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正文

《逆袭人生》丁小根热门推荐《逆袭人生》全文无广告

2018-09-18 09:50:48来源:
第1章:小娘

二洞子村,一个存在于连绵大山之中的村落,沿着村里唯一一条泥泞小路走到尽头,就是木匠丁老根的家。

丁老根的徒弟兼养子,丁小根,正激动的趴在自家窗台外面,悄悄往里面看去。

若是有人经过,一定能看到他裤裆里那个放肆膨胀的东西。

而此时在屋里的土炕上,丁老根正得意洋洋的坐在那,左手拿着一个紫砂壶,右手则是放在一个少女的头上,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

那少女名叫严蕊,是丁老根花五千块买来的婆娘,也是丁小根的后娘,因为年龄不过十八九岁,平时丁小根都叫他小娘。

此时这女人正蹲在地上,头则是埋在丁老根两腿间前后摆动。

丁小根调整了一下偷看的角度,看着小娘俏丽的侧脸,还有鼓鼓的小嘴,心脏砰砰狂跳,同时忍不住把手伸进裤子里,带着羡慕嫉妒恨的咬牙切齿:“我这小娘还真放的开,竟然肯这样伺候那个老家伙!”

严蕊全然不知外面有人偷看,一边卖着力气,圆滚滚的小屁股也不停摆动着,而她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扒拉开了,除了一片雪白,还能看到两团规模宏大的柔软。

丁老根的手很快被严蕊主动拽着塞到胸口衣服里,外面的丁小根看着自己爹毫不客气的大力抓着,一阵阵心疼。

“这老家伙,咋也不知道轻点,以后你死了,我还咋用!”

当然,在自己这个师傅兼养父没死之前,丁小根还是只能趴在窗台这里眼巴巴的看着。

眼见着严蕊已经迫不及待的将丁老根推倒在土炕上,并且快速的脱鞋骑了上去。

“高点……再高点……”

丁小根看着少女撅着腚将自己裙子提起来,激动的直哆嗦,尤其是在少女扭动纤细腰肢将那个小三角拉下来的时候,更是瞬间点燃了他最为原始的欲望。

可俩人也不知道怎么的,眼看着球门和球都尽在眼前了,可就是进不去。

“这老家伙咋这没用,这要是换了我,早就让小娘爽的飞上天了!”

丁小根看的那叫一个心急啊,一个劲儿的拍着自己大腿,都拍红了。

就在丁小根眼巴巴瞅着的时候,让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丁老根那东西在严蕊白嫩的圆臀上蹭了蹭,竟是猛然一哆嗦,然后喘着粗气瘫在了炕上。

结束了?!

丁小根都傻眼了,这老头也太不中用了吧,还真的只是蹭蹭不进去?

“你再试一下行不行?我不让你动,我自己来。”

严蕊有些不甘心,骑在了丁老根身上,用软软的前胸蹭了蹭丁老根那软绵绵的毛毛虫。

结果回应她的是一阵鼾声,这老家伙自己爽完后竟然就睡着了!

丁小根看着自己小娘脸上的哀怨和失落,不禁替她感到悲哀。

可就在他摇摇头打算离去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血液再度沸腾,下身几乎要涨到爆炸!

屋子里,没有得到满足的严蕊此时竟是躺在炕上,双腿抬高大大张开,一双纤细玉手在自己娇软的身子上不断游走,片刻之后,缓缓下滑。

伴随着一声声媚意十足的低吟,严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迷离撩人,丁小根瞬间呼吸急促粗重,浑身都开始难受起来。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严蕊迷倒了不可,更别说丁小根这个初哥了。

虽然严蕊手指纤细,伴随着女人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啼叫,丁小根的体内的洪荒之力也快要爆发了。

他娘的,真刺激!

严蕊躺在炕上喘息了一阵,然后起身拿了张纸擦了擦,看了一眼旁边睡成死猪一样的丁老根,她无奈的叹息一声,拉了灯绳,屋里瞬间一片漆黑。

好戏结束,丁小根意犹未尽的缩回了脑袋。

他现在一想到丁老根那个没用的老家伙,竟然霸占了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女还无法满足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但丁老根整天在家,顶多出去喝顿酒打打麻将就回来,难道要在他眼皮子底下挖墙角?

