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 > 正文

重仓青少编程,揭秘达内“算盘”

2018-10-08 14:09:07来源:

重仓青少编程,揭秘达内“算盘”

目录

三师教学的奥秘

线上平台“童程在线”的推出

在线教育盛行,为何仍加大线下校区的扩张?

师资优势会成为护身符?

今年的目标:四个亿

导语

在北京达内教育集团总部,齐一楠干净整洁的办工桌上放着家人的照片,马克杯上也印贴着两个幼子的图片,此时距离他加入达内、筹建杭州校区、一年后升迁至北京已经有11年的时间,齐一楠也从杭州中心主任、北方区总经理等职一路上升至副总裁。

2014年,少儿编程教育的风从海外刮到国内,也就是在那两年,主营成人IT培训16年之久的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达内教育开始筹划如何开辟少儿板块。从立项、投入调研、设计和打磨课程,前前后后经过一年时间,在2015年11月,达内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推出少儿电脑编程和少儿电脑美术培训课程,并形成独立品牌——童程童美。

很显然,学编程要从娃娃抓起已是大势所趋。在政策、资本以及市场的推动下,去年年底,达内重新明确了童程童美的战略定位——加大投入、加快发展,也正是在那段时间,在达内集团的战略安排下,齐一楠将自己的管理精力更多地投入到童程童美。在今年年初,童程童美重新定义为面向3-18岁青少儿的编程教育品牌,这也意味着国内IT培训老大哥将市场下沉至3-6岁的低幼编程领域。

事实上,不少事例也在说明,达内总裁韩少云对外所称的“加快童程童美的扩张节奏,3-5年内赶超成人业务”是来真的,例如今年3月达内完成了对青少儿机器人培训机构好小子的战略收购;又如今年7月童程童美启动了“中国少儿编程节”、亮相在线少儿编程平台“童程在线”。

而从上市公司达内的财报业绩中也有更直观的体现:童程童美在2017全年已经实现招生人数9580人,对比2016年人数增长3倍多;覆盖到24个城市、设有58个教学中心。

翻到2018年,从最新的2018财年Q2财报来看,童程童美单季实现招生10570人次,同比增长512.8%,现金收入约1.27亿元,占比达内整体现金收入近20%;教学中心覆盖到39个城市,达99家。并且计划在2018年新开设教学中心70-80家,同时通过收并购增加20-30家中心,使得年底少儿教学中心数量达到140家左右,预计2018财年现金收入在四个亿左右,使得每年呈现300%以上的增长速度。

童程童美招生人数和校区数量为何会实现快速增长?除了背靠具有16年IT培训经验的达内,童程童美的优势还可以体现在哪些方面?在少儿编程这片蓝海,童程童美打算激起多大的浪花?技术出身的齐一楠并非“不善言辞”,在与鲸媒体的独家专访中,他娓娓而谈。

三师教学的奥秘

2006年,离中国网民数量首次超过美国还有2年的时间。此时成立不满5岁的达内决心启动双师教学。齐一楠至今还记得,当时他把一条点对点光纤专线从杭州租用的写字楼里“拉到”北京总部,一条光纤的月租金比在杭州当地聘请3个老师还要贵,不过达内最终还是选择将成本置于其次。

可以揣测的是达内至今对双师仍有深深的情结,在不少场合时常可以听到达内总裁韩少云谈论双师教学的优势——双师可以较好地解决教学效果、优质师资分布不均以及教学成本的问题。

不过,在少儿业务上,齐一楠告诉鲸媒体,童程童美采用了三师教学模式。

三师教学模式指的线上有两位老师和线下的一位助教相互配合教学。线上的两位老师以情景剧的形式讲解课程知识点,线下助教则指导学生动手操作练习。

在每1小时的课时里,线上每个知识点讲解时长在3到5分钟之内,目的是用5分钟生动有趣的情景剧吸引孩子注意力,5分钟过后是线下的助教在课堂里和孩子们互动、练习、答疑解惑,线下互动完成后继续线上的讲解。在一节课(2小时)的课程时长里,线上课时占比在25分钟左右,不超过50%。

既然互动环节由线下老师完成,那么是否意味着线上老师的课程在录播好之后直接呈现在学生面前即可?

