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媒体发布 > 正文

王兴去Booking干什么?或许夹带着私心!

2018-11-30 16:36:03来源:虎嗅网

前段时间,美团点评通过内部信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升级:美团将在战略上聚焦“Food+Platform”,以“吃”为核心,组建用户平台,以及到店、到家两大事业群。

这是公司上市后进行的首次架构调整,想必王兴也很重视。然后业内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传闻(有待查证):

据说,结构大调整后,王兴等一众高管这时正一路向西,在去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拜会Booking.com(以下简称Booking)取经的路上,不知明年在酒店和旅行领域的玩法有啥变化。

王兴究竟有没有现身阿姆斯特丹还无从查证,但是Booking和美团之间的渊源早不是什么秘密。那么,在酒旅业务上,美团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成绩,它和Booking的不同到底在哪儿?还只怕,王兴若有此行,他或许还夹带着私心——挽回与Booking更深层次的合作。

酒店业务是美团盈利支柱?

11月8日,OTA巨头携程发出自己三季度的财报,然而就在当天,王兴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宣布“美团酒店已经成为全国酒店预定最大的平台”。

尴尬之外,是美团已经竖起“酒旅业务大旗”的现实。

Trustdata发布的《2018年Q2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在酒店方面,美团已经排在国内在线酒店预定行业的第一位:Q2订单量6790万、间夜量7290万。

美团越来越重视酒店旅游业务。在美团于2017年12月进行的一次架构调整中,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的划分已经十分清晰。

现在,美团对酒店旅游板块的营收情况也不再遮遮掩掩。

11月22日,美团点评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实现收入44亿元,同比增长46.8%,占总收入的23.3%,但比去年同期占比31.2%有所下降。同时,到店及酒旅业务毛利实现人民币40亿元,毛利率由88.5%升至90.6%;总交易金额实现49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3.9%,变现率由7.0%升至9.0%。不过,在销售成本方面,到店及酒旅业务比去年同期增加20.4%至4.2亿元。

美团的招股书中还有这样几组数据:2017年,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年度交易金额为1580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团旅行总共和约339,200家酒店保持着合作关系。

到店和酒店旅游业务,正在成为美团盈利的主要来源。

只是叁里河文章《美团和京东超跌,太害怕寒冬还是太害怕阿里?》也这样说过:

到店和酒旅是传统互联网业务,以其超高毛利率的特点作为公司获取收益的支柱,但无论是利润率水平还是增速都有明显的天花板,是“今天”的业务。

跟Booking学“专一”?

美团的酒店业务,骨子里有着Booking——全球最大的在线酒店预订平台的基因,这一点毋庸置疑。正如王兴曾经说过,美团的模式,就是“Yelp+OpenTable+GrubHub+Fandango+Tripadvisor+Booking”的综合体。

而Booking母公司——Booking Holding,如今市值已近千亿美元。

虎嗅研究总监Eastland文章《这家市值千亿美元的OTA巨头,利润率比茅台还高!》中写过,Booking Holding平台上的交易主要分为“经纪”和“交易”两大类,区别在于是否直接向消费者收款。2017年,Booking Holding平台“经纪”“交易”类成交额分别是697亿美元和115亿美元,合计812亿美元,总变现率为15.6%。

对酒店预订业务而言,Booking的盈利模式就是“经纪”(类似代理模式)——Booking发布酒店信息,客人到店支付,Booking向酒店收取佣金。

而Booking最大的特点,还是“专一”。

美团如今已经生长为一家由餐饮外送延展出来的多项业务的集合体,而Booking只专注于一件事——酒店预订业务。所以,“Booking和美团的模式相似”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其实两者有着完全不同的基因。

Booking Holding并没有重视在中国OTA市场上十分吃香的机票业务,只在Priceline保留了少许机票预订业务,每年不到700万张,与6.7亿住宿预订间夜数不能相提并论。

上述Eastland文章中就还说过:

GE风光不再而Booking被资本市场看高一线,说明“把一件事做到极致”与“在许多领域都是第一名”是有本质差别的。

为什么Booking和美团、携程等中国OTA巨头们之间有这样大的发展认知差异?

要知道,Booking本身是以垂直搜索为导向,其搜索结果背后是227个国家,13.4万个目的地的2800万可预计房源。但与之不同的是,美团、携程以用户需求场景为导向。

美团一直强调自己的定位是“吃喝住行一站式的服务平台”,即其提供的服务都是基于用户“吃喝玩乐”的场景。在美团的理念中,所有的业务都是由用户使用场景延伸出的。比如,美团认为用户订好饭局才会考虑交通,先订好机票才会订酒店。

相比酒店,国内OTA巨头都认为机票处于更加“上游”的位置,机票业务跑在酒店业务的前面,让美团、携程从不敢轻视。

这就决定了Booking和美团在理念上的根本性差异。

挽回Booking Holdings的芳心?

事实上,美团和Booking Holdings还有过浪漫的合作——去年10月份,Booking Holdings花了4.5亿美金重金投资美团。王兴当时公开表示,“与Priceline(Booking Holdings前身)是天作之合”。

然而就在今年6月,Booking Holdings又突然宣布与携程加强合作,并且派驻了Booking.com CEO Gillian Tans出任携程董事会的观察员。

Booking Holdings在中国的布局颇让人玩味,然而更尴尬的还在后面。

7月17日,Booking Holdings又宣布与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关系。滴滴获得了来自Booking Holdings 5亿美元战略投资,同时,Booking Holdings的APP将开放滴滴叫车服务接口,而滴滴的用户也将可以通过Booking/APP或Agoda平台直接预订酒店。

携程和滴滴都是美团在牌桌上的竞对者,这次,Booking Holdings对滴滴的支持除了在资金上压过美团一头,还更加大方地奉上了流量接口。

不过不难理解,目前,Booking与美团的合作,肉眼可见的就是酒店库存的互换,其他可发挥的空间暂时不多;再加上,并非专注在酒店领域的美团,还不足以满足Booking的胃口。在中国市场,可以说双方既是合作关系,更是竞争关系。况且,美团的网约车业务停滞不前,Booking Holdings投资滴滴反而更加划算。

已经上市、急需盈利故事的美团不免着急,而至于Booking能不能回心转意,就看王兴带过去的是美团什么样的新故事了。

(来源:虎嗅网 刘然)

推荐阅读
  • 时事政策
  • 焦点新闻
  • 热点聚焦
  • 社会资讯
  • 民生热点
  • 舆情观察
  • 消费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