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滚动新闻 > 正文

富士国际集团重离子癌症治疗实例之一:肝癌

2019-07-24 13:34:36来源:项城网

随着2015年中国第一家重离子医院开业,重离子这个名词逐渐走进了国人的视野。不过,它毕竟还是一个新生事物,不要说民众尚不甚了解,就连专业放射科医生能够说出个子丑寅卯的也为数不多。笔者有幸在重离子技术相对发达的日本工作,在此将一些临床上实际接触过的重离子治疗病例按照病种总结出来,希望给普通民众一个直观了解重离子癌症治疗的机会,也欢迎专业人士联系、索取资料进一步讨论详情。(注:作者为日本富士国际集团社长张志浩博士

初闻噩耗

肝脏号称『沉默的器官』,疾病的发生往往静寂无声,难以早期发现,一旦出现疼痛、黄疸、腹水等症状时,往往已经为时甚晚。肝癌一旦发现更是以往往是晚期,患者能活过五年的可能性不高而令人谈癌色变。

虽然知道父亲患乙型肝炎已有20余年,孝顺的朱女士还是一方面遍访名医尽力为父亲治疗肝炎,另一方面祈祷厄运不要降临到操劳一生的父亲头上。这也许根本就是一个无望的坚守:乙肝在中国感染率极高,却缺乏丙肝一样的有效治疗手段,肝炎-肝硬化-肝癌三部曲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家庭重复上演,但家处湖南的朱女士还是心存一丝侥幸:父亲的肝硬化并不严重,也许癌症这个恶魔也会从父亲身边悄悄地溜走吧。

没想到,厄运还是降临了。发现乙型肝炎21年后的2015年11月,朱先生在常规体检中通过核磁共振发现3.3公分肝脏占位病变,12月经过穿刺病理诊断为肝细胞癌,中至低分化,血液化验甲胎蛋白(AFP)也高于正常值四十多倍,至此肝癌的诊断已经毫无疑问。厄运降临,整个家庭愁云惨淡,茶饭不思。

治疗前CT:小类圆形为囊肿,在增强下无明显变化,大类圆形为肝癌病灶

治疗前AFP检查结果

艰难选择

近一两年来,朱女士身边有多名亲朋好友被肝癌夺去了生命。她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和其它人一样,在经历了手术,化疗的各种痛苦后身上插满各种导管和医疗仪器离开人世。

幸运的是,通过在日本的朋友朱女士了解到了有重离子这么一种癌症治疗手段,由朋友介绍找到了日本富士国际集团,经重离子权威辻井博彦先生书面会诊判断为重离子治疗适应症。但是,做出远赴海外治疗的决定依然是困难重重的。

首先是根据家乡风俗父亲希望在春节结束后再开始治疗,更重要的是,族人长辈各种质疑和非难纷至沓来,甚至有长辈当面质问朱女士:要是父亲在日本治病回不来了,你怎么办?

身边多名肝癌患者在发现肝癌后都没活过一年,朱女士觉得自己并没有退路。前进不一定成功,但不往前走,是一定失败。何况,最令人痛心的往往并不是结局,而是再努力一下也许还有其它可能。朱女士愿意带父亲倾尽全力拼一把,毅然决定赴日治疗。

一波多折

朱先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踏上飞机的,起飞前还自信满满,相信自己一生与人为善,应该能顺利渡过这次劫难,但转机一路舟车劳顿,在东京的赤坂APA酒店安顿下来又开始疑虑重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病情有没有恶化?自己的疾病在日本真的有更好的治疗方案吗?明天预约的辻井博彦先生对自己的病情会有怎样的判断呢?一整夜朱先生如同等待法庭的判决书一样忐忑不安,彻夜难眠。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朱先生父女如约来到辻井博彦先生诊察室的时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新鲜的。多年以后当朱先生谈到那时的感受,首先想到的还是辻井博彦先生诊所的门居然是锁着的,这和他的想象差别太大了:在中国费尽心思约到的名医往往也是被众多患者包围着,问诊不到三分钟就匆匆忙忙下结论应对下一位患者去了。日本医院很安静,辻井博彦先生有时间充分了解他的病情,很耐心的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这让朱先生的心也跟着安静了下来。不过,走出诊室父女两的心情却有了细微的差别:女儿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云开雾散心情一片大好;父亲却开始考虑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换上检查专用衣物时他终于忍不住向女儿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得了癌症,剩下的时间也就不多了,值得我们这么努力吗?』

说完这句朱先生一片颓然,几乎无力支撑自己的体重,倚靠在了更衣室的衣柜上。还是女儿最了解父亲的心意,朱女士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沉声向父亲说到:『钱的事我想办法。你要做的是,重离子肝癌治疗局部控制率有百分之九十六,你加油,我们争取做百分之九十六,不要做百分之四,那么无论花费多少,都是值得的。』

重离子治疗

朱先生父女很喜欢重离子中心的环境。窗明几净,没有国内医院常见的嘈杂;一尘不染的桌椅在医院一角安静地等候着过往患者的小憩,就连窗外的景色看来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落地玻璃好像一个画框,让窗外的庭院看上去更像一幅完美的画卷。