更何况这俩人一个是他的养父,一个是他的小娘。

一念及此,丁小根无奈的叹息一声。

……

第二天,丁小根一大早就起来了,清理院子,劈柴烧饭,这些都是他这个养子要干的活。

说起丁老根这个养父,从来就没照顾过丁小根,几年前他是看中身为孤儿的丁小根好欺负,想让他来家里当个免费的劳力。

进了丁家有几年了,丁小根每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牛多,而且丁老根身为木匠,却一点手艺不肯传给他。

村里人都说丁小根太傻,平日里大家都叫他憨儿,可有谁知道丁小根不肯离开,是因为自己这个天仙似得小娘,还有这番好景色。

丁老根手里拎着紫砂壶,施施然的来到院子里,瞥了一眼丁小很,道:“憨儿,村长那边叫我去喝酒,一会儿把老子炕上那床单洗了。”

“好。”

丁小根愣头愣脑的答应一声,然后转身就去了屋子里。

等他来到屋里,见小娘正站在落地镜前摆弄自己的长发,因为刚起床,她还没换下身上的睡裙。

这睡裙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小娘这么一弯腰去拿桌子上的梳子,丁小根猛然瞪大眼睛,他看到了无限好的风景。

小娘的裙下竟然是真空的!

丁小根站在严蕊后面,这女人本来屁股就又圆又翘,此时这么一撅,里面的一切都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丁小根顿时呼吸急促了起来。

严蕊此时的撩人姿态,简直就是诱人犯罪啊!

本来昨晚就憋了一晚上,早上男人本能的升旗反应也还没有完全消下去,丁小根忍不住了,虽然明知面前女人是他的小娘,却也鬼使神差一般的伸出大手,朝着那片白嫩抓去。

第2章:洗澡

“憨儿,你看啥呢!”

严蕊忽然骂了一句。

其实刚才丁小根刚从外面进来,她就看见镜子里的倒影了,只是看着这小子一直傻乎乎盯着自己,觉得还挺有趣。

可是见到他竟然越凑越近,便急忙喝止了。

丁小根也瞬间反应过来,憨憨的笑道:“小娘,爹说让我把床单拿去洗了,我看着这也不脏啊。”

听到这话,严蕊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一双美目悄悄看了看炕单上的一小片痕迹,模样变得很是娇羞,那是她昨晚躺着的地方,没想到会留下一副地图。

丁小根自然也看到了那片痕迹,虽然经过一晚上的风干,可上面还有一丝咸腥的味道。

看来昨晚这女人的两根手指,也未必能让她满意啊。

看来这女人还得有个像自己一样的壮劳力来征服,狠狠搞一次,她就能老实下来了。

丁小根正在出神,却听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他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满脸的不可思议。

因为严蕊已经将身上的睡裙脱下来,雪白娇嫩的身子就这样一丝不挂,而且她毫不遮掩的走向了丁小根。

丁小根咋也没想到自己洗个炕单,还能有这样的福利,不禁瞪大眼睛使劲儿盯着严蕊洁白无瑕的身子。

严蕊本要去衣柜里拿衣服洗澡,一抬头见到丁小根盯着自己都不眨眼了,轻蔑的一笑:“没想到你个傻子也知道看女人,咋样,小娘我好看吗?”

说着话,严蕊还转了个圈,前后两面都被丁小根看了个齐全,随着随着她咯咯直笑,那两座规模宏大的饱满也是颤巍巍的抖动。

丁小根咽了一下口水,眼睛直直的说道:“好看,真好看!”

“给你个竹竿你还真往上爬了,一个憨儿哪里知道什么叫好看!”

严蕊娇嗔的白了丁小根一眼,不过心里却美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没人夸过她美了,丁老根又是个不会哄人的主,除了打麻将完全顾不上其他,哪里会哄她。

没想到这个憨儿倒是会说点话,而且身子也壮,就是可惜脑子有点问题。

严蕊想到这里不仅叹息一声,同情的看向丁小根。

丁小根见到她同情的眼神,不禁心中一动,嘿笑道:“小娘,我脑子憨,身体可不憨!”

说着,丁小根气沉丹田,控制着自己的家伙动了动。

严蕊这个极致诱惑摆在面前,他早就有了反应,身上穿的花裤衩子被高高顶起来,颇具规模。

严蕊瞥了一眼,顿时惊讶无比,一个憨儿竟然有这样大的家伙?

“呵!一个憨儿得意啥,说不定银枪腊头的东西!”

严蕊看着丁小根那高高鼓起的帐篷,俏脸上满是红霞,心中荡漾,嘴上却依然不肯认输。

男人最忌讳被人说不行,更何况还是一个如此诱惑的女人,丁小根听到严蕊的话后,腰身朝前一挺,不服气的说道:“小娘你要不要试试?”

谁想还没等严蕊答话,那个穿了几年的花裤衩子被丁小根最后这一挺腰,嗤啦一声,竟然被顶出个洞来。

“啊!”

严蕊下意识的捂住眼睛:“憨儿,你在干啥!”

丁小根也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连忙用手朝下一捂:“小娘……我……我不是的……”

严蕊虽然捂着眼睛,可是手指悄悄的留出了一丝缝隙,看着丁小根那活儿暗自咋舌:这家伙是驴投胎的吗?咋这样大!

