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正文

精选乡村《一步之遥》最新连载《一步之遥》在线阅读

2018-09-14 10:00:54来源:
第一卷第001章

三里沟村,依山傍水,风景秀丽。

紧靠山头的一家农户里,房间中传出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声音:“小北,你去果园里瞅瞅,别让人偷了咱的果子。”

“干爹,咱家的苹果,现在只有核桃那么大,根本就不能吃,谁会偷呢,这大热天儿的我不想去。”

另一个房间里,传出了刘小北的回答声,听声音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小伙子。

这两天天热,果园的小屋里还没有通电,电风扇都没有,所以中午他回来午休,现在睡得正香。

“让你去你就去,怎么这么多废话,万一牛啊,羊啊的进了果园,糟践了果子怎么办?”中年汉子刘大海有些气急了。

刘大海之所以大热天儿的,要把刘小北从家里撵到果园,是因为午休的时候,他忍不住摸了几把老婆,结果,把老婆的胃口给吊起来了,让他现在就要满足她。

但是,干儿子刘小北回到了家里住,这个有刘小北在实在是不方便。

听到刘大海生气了,刘小北虽然不愿意,还是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拿了一把扇子,一边不停的扇着,出了房间,对着刘大海的房间喊了一声:“那我去了干爹。”

说完便出了小院,他心中虽然不高兴,这是刘大海的话是要听的,大不了回到果园继续睡,热点就热点吧,那里才是他弄常住处。

刘大海一只从窗口看着刘小北离开。

看到他出了院子,第一时间就跑出了房间,把院里的栅栏门上了锁,快步的跑回了房间,看着床上的老婆,嘿嘿的笑着说道:“这一下,咱俩可以好好弄了。”

“你个老色鬼,大中午的就摸我,让我都湿了,害得还要把小北赶出去。”刘大海老婆,赵香琴说道。

“怎么了?心疼了,虽然是干儿子,但是你也是他妈,可别动别的念头。”刘大海说道。

他这老婆他可是清楚的很,虽然平时不说话,但是骚着呢,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折腾,他这身子骨都感觉快招架不住了,他很担心,一旦满足不了这娘们,她会不会去找别人。

“琢磨什么呢。”赵香琴给了刘大海一个白眼:“他可是我十岁那年就开始带大的,能不心疼吗?再说了,我也不能生养,以后还等着他给我们养老送终呢。”

“嘿嘿嘿……不说这些了,我们办正事。”刘大海一边说着已经爬到了床上,两只大手伸进了赵小琴的衣服里面揉捏着。

很快赵香琴就受不了了,半咬着嘴唇,嘴里发出了嗯嗯的呻吟……

刘小北向着村外的果园走去,一边走想抽支烟,一摸口袋半包大前门,丢在了家里的床上。

于是又返回去去拿。

回到院门口的时候,却是发现栅栏门锁了,他顿时心中疑惑,这么一会儿时间,干爹干妈应该在家里呀?

怎么门锁了?

难道是下地了?

不过想想也不,这大热天儿的,应该也不会下地呀。

就在这时,房间里干妈赵香琴,啊……啊……嗯……嗯的叫声。

刘小北更疑惑,干妈明明在家,怎么院门锁了?

而且听到干妈的声音,更担心,干妈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病了?

于是忙大声对着院子里喊:“干妈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房间的叫声噶然而止。

房间里一丝不挂的赵香琴,此时正在被刘大海压在身下,她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来。

刘大海,此时是气不打一处来,停止了动作,没好气的对着窗外喊道:“你小子怎么又回来了?”

“我烟丢了。”

刘小北说道:“而且我刚刚听到干妈叫,是不是不舒服了?”

“是啊,你干妈肚子疼?”

刘大海说道:“正忙着照顾她呢,你别添乱,赶快去果园,烟没了到你桂花婶的小卖部,重新买一包。”

“哦,好吧,我干妈那里不用我帮忙吧?”刘小北说道。

“不用。”刘大海还更气了:“我一个人能搞定,别磨叽了,赶快去。”

刘小北撇撇嘴转身离开,走出了几步?顿时眼睛瞪得老大,好像才反应过来干爸和干妈现在在做什么?

“我勒个去,干爸和干妈,大白天的不会是做那种事吧?”他惊呼一声。

而且回想刚刚干妈的叫声,他越想越觉得这不像是肚子疼,像是在二胖家放光盘的时候,听到女人做那种事的叫声。

想到这里,刘小北基本确定了,顿时又有些意动,心里叨咕着:“要不要回去听听?”

