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快讯 > 正文

英国脱欧僵局:经济增长慢半拍 黑天鹅恐来袭

2018-06-05 14:10:00来源:

“看在上帝份上,我受不了了。”

一位名叫布兰达的老奶奶在接受BBC记者访问时感叹,英国政治太混乱,她已无法理解为什么还有选举。在经历了脱欧公投、大选和提前大选后,许多英国人对政治感到愈发厌倦。但令布兰达们抓狂的是,今年可能还会提前大选。

目前,英国议会在是否退出欧洲关税同盟的问题上相持不下,陷入了僵局。理论上来说,一旦英国脱离欧洲关税联盟,爱尔兰共和国和北爱尔兰将成为欧盟与英国的经济边界。首相特蕾莎·梅带领的保守党坚持英国应该完全退出欧洲关税同盟,但工党、自由民主党、苏格兰民族党和部分“叛变”的保守党议员则持相反的看法。

根据《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报道,为打破僵局,保守党正在密谋今年10月举行提前大选。脱欧派保守党议员彼得·伯恩近日透露,今年有50%的概率会提前大选。“但我们能赢。”他补充道。

如果真是这样,今年会是英国人连续第三年在投票站排队了。

脱欧的两个选项

2016年的脱欧公投后,英国议会在脱欧问题上形成了“硬脱欧派”和“软脱欧派”两个派别。这两个派别分别代表了英国脱欧的两个选项:硬脱欧派打算完全脱离欧洲关税同盟和欧盟单一市场,在政治和经济上完全与欧盟脱离;软脱欧派则希望让英国继续留在欧洲关税同盟和欧盟单一市场中,在政治上脱离欧盟,但在经济上与欧洲保持同步。

首相特蕾莎·梅支持硬脱欧的态度一直很强硬:她坚持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和欧洲关税同盟,以“没有协议比坏协议更好”的口号威胁布鲁塞尔,暗示英国有可能一分钱都不付就独自离开欧盟;她在达沃斯上发表演讲,说硬脱欧将打造“真正的全球化英国”;她多次强调“脱欧就是脱欧”,明示脱欧是不可逆的。

去年4月,为了确保英国顺利硬脱欧,梅突然宣布进行提前选举,以挫败当时处于低谷的工党,巩固保守党对脱欧进程的主动权。然而,该计划以失败告终:提前大选过后,保守党不仅失去了13个议席,还让对手保守党赢得了30个议席。梅不得不与爱尔兰统一党结成联盟,以维持保守党微弱的多数席位。

梅在2017年的战略性失误为今天的僵局埋下了种子。

2018年5月,英国与欧盟在海关合作事务的谈判上陷入了两难。一方面,梅希望英国退出欧洲关税同盟;但另一方面,如果英国退出欧洲关税同盟,南北爱尔兰将出现硬性边界,使两地的人员和物资无法自由流通。梅已向政治盟友爱尔兰统一党承诺了,南北爱尔兰不会出现硬性边界,因此她必须拿出富有政治想象力的解决方案。

梅提出了两个方案。第一种方案是海关合作,即英国在其边境为欧盟征收关税。第二种方案是所谓的“极限简化”,其设想是以科技简化海关安排,维持南北爱尔兰两地的无形边界。

这两种方案遭到了英国大臣们的一致反对。一向言论乖张的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评论说,首相的计划是“疯狂的”。在英国广播电视台BBC的一档节目上,环境大臣迈克尔·戈夫则称,他对这第一种方案的可行性表示严重怀疑:“首相提出方案,实际上是要让英国为欧盟担当收税人,并确保履行欧盟定下的规则。”对于硬脱欧派来说,在英国国界上为欧盟收税,不仅在法规上难以实现,更有 “丧权辱国”之嫌。

第二种方案则被英国工程师协会主席史蒂芬·菲普逊认为是“幼稚的”:“这一计划或许在长期来看会有好处,但以长期方案解决一个短期问题是不可能的。”梅的内阁也承认,英国现在还不完全具备实施“极限简化”方案的科技手段。

5月31日,《太阳报》传出脱欧事务大臣大卫·戴维斯向首相支招,提议给予北爱尔兰英国和欧盟的双重身份,并设立缓冲区,以避免设置有形边境。但这一消息在第二天立刻被官方否认了:唐宁街十号发表声明称,英国不会接受任何把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地区区别对待的方案。

