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正文

热门推送《女子监狱里的男医生》最新章节无广告

2018-09-18 10:57:37来源:
第一卷第1章:上门

我叫刘远,社会心理学本科毕业生,求职处处碰壁的我,在心灰意冷之下,进入了一家家政公司,成了一名修理工,专修空调,冰箱电视,热水器等家用电器。经过了半个月的培训,我就正式上岗了。

虽然是叫公司,可实际却只是一间小小的营业点,管事的就老板娘一个,为人苛刻。她每天想的不是提高业绩,而是变着花样的扣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的钱。

“刘远,你又在偷懒?是不是又想要扣工资?”我最害怕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连忙转过身去,站得笔直,“不是,老板娘,我这没接单呢!”

“哼!”老板娘的年纪还不到四十,说实在的保养的很好,人也漂亮,有一双修长的美腿,胸前那一对更是有36D,极品少妇。

可也不知道是中年丧偶,还是因为更年期来的缘故,脾气又大又怪,动不动就发脾气。这不现在,她双手抱胸,正阴阳怪气地看着,“没单没单,天天坐在这里,你哪里会有单上门,出去跑啊,出去拉单子不会吗?”

我的心里憋着一股火,可却不敢说话。这年头找工作实在是太难了。看我低头,老板娘又冷哼了一声,“还大学生呢,屁用也没有。老娘养个小白脸还能爽一下呢,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一分钱也赚不到。读个大学真是读到屎坑里去了!”

在她的骂声中,店里的座机响了。她瞪了我一眼,转身去接电话。

“喂!”拿起话筒,声音甜腻得像是电视里的狐狸精,别提有多么献媚了。

很快,老板娘就放下了电话,写了一个地址扔给了我,“要修一台热水器,别给我弄砸了!老娘躺着都能接到单子,你看看你!没脑子的东西!”

好不容易逮到了可以离开这里的机会,我哪里会犹豫,看也没有看那上面的地址,立马整理一下工具箱,就跑了出来。

一口气跑出去一百多米,我才停了下来。打开老板娘写给我的地址一看。‘金碧年华小区十栋101室’,那可是这城里有名的小区,住在那里的算不上大富大贵,但绝对都是有钱的主。

坐公交车坐了个把小时,我才到达了小区。向保安说明了来意,拿出工作证之后,这才进去了。

来到地点,按下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大美女。

不,是一个性感大美女。

高挑的个子,竟然比我只矮了少许,要知道我可是一米八的个子。脸蛋长得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漂亮。

更重要的是,现在她身上裹着的是一件浴袍,还是短的那种。胸口有一大片露了出来,下面也只到了大腿根子处。

皮肤十分百嫩,身材更是十分有料,胸前那一对巨物,都快要裹不住了。

我咽了口唾沫,我没有钱但也不是什么吊丝,虽然很惊讶于眼前所看到的,但不会去想到某些动作大片上的情节。

这女人的家里,装修十分豪华,地上还有一层我根本就不知道材质,也看不出有多贵的地毯。这样的女人,我要是敢碰一下,估计连命都没了。

而她,瞎了眼也绝对不会跟我这种人发生点什么。

她正打着电话,所以我没有敢说话,拿出了工作证给她看了一眼。

她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向。而后扔给了我一双一次性拖鞋,就是酒店的那种,就不再理我。

“狗东西,敢甩我。我明天就把你放在这里的东西全都给烧了。跟老娘摆谱,信不信有一天老娘找人弄死你这个王八蛋!真以为老娘会生气?老娘就当这些年养了一条狗!”

我走进了房子里面,听到客厅之中传出了一声声大骂。

我摇了摇头,心里苦笑,这样的女人都有人甩?真不知道甩人的那家伙是个什么德性。

听到哗啦啦的水声,我走进了浴室。

好家伙,一个浴室都要比我租的房子大。那个浴盆起码有两米多长,一米多宽,普通人在里面游个泳都够了。

此时,浴盆上头的莲蓬头正在不停的往下渗水。我看了一眼,只是小意思而已。

找到总开关关了水,连同出水管跟莲蓬头都换了,轻松搞定。

走到客厅,那女人突然发狂似的大叫了一声,拿起手里的电话,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声脆响,手机被摔了个四分五裂。“操他妈的,老娘明天就找人弄死你!”