但是下一刻,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干妈平时很疼他的,去偷听干妈做那种事,这个有点儿太那啥了。

于是他就放弃了。

去往桂花婶家的小卖部。

距离并不太远,十几分钟,刘小北赶到了小卖部,却是发现,小卖部里没有人。

“桂花婶,桂花婶,我卖包烟。”他对着里院喊道。

王桂花的小卖部,里面还挎着一个里院,小卖部是王桂花做生意的地方,里面则是她住的地方。

王桂花是个寡妇,没了男人,没了经济来源,又开了一个小卖部,在村里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

再加之王桂花长得漂亮,村里的一些男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找个借口到这里买点东西,瞅王桂花两眼,如果有机会借机揩点油。

第一卷第002章

“是小北吧?”

里面院子里传来了王桂花好听的声音。

“是我啊,桂花婶子,我买包烟。”刘小北回答。

“你稍等一下,我在厕所呢,马上就好。”王桂花说道。

“好,我不急,我等你。”刘小北说道:“不过我自己先拿包烟,先抽着,等你出来我再付钱。”

“好。”王桂花回答。

王桂花很信得过刘小北,甚至她有时候去进货,还让刘小北看过店,刘小北以前买烟的时候,也都是自己动手拿,所以,刘小北在这里才这么随便。

他到柜台里面,拿了一包大前门,撕开烟盒,弹了一支烟出来,点上一边悠然的抽着,一边等王桂花出来。

可是是等了过几分钟,王桂花也没出来,他正疑惑,王桂花的喊声传了过来:“小北呀,你得帮我一个忙。”

刘小北顿时疑惑了,桂花婶可是上厕所呢,让自己帮啥忙?

刘小北走向里面的院子,对着厕所问道:“桂花婶子,让我帮啥忙啊?”

“我上厕所,没想到大姨妈来了,没带卫生巾过来,帮我拿过来一下哈,在房间桌子上我的包包里。”王桂花说道。

“呃。”

刘小北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帮忙是做这种事?

说了一声:“桂花婶子,你等一下哈,我帮你去拿。”

一边说着跑去了王桂花的房间,好找半天才找到王桂花所说的包包,从里面翻找出了卫生巾,拿了一叠出来,跑到了厕所门口,对着里面说道:“桂花婶子,我扔进去了,你接着点。”

“别扔进来呀,万一我接不住,掉地上弄脏了。”王桂花忙说道:“你给我拿进来吧。”

“呃。”

刘小北有点懵:“咳咳咳……桂花婶子,可是你在上厕所,这个不方便呀?”

“你个愣头小子,你不会闭着眼呀,我信你,你不会偷看的。”王桂花说道。

一边说着,王桂花自己在厕所里还偷笑。

事实上,她根本没来什么大姨妈,只不过就是找个借口,挑.逗挑.逗刘小北。

她一个寡妇,守寡好几年,弄子难熬的要命,尤其到了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有时候会忍不住,把手伸向下面。

但是不解渴。

村子里她暗中也有几个相好,但是刘小北这种鲜嫩的小男人,她更感兴趣,所以一直在找机会是不是能够把刘小北勾引到床上,这想想她就很兴奋。

所以平时刘小北走的很近,有时候还让刘小北帮她看店啥的。

今天大热天的,中午也没客人来,刚好刘小北过来了,她就灵机一动,想起了这么一计。

在她想来,刘小北十八.九岁的年纪,在她这种熟.妇的勾引下,那还不是水到渠成?

“要……要送进去吗?”

刘小北还有些紧张,虽然男人女人那点事他也有所了解,但是,也就是偶尔想想,还没经过人事的他,想想可以,真动起真格的了还有些胆怯。

“是啊,快给我送过来,我腿都蹲麻了,而且一会儿有客人过来买东西,该误会了。”王桂花说道。

“好……好吧。”

刘小北答应着,拿着卫生巾送到厕所里,很老实的闭上了眼睛,并且说着:“我会闭着眼,不会偷看的。”

进到厕所,刘小北感觉到了,手中的卫生巾,被王桂花拿在手中,就要转身出厕所。

这是王桂花非常悄悄的声音说道:“小北,你就不想看看女人长得什么样子吗?”

“啊!”