“线上课程是录播课,不过录播课的内容会根据随堂测验、课后练习以及家长满意度的测评进行快速迭代。”齐一楠说道,“录播课与直播课表面上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但录播课可以运用于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校区、不同的城市,不受同一时间和地点的限制,开课更加灵活。”

在齐一楠看来,三师教学其实比过往的双师老师要付出更多的精力。

“我们太了解双师了,以达内成人的双师为例,一个主讲老师可以带2000个学生,薪酬被2000个学生稀释以后摊到每个学生头上的可以忽略不计。反倒是在课程的迭代和研发上,三师模式的投入成本会更高。首先线上的老师需要根据课程设计情景剧脚本,要达到表演的效果,还要录制成课件,1小时的课件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制作完成。事实上,我们少儿业务教学研发老师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成人的数量。”

线上平台“童程在线”的推出

今年7月,与童程童美“中国少儿编程节”公益活动一起亮相的还有在线少儿编程平台“童程在线”。

童程在线提供线上1对4、1对6直播授课,采用自主研发的云平台编程环境,学生在云端操作即可运行出结果。此外,老师可与学生共享桌面,实时查看学生的学习情况。选择线上小班课的原因一方面是想把线下小班的教学场景平移到线上,尤其是更强调互动性的代码编程类课程。

基于童程在线的推出,可以说目前童程童美的授课模式覆盖了线上和线下。“既可以在线下参加三师教学,也可以在家中接受纯线上的教学,所学课程内容完全一致,只是上课地点、方式的不同。”齐一楠说。

纯线上进行的是针对小学一、二年级的Scratch启蒙编程、四年级及以上的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课程。纯线下的课程包括了在今年年初推出的主要以积木拼搭为主的幼儿园Duplo课程,小学阶段的智能机器人编程系列课程、FLL(机器人工程挑战赛)竞赛课程以及中小学的WRO(国际奥林匹克机器人大赛竞)课程。线上、线下同时开设的课程包括一系列Python创意编程课和手机APP应用编程课。

值得注意的是,与以游戏化编程概念工具Scratch类切入少儿编程教育的同行不同,童程童美选择的是商用计算机语言中比较通用的部分、难度系数较大的代码编程教学。“我们选择代码编程实际上是给自己更大的挑战。想要教会孩子代码编程,首先在课程设计上要更加有趣,从而吸引孩子注意力,其次我们认为代码编程会是未来编程教育的主要方向,Java、HTML等语言能培养孩子更专业且系统的编程知识、信息素养以及综合能力。”齐一楠对鲸媒体说道。

目前童程童美主抓的是小学阶段的编程学员,高中课程学员占总学员人数的比例大概在30%左右,面向幼儿园阶段的课程还在试验过程中。

在线教育盛行,为何仍加大线下校区的扩张?

“少儿业务与成人业务有很多不一样的点。首先,成人业务没有太强的地域性,而家长在给孩子选择课外培训机构时往往会选交通比较便利的、锁定在离家不太远的范围内。比如我在海淀的校区就很难覆盖到通州地区的家长。”这也不难理解不少培训机构即使在某一校区未满员的情况下,也要在不同地域增开新的校区。

另外从客户需求和获客角度,齐一楠告诉鲸媒体,“虽然现在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但依然会有人更青睐于线下教学的方式和氛围。从获客层面,首先,线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流量入口,线下可以有更多的获客渠道和方式去覆盖到线上覆盖不到的人群,毕竟有些客群不见得可以通过线上广告或推广触达到。其次,线上获客渠道相对单一,导致竞争相对激烈,使得线上的获客成本要高于线下。”

对于以线下培训起家的达内和童程童美而言,“选择以线下扩张为主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达内这16年来积累的运营管控体系、复制扩张能力,在线下重业务模式下可以更加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线上可以作为线下的有效补充,起到增量的作用,例如市场的增量、咨询转化的增量、教学产能的增量等,从而提高运营效率。”

“事实上,线下扩张在结果上也得到了一个正面的反馈和验证。”齐一楠笑称。

根据达内财报数据,童程童美在2017财年Q2实现招生1725人,环比增长73.5%;城市数扩张到18个,22个教学中心;Q3招生缴费实现3590人次,与去年相比同期增长583%,前三季度累计招生达到6309人;城市数扩展到21个城市,51个教学中心;2017全年招生人数为9580人,对比2016年人数增长3倍多,覆盖到的城市为24个,58个教学中心。

据齐一楠介绍,童程童美既有共享校区(成人、少儿在同一校区),也有独立校区(专做少儿业务),且独立的校区会更多。去年年底,达内重新明确了童程童美的战略定位——加大投入、加快发展,独立校区的数量在2017年Q4开始呈明显增加趋势。

翻到2018年,在2018年Q1,达内完成了对青少儿机器人培训机构好小子的战略收购,进一步加码青少儿编程和机器人编程培训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