她大骂了一声,突然坐到了沙发上,捧着头,啜泣了起来。

我站在一旁,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一想,要是我回去的晚了,这次出单肯定又得白做。得罪了她,肯定要比得罪老板娘好一些。

可惜,人生就是这么无常,老天爷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后来我才知道,得罪一万个老板娘那样的女人,也千万别得罪这个女人。

我轻轻地咳了一声,小声地说到,“小姐,你的热水器已经修好,你给我结个账吧!”

第一卷第2章

“小姐?”那女人猛地抬起头灰,她的双眼通红,但是眼里却有一股狠色。这神眼,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家里养的那条土狗,一次家里闹小偷,它也是这样的眼神,结果那小偷的手差点被它咬断。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那女人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你叫谁小姐?东西修好的了不起啊?钱钱钱,你们男人除了钱,还会想什么?钱是吧?老娘有的是!不过老娘倒要看看你修得怎么样?修得不好,别说是想要在老娘这要钱,老娘要赔死你个臭打工的!”

这女人,明显是因为刚刚吵架气疯了。

不过我也不在意,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工作,她肯定找不到借口的。

可是,我还是小瞧了女人发起疯来会有多么的不讲道理。

那女人以极快的速度走到了浴室,我也跟了上去,如果她真有哪里不满意的,我也好马上给她改一下。

哪知道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为难我。

一到浴室,她就骂了一声,转过身来看着我,手却指向了我换下的那个莲蓬头。这个动作,差一点让她身上的浴袍滑掉,我的眼也一下子直了。

“这就是你给我修的?你看看你修成了什么样子?”

我眉头轻轻地皱了皱,越过他,打开淋浴的开关,水顺畅的流了出来,不大也不小,“这不是刚刚好吗?”

“刚刚好你妹,你自己看看,我原先的是什么样子,你给我换的是什么样子?”

我愣住了,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拿起我换掉的莲蓬头,“知道我的这种有多好吗?两百块钱一米的水管,五百一个的莲蓬头,你给我换的是什么?换了一个垃圾还想要我给你钱?”

我乐了,两百块钱一米的水管那又怎么样?还不是坏了?我给他换的这根水管,至少可以保证用两年。而像这种东西,两年就该换了,要不然流出来的水也不干净。

我本不以为意,还想跟他解释,可是这时,她却突然跑开。回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又拿了一台手机,并且已经拨通了。

“喂!”她瞪了我一眼,冷笑了一声,“是顺心家政公司吗?你们派过来的什么工作人员?整个就是一脑残,这次服务我十分不满意。这样的脑残,你们留着干什么,开了他!”

那一刻,仿佛一阵晴天霹雳,狠狠地击中了我。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疯到这种地步。

我急了,赶紧向她开口,“小姐,我真的修好。你要真的不满意,我再给你换一个就是了。我这里还有很多!”

“换你妈!”那女人朝着我大骂了一声,“老娘今天心情不好,这就是你顶撞我的下场。老娘失恋了,你也别想好过。”

我愣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看着她挂断电话,露出的狰狞笑容,更加发懵。

我的工作,算是被这个疯女人给整没了。

曾经的抱负在一昔之间化为灰烬,如今连能够让我苟且生活下去的工作也没有了。我现在银行卡里,甚至已经只剩下了两百块。这点钱就算是回老家的路费都买不起!

“操!”毕业以来所有的怨恨,在人生最灰暗的时刻,我彻底的爆发了。

我哪里管眼前这个人是个漂亮的女人,我反正已经活不下去了,索性谁惹我,我就痛痛快快的报复谁。先是这个疯女人,再是那个贱人老板娘。弄死了他们,大不了我就自杀。

我完全失去了智理,大吼了一声,猛地伸手,一手掐着她的脖子,一手顶着她的肚子,用力的推着她。

“你特么的失恋的关我什么事?你心情不好就要全天下的人给你陪葬?你发疯是吧,老子就陪你疯一次!”经过这一段时间做修理工的工作,我的力气比以前还要大。那女人也肯定没有想到我会突然暴走。

我推着她,就像是推一张纸一样,轻轻松松。

最后,我一把把她推到了浴缸里。虽然这浴缸是瓷的,但里面铺了一层皮毛,是那种专门的套在浴缸上的,十分柔软,所以我跟她一起摔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多疼。

当然,仅有的疼也被我忽略了。我自然也不会去想这个女人疼不疼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想干嘛?你是不是想死!”那疯女人到这个时候还在大骂,“马上放开我,要不然我马上弄死你!”

