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正文

优品佳作!《得说爱时必说爱》全本言情免费在线阅读

2018-09-26 11:05:02来源:

《得说爱时必说爱》小说免费阅读全章节。

在微信公众号【龙凤书屋】连载完结上线。

关注(龙凤书屋)回复:15671,即可阅读全书。

下文是书中的精彩章节。

------------------------------------

尽管秦薇很不情愿,可她也不忍心让小宝失望,于是洗完澡出来,她没有穿睡裙,而是换上了一套保守的睡衣。周夜白则大晚上让他的助理送来了几套换洗衣服,秦薇看得直皱眉头,难道这混蛋打算在这里住上了?夜色已深。小宝白天在幼儿园玩了一整天,晚上又兴致勃勃地向周夜白展示他的玩具,等到十点钟的时候便一直打呵欠,催促着秦薇和周夜白快点睡觉。他非要爸爸妈妈陪着一起睡。现在大部人都习惯了晚睡,十点钟对于秦薇和周夜白来说还算早,为了满足小宝的心愿,卧室里便早早熄了大灯,只留着一盏温馨的夜灯。小宝躺在他们中间呼呼大睡,小肚皮一起一伏的,嘴里不时嘟囔几句爸爸或者妈妈,看起来像只幸福的小猪。秦薇好笑不已,又有点惆怅,小宝这么喜欢周夜白,如果有一天让他选择爸爸还是妈妈,他会不会就跟周夜白走了?思绪烦乱之时,忽然感觉到旁边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秦薇侧头一看,橘黄色的夜灯下,周夜白侧躺在小宝身边,那双深沉的眼眸正盯着她,像是猎人盯着猎物。秦薇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不知道为什么,周夜白这种目光让她既心慌又似乎有点隐秘的欢喜,脸颊有些发热,干脆转过身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没过多久,秦薇便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她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像往常那样眯着眼睛去洗手间,脑子里全是困意,意识还不是很清醒。推开门一看,水声哗啦,周夜白正在里面洗澡。周夜白习惯每天早上起来洗个冷水澡,让自己精神一些,这会儿见秦薇糊里糊涂地闯进来,他不由地挑了挑眉。秦薇瞪大眼睛,盯着他结实的肌肉,呆愣了一下,目光缓缓下移,然后看到了男人双腿间雄浑的物体……周夜白关了淋雨的喷头,突然长臂一伸,把还没回过神来的秦薇扯到怀里,对着那张粉唇用力吻了下去。也许是早上容易冲动,又或者不够清醒,总之秦薇没有推开他。……从洗手间出来,秦薇脸颊火辣辣的,她和周夜白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像是心照不宣,又像是自然而然的事。至于为什么觉得自然,秦薇说不明白,下意识地拒绝思考这个问题。小宝已经醒来了,坐在床上拿着周夜白的手机玩游戏,小手指在屏幕上戳来戳去,嘴里不时地发出“哇——”可爱的惊叹声。秦薇担心玩手机对他眼睛不好,假装生气地说:“小宝,刚起床不可以玩手机的,不然你的眼睛就看不见爸爸妈妈啦。”小宝立刻变得很紧张,把手机交给秦薇:“不行不行,我要每天都看见爸爸和妈妈,我不玩手机了。”秦薇为了自己欺骗小孩子小小地心虚了一下,然后拿过周夜白的手机,手指不小心触碰到了屏幕,点开了收件箱。一条熟悉的信息映入秦薇的眼帘:“今晚我必须见到你!如果十二点之前你没出现在海星酒店,那就别怪我为难你!”这不是之前变态男威胁她的信息么?

周夜白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站在卧室的穿衣镜前系领带,秦薇一言不发地坐在他身后那张床上。她看了周夜白好几眼,看着他衣冠楚楚的样子,心中冷笑不已。但她忍着什么都没问。直到把小宝送去幼儿园,车里只剩下秦薇和周夜白时,秦薇忽然冷声道:“先别开车,我有话问你。”周夜白神色一顿:“什么话?”秦薇盯着他:“在海星酒店戴着面具和我开房的人是不是你?”周夜白眼里闪过一抹幽光,扭头勾着薄唇,似笑非笑道:“看来你很希望那个男人是我,可惜你认错了。”“是么?”秦薇拿出手机,点开相册,举起来对着他,“周夜白,这是我今早拍下来的,是你的手机。”她拍下了周夜白手机里之前骚扰她的信息。周夜白脸色变了又变,似是恼羞成怒:“你竟然敢偷看我的手机!”秦薇淡淡地说:“不是我偷看,是小宝拿了你的手机玩游戏,不小心点到了收件箱。你不该当着他的面解锁手机屏幕,他看一眼就能记住图案和密码。”周夜白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窘迫,从兜里掏出香烟盒,抽了一支含在嘴里,想要点火时忽然想到秦薇不喜欢烟味,于是又把香烟拿了下来。秦薇逼问道:“是你一直在骚扰我对不对?你把我约到海星酒店,然后让林如烟带着程谨行来捉奸,你又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来看我笑话!就算如此,你还不肯放过我,用不雅照威胁我,让我整日担心受怕!”她越说越愤怒,气愤中还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心痛和苦涩,忍着眼泪道:“周夜白,你现在玩够了吗?你想报复我,尽管冲我来,不要伤害小宝,他真的很喜欢你这个爸爸……”说着秦薇忽然说不下去了。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就算每天被周夜白嘲讽、羞辱、轻蔑,也觉得自己可以忍受,可以假装不在乎。可是她没想到周夜白背地里还做了更过分的事情!他假冒陌生人骚扰她,玩弄她,威胁她……他让她的闺蜜和男朋友都背叛了她,如今又像个慈父般出现在小宝身边,试图夺走小宝对她的依赖!“我的闺蜜,男朋友,孩子,你想把他们一个个从我身边弄走,让我无处可依,是不是还要对我妈下手啊?”最后一句秦薇是冲周夜白喊出来的,声音已经哽咽不已,眼泪滚滚而落,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滴一滴掉在手背上。周夜白那张故作淡定的脸庞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竟然有些慌张地去擦秦薇的眼泪:“不是报复,我没想过报复你。”秦薇脸上挂着泪珠,却冷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没有。”周夜白擦去她的眼泪,神情闷闷的,“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坏吗?你为什么不能认为是我放不下你呢?”秦薇愣住了。周夜白苦笑道:“三年来,我确实恨你,可我也爱你。在得知你是我的秘书后,我高兴得整夜都没睡,第二天早早就去盛华集团上班,就是为了早点见到你。”秦薇忽然想起周夜白刚刚空降到盛华集团的时候,眼眶下面带着明显的黑影和眼袋,一看就知道没睡好。而且那天早上,项目部通宵加班的同事说,周总八点钟就来公司了。他真的还爱着她?这下轮到秦薇慌乱了。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