不过,语言的障碍让朱先生多少有些不自在:刚才主治医生做治疗前的说明时,需要了解的内容实在太多了,和国内治疗同意书通常只有一面的篇幅来说,日本的治疗说明简直是长篇大论:从重离子发展历史,现在积累的治疗案例,自己的诊断,病灶究竟在人体的哪里,有哪些可能的治疗方案,各自的优缺点在哪里,重离子治疗具体步骤、次数、每次是多大的量,可能出现哪些情况,治疗中治疗后需要注意的事项,医生说了护士又说,足足十几页像是一本小书。

自己日语不通,需要翻译一句一句的解释。好在医护人员和翻译都够耐心,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全部说明结束已经是将近五个小时了。整个过程需要知道的东西太多,朱先生只是一言不发地听,以至于医生开始担心,翻译是不是把意思都清楚的传达到了,朱先生是不是都完全理解了,所以主治医生问朱先生:『刚才说的您都明白了吗?您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朱先生想了一会,问医生:『您刚才说需要在我身上放一个金属标志,我想知道,这个金属可不可以不放呢?』

主治医拿起桌上的肝脏模型比划了起来:『肝脏是一个随着呼吸不断运动的器官,相应的肿瘤的位置也会动。为了准确扑捉到肿瘤的位置,我们需要这个金属标志辅助定位,所以必须要放。』

『好像这个金属是不取出来的,那么放了金属对我以后的身体会有什么影响呢?』朱先生不忍皱了一下眉头。

『金属标志很小。肝脏又非常柔软,您不会感觉到它的存在,对日常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做一些检查,比如影像学检查可能会有轻微的影响,一小块区域看不清楚。』医生说到。

『那我就知道了。』朱先生舒展开了眉头。『刚才我的病您说得很清楚。我也听明白了。我这条命,就放心交给您了。』

人和人之间的交流,有时候语言似乎都是多余的。翻译还没翻完这句话,医生就懂了朱先生的意思。一种同舟共济的情愫,在医患之间默默地生根发芽。

圆满结局

疗程一切顺利得令人难以置信。朱先生只住了一天院来植入定位用的金属标志。其余治疗全部在门诊完成,只用了3月1日至4日连续四天,每天一次治疗,分四次给予了60Gy全部的治疗剂量。治疗对生活也没有任何影响,这几天朱先生都在附近登山旅游;甚至治疗过程中也没有任何感觉,以至于第五天治疗结束后,朱先生反倒产生了一丝游疑,这么轻松,全部治疗就结束了?

朱先生一家就这样带着惊喜和疑问离开了日本。令人更惊喜的是两个月后的复查。5月16的CT显示,重离子线精准的摧毁了癌症病灶,却对旁边的囊肿秋毫无犯。就连见多识广的省肿瘤医院的放射科医生也反复对比以前数据,并一再追问,患者真的没有做手术吗?朱女士也兴奋异常,一再给省肿瘤医生和患者科普什么是重离子癌症治疗。

治疗后CT,癌巢被清除,小囊肿无变化

治疗总结

患者重离子治疗已经四年,现仍健在,局部无复发。在这个临床案例中,重离子以下几个优秀特征:

1:良好的剂量分布

正常肝细胞对放疗敏感,超过30Gy的放射剂量就有可能造成放射性肝损伤,何况该患者合并肝硬化,增加了出现放射性肝损伤的风险,但这样的剂量远远无法达到对癌症病灶的根治效果,因此肝癌一直是放疗的一个难题。重离子由于『布拉格峰效应』,能够对癌症病灶精准定向爆破,对周边脏器的损伤减小到了最低,这个案例中病灶旁近在咫尺的小囊肿治疗后无变化更是生动的证实了重离子的良好剂量分布。

2:更强的生物学效应

由于重离子放疗剂量的精准分布,医生得以在该患者身上采用较大的放疗剂量(60Gy)而没有发生严重的肝损伤副作用。而按照基础研究结果,重离子治疗生物学效应是普通X线的2-3倍,即理论计算应该和120-180Gy普通X线剂量疗效相当。我们的确看到该患者复查影像学治疗中出现了近似切除的治疗效果,表现了极佳的生物学效应。

3:更高的生存质量

传统医学统计中更注重病灶控制情况和三年、五年生存率。我们看到,这几项指标重离子表现优秀,五年生存率远高于我国10-20%的统计数据,同时表现的更突出的是生存质量的优化,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列表简单对比重离子和传统手术治疗的短期生存质量对比:

入院时间 : 传统手术 7-10天 ,  重离子治疗 1天

切除范围 :  传统手术肝部分切除, 重离子治疗无需手术

身体恢复时间:传统手术3周以上 ,重离子治疗无需恢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学界对重离子治疗一直有一个争论,就是重离子治疗在微观下可能局部射线分布不均匀,有一些癌细胞没有受到足够的剂量照射,俗称『冷点』现象。在重离子治疗从散射法已经走到扫描法的今天这个问题应该是不再有任何意义了,但该患者是散射法治疗的,在这个病历中没有临床证据证明冷点的存在。

日本富士国际集团总部2015年成立于日本千叶,2018年通过日本外务省、经济产业省联合认证,系外务省医疗签证担保机关,经济产业省跨境医疗支援企业。集团立足日本,放眼全球,拥有众多顶级医疗资源,为客户提供国际先进医疗技术的VIP快速通道。集团坚持专业化道路,由持有当地医护执照华人组成您的私人医疗支援团队,并为患者提供衣食住行全方位的生活辅助支持。如您有需求可拨打4009696080或登录富士国际官网联系。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