“弄死我,我先把你弄死!”我红了双眼,她越说,我越想把她给弄死。

她剧烈反抗着,双手乱捶,双脚乱蹬。这女人是真的狠,她故意朝着我的裆下踢来。我虽然故意躲着,可是还是被踢了一下,疼得我直哆嗦。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她身上的浴袍已经全都滑落,一片美好春光泄露在我的眼前。

我稍愣了一下,心中又冒起了一股邪火。反正已经不想活了,弄不死这个女人,也绝对不能让她好受。

我在学堂上曾经学过,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犯罪与犯错,都来自于冲动。

我以前不理解,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人一旦冲动起来,根本就不可能控制得了自己。我的脑子虽然告诉我自己不能这么做,可是我的手,还是不听使唤的脱下了我的裤子。

第一卷第3章 女子监狱

“你住手,你给我住手!”那个女人也终于被吓到了,大声咆哮着。

可是她叫得越大声,我的动作却越是剧烈。她只是个女人而已,怎么可能挡得住我。

当我回过神来之时,我已经从她的体内出来了。由于一边要控制这个女人,一边还要上下运动,我清醒的那一刻,差一点软倒下去,浑身无力。

而那女人,则趁着这个缝隙,快速的裹好浴袍,逃出浴缸,拿起我换下的那个莲蓬头,朝着我的头砸了下来,“敢这么对我,我杀了你!”

我连忙举起手,挡了下来。可是却感觉到手好像是要被她给砸断了。这女人,现在是真想杀了我了。如果不是我挡得及时,脑袋就开花了。

我因为疲惫,反而是没有了之前的疯狂,那种赴死之意悄然消退。

但是这女人,比刚才更加的疯了。被欺凌之后,这女人没有我想像之中那种弱女子的形象,反而突然暴走,看着更像是一个变态。

砸了我一下,她又举起来砸第二下,这一下砸下来,我再用手挡,手肯定要被她敲断。这时,我竟然有些害怕了。

所幸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

我跟这个女人,两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样,一动不动。气氛十分安静,我甚至能听到墙壁后面的水管中,水来回流动的声音。

门铃声再一次传了出来,同时从门外也传出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小美,你在家吗?你电话打不通,你在家的话给我开下门!”

是个老妇人的声音。

我看到这声音传出来的时候,那女人脸上疯狂的表情快速消散,绷得笔直的身子也软了下来。我知道得救了,门外面的那个人,肯定是这个女人的软肋。

“穿好你的衣服!”她把手中的莲蓬头放在了一边,瞪了我一眼,快速的跑回房间里面。

当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她正好出来了,身上已经穿上了一件丝质睡袍。虽然把全身都裹住了,但是却若隐若现。这样子,竟然比她之前穿着浴袍之时还要性感几分。

她的手里也拿了几张红色的毛爷爷,狠厉地瞪着我,“今天的,最好是别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我有的是手段对付你!”

说完,她已经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了。

一个差不多五十多岁的妇人走了进来,很快就注意到了我。

那女人朝着那妇人笑了笑,“我热水器坏了,他是修理工。妈,你怎么来了?”

我不敢看那女人,也不敢看那个老妇人,作贼心虚一样的朝着他们躬了躬身,攥着手里的三百块钱,连忙跑了出去。

“我听说你跟那个混蛋分手了?那小子怎么能这么混帐,你辛苦工作供他读研读博,他怎么能这么对你?”走到门口,我听到那老妇人又愤又哀地说到。

而我也听得一愣,没想到那个疯女人,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出了小区,走上人来人往的街上。我已经冷静了下来,与那女人的邂逅,没有半分留恋,有的只有无尽的后悔。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我自己。

她是个可怜人,我也是个可怜人。本就无依无靠,如今又犯下了这样的大错。难道我的一生,真的就这样完了吗?