而且,好像还是弯弯的。

丁小根也不好继续待下去了,抱着炕单去自己屋里换裤子去了。

严蕊见到那宝贝走了,心里倒是也有些空落落的,不过她很快清醒过来,看着丁小根的屋子,笑了一声。

“憨子就是憨子,可惜了那么一个大宝贝。”

摇摇头,从衣柜里拿出两件衣服去洗澡了。

农村的浴室都是那种露天的,三面围墙,一面是破烂的木门。

门上满是小窟窿,人趴在外面就能清楚看到里面的动静。

丁小根坐在板凳上洗着炕单,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心里不禁有些蠢蠢欲动。

他看出来自己的这个小娘其实也是有些渴望男人的,就是抹不开面子,放不下身段来,如果自己主动一些……

一念及此,丁小根本来安静的东西又开始慢慢抬头了,还不停朝着浴室方向跳动,好像是在引导他一样。

“他娘的,大男人怎么能这样没出息!”

丁小根暗骂自己一声,立马丢下搓衣板跑过去趴到了门上。

浴室中,严蕊正光溜溜的坐在一个凳子上,然后从旁边水桶里弄起一瓢水,缓缓从脖颈往下一浇。

那水流迅速分成三道,其中两道流经那傲人的山峰,然后变成了瀑布流了下来。

第三道则是穿过山峰间深深的峡谷,流向了严蕊的神秘地带。

丁小根瞪大眼睛看着,不停的舔嘴唇,没想到这个女人洗个澡竟也是如此的撩人,看的他火热无比。

严蕊不知道门外有人偷看,小脸没由来的红了,随后她闭上眼睛,猛地深呼一口气。

流经她三角地带的水,竟是被她硬生生吸进了肚子里!

丁小根也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自家这个小娘竟然有这样的绝技,别说丁老根了,就算是自己怕是他娘的也受不住啊!

哗啦啦。

水被严蕊重新释放出来,她脸上却带着失落和无奈,毕竟本领再好,无处施展也是白费。

做完这事儿后,严蕊拿起毛巾起身擦干。

丁小根正沉浸在震惊之中呢,没想到一不留神这女人已经把小三角都穿上了,他知道这次没机会了,只能快速的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严蕊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了,丁小根本以为看过这女人光腚的模样,就不会对她穿着衣服时抱有兴趣了。

谁想无意中摇头一看,惊觉这女人半遮半漏才是最诱人的。

只见严蕊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很低,能隐约看到里面一抹雪白的幽深沟渠,还有一对完美的半圆弧。

她的下半身则是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的原因,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形效果,将严蕊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出来,那块三角区域也非常明显,看上去鼓鼓的。

丁小根看的心头火热,眼睛更是一眨不眨,模样十分的憨傻,让严蕊忍不住轻笑一声凑过来,还蹲在了他面前,把一条刚换下来的小三角丢过去:“憨儿,给我洗了。

第3章:有理?

丁小根看着怀里那条小三角,忍不住拿起来,心说赚女人钱就是容易,两根绳拴着一块布就能做裤衩子了?

“小娘,你这裤衩子旁边都没布了,是不是坏了?”

丁小根憨笑道。

严蕊被他这话逗得笑出声,蹲在那花枝乱颤的,因为她没穿罩子,领口又偏低,里面的俩玩意儿抖动的跟要跳出来一样。

丁小根看的正带劲,却见严蕊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憨儿啊,以后出去可别说这么丢人的话,人家这内裤就这样的,知道不?”

“就这样?那也太坑人了,这连腚也包不住吧?小娘你要是穿上,岂不是会被人看了便宜去?我以后要是有了女人,可不能让她穿这样的东西。

不!我会让她整天下不了炕,到时候天天让她在炕上舒舒坦坦的。”

丁小根憨傻的挠挠头。

严蕊却翻了个白眼:“哪个男人跟你似得,整天就知道盯着女人的腚,不过憨儿你知道想女人这是好事儿,回头我看到合适闺女也给你说合一下,不过你可别嘴上说的甜,到炕上却不中用。”

说着话,严蕊似乎是想起了丁老根,不禁幽幽叹息了一声。

丁小根听了严蕊的话,不服气的站起来:“小娘还不相信我是吧,之前都也见过了,不信你来试试?”

刚才破洞的花裤衩已经被丁小根换下来了,现在穿着的是一条粗布裤子,虽然有裤带的束缚,却依然出现了一个大鼓包。

平日里严蕊见得都是丁老根那个毛毛虫,现在见丁小根的隔着裤子都比她男人的厉害,心顿时狂跳了起来。

反正这丁小根也是个傻子,肯定不会出去乱说,老娘吃不到摸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严蕊一脸火热的伸手过去,嘴里还说着:“哼,你这个憨儿,别不是往里面塞了棉花才这么大的吧?,要是你这个憨儿敢骗我,老娘我一定要你好……好大!”