海关合作问题关系到英国能否顺利硬脱欧。由于议会内的工党和自由民主党都支持软脱欧,软脱欧派的势力目前已经超过了硬脱欧派。这一情况,成了梅在脱欧路上最大的阻碍。因此,梅前所未有地需要在议会里获得更多支持以摆脱僵局。

如果梅无法尽快在议会里解决这一僵局,她或许会被迫对议会做重新洗牌。这样一来,她至少有可能清除部分工党和民主党的议员。专门研究英国选举史的皇后玛丽大学政治学教授菲利普·高里认为,今年英国极有可能举行提前大选。毕竟,在已经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再赌一把也没什么损失。

经济规模比公投前缩水2%

对于反对党工党来说,可能到来的提前大选更像是转机,而非危机。根据英国媒体在5月25日的报道,工党党魁杰雷米·科尔宾公开表示,对今年可能来到的提前大选,他表示“绝对欢迎”,并已告知全体党员做好竞选准备。

随着英国人目前对脱欧后的状况愈发不满,现在工党在下一次选举中击败保守党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英国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英国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长仅为0.1%。和其他的西欧发达国家相比,英国的经济增长显然慢了半拍:在同季度,芬兰增长了1.1%,西班牙和奥地利增长了0.7%,比利时增长了0.4%,法国、意大利和德国都增长了0.3%。更令英国人担心的是,2017年第四季度到2018年第一季度期间,在英国的商业投资额与上年同比减少了0.2%。统计学家们推测,这或许是因为,英国公司在没有确定英国脱欧的走向之前,倾向于减少在英国投资。

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在5月22日表示,尽管英国在脱欧公投后保持了接近2%的GDP增长率,但如果算上英镑贬值和通货膨胀,英国现在的经济规模实际上是比2016年公投前缩水了2%。而在更微观的层面上,2016年的脱欧公投后,英国每一户家庭的年收入实际减少了900英镑。“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卡尼评论道。

银行家的分析很快遭到了政治家的反驳。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表示:“我们的财务大臣(注:菲利普·哈蒙德)已经对此有了很清晰的解释,那就是英国脱欧并没有损害英国的经济。” 现任欧洲研究会主席雅各·里斯·莫格则戏称,卡尼不过是在呼喊“狼来了”。

但脱欧派的辩解无法消除民众的不满情绪。根据《卫报》4月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45%的英国人认为,脱欧对英国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相对而言,只有30%的人认为脱欧对经济产生了正面作用。而根据YouGov的民调显示,45%的被调查者认为“从现在看来,当初脱欧是个错误决定”;这比持相反意见的人多出了3%。在2017年8月以前,认为“脱欧是个正确决定”的人一直比持相反意见的人要多。这意味着,越来越多英国人后悔他们在2016年作出的选择了。

提前大选三大悬念

英国民众对脱欧的不满情绪将成为工党竞选的支点。英国《卫报》近日分析称,如今的舆论风向的焦点,已逐渐从“梅将如何挺过脱欧”,转向“科尔宾若当选将如何处理脱欧”。如今工党离获取执政党地位只差60多个席位,离成为多数党并不遥远。分析家们预测,如果科尔宾当选首相,在脱欧问题上,他会尽量把脱欧往“软着陆”的方向引导,让英国留在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内,减少 “硬着陆”可能造成的经济损失和失业问题。

然而,工党最大的问题是,他们的脱欧方案其实并不比保守党的更清晰。精通西班牙语的科尔宾虽然是亲欧派,但对于工党是否会举行逆转脱欧进程的留欧公投,他从未明确表态。按工党前任党魁托尼·布莱尔的话说,工党现在并不是一个旗帜鲜明的“反脱欧”政党,无法与保守党划清界限。相对而言,保守党的硬脱欧政策则更简单明了。在这种情况下,选民投票时会更谨慎,更有可能支持保守党。

工党无法回避的事实是:软脱欧虽然看上去是一个在经济上比较稳妥的折中方案,但是实际上,它意味着英国在必须履行一系列欧盟成员国义务的同时,无法参与欧盟政策的制订。在许多人看来,在脱欧已是既成事实的情况下,软脱欧只会使英国失去贸易政策制定上的自主权。

梅是否会在今年10月举行提前大选?如果是,科尔宾能否上位?如果是,科尔宾是否会提出留欧公投以逆转脱欧进程?这些将是今年英国政坛的三大悬念。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