人生百年,我连一半都没有走过。我的人生,真的就要止步于此了吗。

我没有再敢回到公司,我知道那个女人的一个电话,老板娘会有什么反应。我买了一份凉面和一瓶矿泉水,回到了出租房里面。看着只有四面墙壁与一张床的房间,我一口也吃不下。我觉得,我除了还有睡的地方之外,跟乞丐还有什么差别?

接下来的两天,我整天都蹲在楼下小卖部里面。好在我经常在这里买方便面,跟里面的美女营业员关系比较好,让他调到本地台,一分一秒都不停地盯着。

我十分害怕,很怕那个疯女人会报警。

不过两天过去后,本地电视台的新闻上,并没有播放类似的新闻,城里每一家的报纸上,更加没有这样的信息。

我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疑惑。

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那个女在被我欺凌之后还那么强势,肯定是一个女强人。像她那样的女人,要是闹出了这样的丑闻,自己也肯定不会好过。

自我安慰了一番,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彻底的落了地。

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我的心思也一下子活络了起来。既然不会被抓进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活下去。

回到出租屋,拿出大三时买回来的二手笔记本,准备上招聘网站看看。

“叩叩叩!”

正在我看着开机画面长达三分钟之久,直恨不得把电脑摔了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我愣了一下,自从毕业之后,我就没有主动联系过以前的同学了,也没有交过朋友。至于我爸妈,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我根本就没有告诉过他们我的地址。

虽然奇怪,但我还是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可是,我这才刚刚把门打开了一条缝而已,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间就把门给撞开。连同我本人,也被撞飞了。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见到有两个身穿警服的人,冲了进来。

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其中一个扣住了双手,狠狠地按在了地上。

“长官,抓到了!”紧接着,就看到另外一个人,拿出了一个对讲机,神情严肃地回报着。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一愣,而后点了点头,最后,他转头看向了我。

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长这么大,我连架都没有打过,更别提现在被警察给绑住了。

我的心里还在害怕,突然闯进来的警察,是不是意味着我前几天做的事情穿帮了?虽然电视上没有报导,但是那个娘们儿还是报了警了?

我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瑟瑟发抖地看着那个拿对讲机的警察。

“先打一顿!”我刚向那警察,那警察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到。

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正常人听到这话肯定是会要发火的。

但是我不是正常人啊,我的心里很虚,几天前的一幕在这一刻快速地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面,我双手双脚都是软的。

“兄弟,对不住了!”那个扣住我的警察一把把我抓了起来,让我意外的是,他居然先是向我道歉,“就做做样子,你忍着点!”

说完,抬手就照着我的眼睛打了过来。

吃了一拳,不痛,只觉得眼睛胀得厉害,好像快要爆掉了似的,金光直冒。不用照镜子,我就知道我的眼睛周围肯定是被打肿了。

紧接着,那个拿对讲机的人又汇报了什么,不过我没有听到对讲机里的话,只知道被那两个警察给架走了。

下楼的时候,楼下已经站了很多人了。对着我指指点点。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脸已经丢进了,脸上红红了,根本就不敢抬头,直想找条缝钻进去。

我被塞进了警车,很快,我就被带到了不远处的一间派出所。

那两个警察架着我,直接把我带到了昏暗的审问室里。

房间里面漆黑一片,霉味里面甚至还夹杂着一丝丝的血腥味,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腿在发软了。

很快,我被其中一警察按到了凳子上,刚坐下来,就有一道光打在了我的脸上。突然而又强烈的光芒,让我眼前一片漆黑,眼睛刺多。

好久之后,才适应了这个光亮。

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情景。我的心脏狠狠地一跳。

如果说被两个警察抓住,我的心里是在发虚,是在害怕。那么现在,萦绕在我心头是恐惧,深深的恐惧。我觉得自己仿佛是看到了神话传说蜷缩在深渊的怪物一般。

这一刻,我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不那么顺畅了。

在我的眼前,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笔挺修身职业装的女人。而她,就是前几天被我强的那个女人!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难怪她口口声声说能够找人把我给弄死。

