小微但紧密对接技术与市场变化趋势的创新性企业,其在跨产业整合方面的延伸能力,其对人类未来消费体验的前瞻性研发和测试,如果有足够的资本力量介入,将在很大程度上引领全球科技和产业变迁趋势。相应的,这些企业极有可能成为“独角兽”,将在资本市场上获得巨大的价值重估机会。

不过,在这场关乎主要经济体国际竞争力的竞赛中,绝不能低估美国依然握有的领先优势。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研发基础、金融服务优势以及新技术产业化经验和创新生态环境,税收和移民政策,全球供应链管理能力,依然领先于主要竞争对手。华盛顿、纽约和硅谷作为政策、资本和创意的三大集中地带,无论是欧洲还是东亚,都难以找到足够与之匹敌的体系化存在。这使得美国有可能打造出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引擎的超级产业体系,使美国在占据下一轮产业革命制高点的同时,重新切割全球分工与财富版图。我国决不可对此掉以轻心。某种程度上,全球科技和产业发展趋势究竟如何演进,以及现在被喊得震天响的区块链、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究竟能否引领经济转型升级,谁也不能给出精准答案。因此,今天摆在我国战略科学家和经济学家面前的重要课题是:如何精准把握全球产业发展趋势?如何精准判断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

就上海而言,如今我们必须用更加动态与理性的视角来审视这座城市在全球与中国产业布局与竞争中的地位。笔者最近参加了多场有关上海产业发展的座谈会,无论是产业规划部门还是研究部门以及相关专家,都把目光聚焦到上海产业目前的发展现状。一些专家提出,上海不能简单地以纽约、伦敦作为未来的发展参照系,亦不能被全国和周边代表性城市的发展动向所左右,而应站在如何占据全球产业链高端的视角上来分析上海的产业发展瓶颈,找到相关突破口。其中,制造业作为上海经济竞争的核心依靠力量,如何转型升级,如何突破相关技术瓶颈,实现关键零部件和核心材料的自主技术供给,显然需要更高层面的要素配置,包括成熟的基础平台、区域产业集群融合等等。

毋庸置疑,长期位居中国最具产业竞争力城市之列的上海,大科技、大产业的底蕴和优势是一些新兴科技城市难以比拟的。大飞机产业是凝聚几代航空人梦想并关乎中国经济和国防安全的战略性产业,国家之所以将这个关乎国运的产业落户上海,就是看中了上海在经济发展、金融服务、科技积累、产业配套、人才培养、全球价值链管理等方面的综合优势。但大飞机项目是资金、技术与复杂管理高度密集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大当量资金投入,发动机和航电系统等关键部件的国产化,更需要世界级的项目统筹和运营管理能力,特别是管理全球供应链的能力。因此,上海在大飞机产业链条中主要承担的是项目统筹、运营管理和总装,而将总部中枢功能的生产委托给国内外专业服务业者,形成从设计、生产到服务的系统集成,以最终实现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这个时间跨度,可能需要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对此,上海既要有时不我待的精神,也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

某种程度上,当下全球产业发展正在发生不以政府规划为指标参照的变化,但政府又必须在产业发展中承担比以往更为重要的职能:既要营造“积极不干预”的创新环境,又要以精准的服务对接技术变迁与市场变化趋势。以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支撑条件而论,上海作为国家战略产业的运营中心,亟须在把准全球产业变迁脉搏的基础上,最大限度激活有关行为主体的创新与营商禀赋,以“大科技、大产业”为突破口,引领科技与产业新突破。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