刘小北被吓了一跳,像受惊的耗子一般,蹿出了厕所。

在厕所外站定,才是睁开眼睛,喘着粗气,说道:“桂花婶子我还有事忙,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

王桂花从厕所里出来,望着刘小北跑远了的背影,妩媚的一笑说道:“小兔崽子,咱们走着瞧,不把你弄上老娘的床,我不叫王桂花。”

她看得出来,刘小北虽然跑了,但是那紧张的样,明显是心里头波动。

只要心动了,那就甭想收回来。

王桂花对她的美貌有信心,三里河村,只要她愿意勾引,哪个男人能够逃了他的手掌心?

而且刘小北人长得又帅气,这样的小男人,她要是不吃上两口,岂不是太吃亏了。

刘小北跑出了老远,才放慢了脚步。

又摸出了一支烟续上,一边抽溜达出村,心中则是想着刚刚发生的事。

事情出的有点突然,他确实被惊了一下,但是现在仔细想想,忍不住开始鄙视自己,自言自语,叨姑骂道:“刘小北呀,刘小北,你tmd胆子怎么这么小?平时不是想着要弄女人尝尝啥滋味吗?我今天突然被一个老娘们给吓跑了?”

越想他越后悔,不过片刻后,他又乐了,琢磨明白了一件事情,王桂花这个娘们可以弄!

今天弄得这一出,不正是表明,她对自己有意思吗?

那既然这样,今天的机会错过了,以后也有机会。

想明白了这一点,刘小北顿时心情变得很好。

打着口哨,一路出了村子,向着果园自己的小破屋走去。

果园的小破屋在半山腰,距离村子,大约有半里地的样子。

一路上刘小北都是在有树荫的地方绕着走,要不然天上毒辣的太阳暴晒,皮估计都要脱一层。

即便是这样,还被热了一头汗,即便是一边走,一边扇着扇子,起的作用也微乎其微。

而且刘小北也口渴的不行,着急赶到果园。

果园里可是有一口老井,新打上来的老井水,喝下去那简直是太饥渴了。

不过当他赶到果园的时候,立刻发觉有不对的地方。

第一卷第003章

整个果园,是用篱笆墙围着的,只有在中间位置有一道栅栏门。

还记得走的时候,栅栏门明明的关的很好,但现在栅栏门半开着?

刘小北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有人进了果园。

“难道真被干爹说中了?只有核桃大的果子也有人偷?”刘小北琢磨着。

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他轻手轻脚的进了果园,四下乱瞅,寻找偷果子的贼。

这片果园不小,占地有四五亩地呢。

刘小北伏低的身子,四下的看,上面被苹果树的枝叶阻挡,也就下面视野最宽阔。

他一边看一边向前走,但是一直也没有什么情况发现,就在快靠近他小屋的时候,他突然站住了。

隐隐约约听到小屋里传出来动静?

“什么情况?”这是刘小北的第一个想法。

之后开始竖起耳朵倾听,静下心神,他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嗯……受不了……啊……”的声音传来。

刘小北顿时脸色变得很精彩,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句:“卧槽,这尼玛,怎么又是大白天做这种事?”

骂完他就马不停蹄的,向着小屋靠过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刘小北偷偷摸摸的摸了过去,抽到了小屋的窗户前,向里面观望。

顿时看到了房间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是村长老婆王莲花,另一个则是人高马大,壮的像一头牛的杀猪汉张二楞。

王莲花长得挺漂亮的,大约30多岁,比村长赵大星,足足小20来岁。

此时的王莲花,仰倒在床上,她上身的衣服虽然有些凌乱,好像是被人摸过了。

夏天衣服穿的薄,刘小北看到了,她衣服下面高高的两坨肉,把衣服顶的老高。

不过这些,刘小北只是扫了一眼,又开始关注更吸引人的。

王莲花下.身穿的是裙子,此时她的裙子被赵二愣撩了起来,双腿被分开。

赵二愣的大脑袋,埋在她的双腿之间。

王莲花半咬着嘴唇,好看的眉头蹙着,一副极力忍着的样子,但是很快,好像就有点不好,咿咿呀呀的叫了起来,一边叫一边说道:“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快给我吧……”

刘小北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咕噜咽了一口口水。

而这一下动静有点大,正在房间里王莲花听到了动静,突然止住了喊声,看向窗口,顿时大惊失色,喊了一声:“谁?”