“你要找的人,我替你找到了。怎么样,满意吗?”这时,一个声音又传了出来。这时我才看到,这个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说话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的双眼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眼睛里面是一副不可言状的,男人跟女人都懂的光芒。

也难怪,这个女人虽然穿上了衣服,可是却让她的身材越加的显得完美。要不是我对她做过亏心事,现在又处在这样一个地步,我也会那么看。

“谢谢!”那个女人也没有在意中年男人的目光,“让我跟他单独谈谈!”

那男人也不犹豫,立刻点头,招呼那两个警察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我的双手,已经被一副手拷反扣在凳子的靠背上面,动弹不得。又看到那女人冰冷,狰狞的目光,心里更加害怕。

我听说过很多关于警局审讯的‘传说’,在电视里也见过那种残酷的画面。现在满脑子都是那种情景。

“你,你想干嘛?”最终,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颤抖地向那个女人问道。我觉得接下来,她就算是杀了我,估计也没有什么问题。

“啪!”

然而让我出乎意料的是,她的手一甩,竟然甩出了一叠资料。

那叠资料正好落在我的跟前,看到展开的几页,我吓了一大跳。这份资料竟然是我放在人才市场里面的档案。

难不成是想要毁尸灭迹,把我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我当时什么都不懂,脑子也乱。现在想来,要真是我想的那样,哪有那么容易做到?

“社会心理与心理治疗本科文凭?”那女人却朝着我笑了笑。

看到那笑容,我心里咯噔一跳。明明她是在笑,但是我觉得那笑容里面似乎是有毒,她笑得越开心,我越是觉得心里发毛。

不过我还是本能的点了点头。

“很好!”得到我的肯定,她笑得更开心了。自然我觉得更加的害怕。那笑容,跟我在电视里面见到的变态杀人狂的表情没有什么两样。

紧接着,她的手又是一甩,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红本子,跟我大学时的学生证差不多大小。

而后,她又从衣服拿出了一叠便利贴,撕下一张,写了些什么,贴在那小红本上,一齐扔到了我的面前。“明天去这个地方报道。”

这时,她走到我的跟前,猛地扯住了我的衣领。她的眼晴里面,完全没有几日前那种柔弱,很强势,很凶狠,“你要是敢不来,后果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冷笑一声,她头也不回也了审讯室。

接下来,我想像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并没有被抓到牢房里面。那个中年人找我谈了一会儿,问了我跟那女人是什么关系之后,就放我离开了。

我跟那女孩是什么关系?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只能瞎扯淡糊弄过去。

回到出租房,看着那小红本以及小红本上的便利贴,我思绪万千。

那小红本果然就跟我的学生证差不多,上面要贴一寸的证件照,还有几行是填出生年月什么的,应该也是证件。但具体是什么证件,我看不出来。

至于那地址,写的是‘红叶路101号!’

红叶路101号,我在这里读了四年大学,工作了这么久,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觉得异常的古怪,可是一想到那个女人的手段,我的心脏就跳得厉害。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我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她那种笑里藏刀的表情,还有她的人脉,都让我不敢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管他的,她真要弄死我,早就有机会了,还用搞这么多?”一直到半夜两三点,我才睡了下去。

第二天,我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去地址上的地方。

当我坐上车,报了地址的时候,司机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出租车开了个把小时,已经出了城区,到了一个十分远的荒郊野外,人烟稀少,低矮的树木与杂乱的草一路上到处都是。

就当我以为那个司机要把我带到哪个没有人的地方绑架我的时候,车终于停了下。

我坐在车上,看着眼前所见到的一切,目瞪口呆。

在我的眼前,是一个占地十分广的建筑群,水泥围墙高达好几米,我抬头看去,只能牛二以有几栋同样是没有经过粉刷的水泥矮楼的楼顶,越过了高墙。

“红叶女子监狱!”而在大门口,则写了这么几个字!

 关注【 清纯书屋 】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女子监狱里的男医生》,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