丁小根是个血气方刚的初哥,家伙被严蕊攥住,虽然隔着裤子,却也让他血脉喷张,变得十分滚烫,更加膨胀了几分。

我的老天!

严蕊惊叫一声,她发现自己一只手竟是抓不住了,这恐怖的触感让她忍不住说道:“憨儿,我看你也别叫丁小根了,干脆叫丁驴根算了!以后这要是谁家女人跟了你,还不得被你弄丢半条命去?”

这东西实在是太夸张了,比丁老根的不知道大出几倍去,严蕊光是小手抓在上面就觉得浑身燥热,双腿已经不自觉的摩擦了起来,让她一阵阵面红耳赤。

丁小根嘿嘿憨笑:“会不会要人命我还真不知道,这种事儿要试过才知道,要不……小娘你来试试?”

说着话,丁小根还动了动,甚至悄悄解开了裤带子。

“不行不行,这青天白日的哪能做这种事,要是被人看见或者你爹回来了,咱俩不得被浸猪笼啊?”

严蕊好像触电似得松开了手,不停的拒绝,可眼睛却死死盯着丁小根那里。

丁小根面带坏笑:“青天白日不能做,那晚上没人的时候,咱俩是不是就能一起做了?”

“别……别瞎说!”

严蕊面带慌乱的呵斥一声,只是这话怎么想都有点口是心非的意思。

丁小根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女人心里那道坎一时半会儿还迈不过去,反正以后整天住在一起,有的是机会调教。

严蕊也觉得再跟丁小根待下去可能会出事儿,赶忙说道:“憨儿你这几件衣服洗好了是吧,我晾起来去。”

说着,严蕊抱着一盆衣服跑到了晾衣绳下面。

丁小根见到这女人被吓跑了,不禁咧嘴坏笑,不过下一秒他就发现了更好的风景。

严蕊弯腰从水盆里拿衣服的时候,屁股翘的老高,从丁小根的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包裹在打底裤中的圆润,以及那两腿之间的凹陷。

丁小根一个劲儿的咽口水,他在想如果从后面抱住女人的细腰,然后对着那两瓣圆润……那该有多刺激?

娘的,这女人果然是人间极品!

给丁老根这种没用的家伙真是太浪费了!

丁小根心中暗骂着,却见严蕊已经起身,垫着脚尖举着双手想要将衣服挂上晾衣绳子,结果她身高不够,连续蹦了两下都没能挂上去。

“小娘,我来帮你吧。”

丁小根快步走了过去,站在严蕊身后想要帮忙挂上衣服。

谁想严蕊无意中往后退了一步,她的屁股顶上了丁小根的小腹处,可此时丁小根那里还在抬头状态。

于是好巧不巧的,丁小根的那东西被严蕊的腿根夹住了。

柔软而富有弹性,带着温热,在被夹住的瞬间,一阵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丁小根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大叫好爽!

严蕊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愣了两秒钟,才惊慌失措的扭头看去,发现丁小根脸上带着激动,甚至还抓着她的腰开始轻轻磨蹭,顿时吓坏了。

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丁小根,可身子刚刚一动,丁小根那弯弯的玩意儿竟然又大了几分,直接顶到了她上面去。

哼哼……

严蕊感觉一阵滚烫,却还是奋力的推开了丁小根,骂道:“憨儿,你个狗东西疯了吧,我的屁股你也敢顶?”

丁小根很无辜,脸上也带着憨憨的模样:“小娘,我是过来帮你晾衣服的。”

严蕊看着丁小根将衣服搭在绳子上,心中虽然气恼,却也无奈,谁叫这小子是个憨儿呢,只能狠狠瞪了丁小根一眼,转身回屋子里去了。

看着她离开,丁小根不禁咂吧了一下嘴,这不对啊,刚才明明还上手摸我呢,咋这会儿反应如此之大?

而严蕊在跑进屋子里之后,也是一阵阵面红耳赤,小心脏狂跳:“这个该死的憨儿,咋那么硬,顶死我了!”

说着话,严蕊坐在炕上分开双腿看了一眼,屁股那里已经有了一大块地图。

丁小根还不知道严蕊比他更加激动,坐在小板凳上把那条小三角也洗了。

他刚忙活完,准备装傻充愣的拿着小三角进屋去邀功,丁老根却晃晃悠悠的回来了,满身酒气,见到丁小根就骂:“憨儿!给老子过来,今天老子要考考你的本事,要是不及格,你他娘的就滚出我家去吧!”

关注【 清纯书屋 】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逆袭人生》,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