正在奋力添的赵二愣,也被吓得不轻,停止了动作,站起了身,也是向外面望去。

刘小北这下被吓得不轻,连这地方是自己的都忘记了,吓得转身就逃。

好像做贼心虚的是自己。

不过下一刻,人高马大的赵二愣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看到了刘小北,大喊一声:“小东西,你站住。”

一边喊着快步追了上来。

刘小北心中太着急,结果被一根树枝绊了一跤,一下子一个狗啃屎摔在地上,摔的他呲牙咧嘴,钻心的疼。

这时赵二愣追了上来,大脚丫子一下子踩在了刘小北的后背上,同时嘴里喊道:“小东西我看你还能跑得了。”

“赵二愣,你放开我,这是我家果园。”刘小北大喊了起来。

不过他的力气和赵二愣差多了,根本就动弹不得。

房间中的王莲花,可是被吓坏了,他是因为村长50多了,那方面根本就满足不了她,所以才和张二楞勾搭到一起。

她本来是亲眼见到了,刘小北今天是在家里睡的,所以才在中午的时间,约了赵二愣来果园的小屋解解渴。

但如果这件事让村长知道了,她可就完了,村长的儿子可是县里的一个小头头,手底下一帮人,打架闹事的事情可没少做。

她匆匆的穿上了,被赵二愣拔下来扔在一旁的内.裤,放下裙子,就匆匆忙忙的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见到赵二愣把刘小北踩到脚下,顿时生气的对着赵二愣说道:“二愣,你怎么这么对待小北,这事又不是他的错,是我们占了他的地方。”

“我怕这小崽子去告诉村长啊。”赵二愣说道。

这也是王莲花所担心的,她哀求了,看向了刘小北说道:“小北呀,婶子求你个事,这件事不要说出去好吗?婶子也是没有办法,你知道的,村长比我大20来岁,他那方面根本不行了,所以婶子一时没忍住,才和二愣干起了这事,我求求你别说出去好吗?”

王莲花一向是一个好脾气。

刘小北被人踩在脚下,本来是气的不行,但是现在听到王莲花这么一说,顿时就心软了,说道:“婶子,你们俩的事我也是无意碰到,我也不是爱扯舌.头的人,但是今天这事弄这么欺负我,这让我心里气不过。”

“二愣,快放开小北。”王莲花忙对着赵二愣喊道。

赵二愣放开了刘小北,却还是骂骂咧咧的说道:“小东西,我警告你,这件事如果你该说出去我打断你的腿。”

刘小北狠狠的瞪了赵二愣一眼,没说什么。

所以好汉不吃眼前亏,刘小北心里也明白,干架的话,三个他也干不过赵二愣,这孙子壮的跟牛似的,村里人说他最壮了,力气特别大,杀猪的话,两百多斤的大猪一个人就搞定了。

“小北,别听他的,他就是一个莽汉,你听婶子的,这件事不是婶子保密好吗?”王莲花给了赵二愣一个白眼对着刘小北说道。

刘小北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这件事他才不会想那些八卦的女人一样,到处乱说呢,即便是王莲花不嘱托他也没打算说出去。

毕竟他想想王莲花也确实挺可怜的,30多岁,长得又漂亮,这么水灵的女人,嫁给了村长那个糟老头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刘小北平时见到王莲花的时候就觉得她可怜。

“谢谢,你了小北。”王莲花再次感谢了一声,稍后说道:“那我们就走了,等以后婶子会买东西再谢谢你的。”

“买什么东西呀,那不得花钱啊。”一旁的赵二愣不开心的说道:“我看他敢说出去,如果他敢说出去的话,我就打断他的腿。”

“你个憨货,走,别添乱。”王莲花很少生气的,对着赵二愣头道,然后又歉意的看向刘小北说道:“小北,别搭理他,这种人脑子少根筋。”

然后她就拉扯着赵二愣,离开了果园。

刘小北看着两个人消失的背影,揉了揉被赵二愣踩的生疼的肩膀,心中顿时就是又气不打一处来,赵二愣太霸道了,这件事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错,他这么欺负人?

刘小北心里咽不下这口气,总琢磨着该怎么报仇出了这一口气。

想着想着他眼前一亮,和赵二愣干架干不过,可以带她女儿啊,这样不就报仇了?

想到这里,刘小北顿时心中豁然开朗。

赵二愣十多年前老婆就死了,给他留下了一个女儿,还是一个哑巴,虽然人生得挺漂亮的,但是确实不着赵二愣待见。

由于是一个哑巴也没读书,年龄和刘小北差不多大,赵二愣给她买了一群羊,让她在山上放羊。

刘小北现在就是想到了,到山上去欺负欺负那个哑巴,她也说不了什么,自己出气了,赵二愣吃了哑巴亏也不知道!

他越想越高兴,觉得这个办法很妙。

关注【 清纯书屋 】 这个微信公众号 关注后回复:《一步之遥》,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