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营销 > 正文

市场不买账 现金流危机成浩沙国际致命问题

2018-07-31 15:11:45来源:

最近,晋江运动品牌在资本市场上颇不平静。

国际做空机构对安踏、贵人鸟,以及这次主角——浩沙国际的下手,虽然充满恶意,且某些理由也站不住脚,但这些企业更要做到自身实力强硬,才能避免市值随之蒸发,否则的话,那些消失于历史中的运动品牌将是前车之鉴。

近一个月来,晋江系运动品牌过的颇不安宁。

先是在6月中旬,安踏、特步、361度等晋江运动品牌企业甚至包括非晋江系的李宁,都遭遇了国际做空机构GMT的做空,股价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回调,市面上也盛传“港股上市的国产运动品牌市值蒸发X百亿港元”的消息,吸引了无数眼球。

紧接着,在世界杯期间,另一家晋江系运动品牌出了问题,这一次是A股上市的贵人鸟。

6月14日,贵人鸟在一段横盘后砸了一个跌停。当时无论是市场还是行业,对这个跌停并不关注,因为自世界杯开幕后,随着利好炒作因素的释放,整个A股体育产业都出现了“跌停潮”,但随后,贵人鸟接连又收获了8个跌停,市值蒸发了一百多亿人民币。而截至目前,市面上尚未出现针对贵人鸟暴跌的足够合理的解释。

事情还未过去。6月29日,港股上市晋江系室内运动服饰制造商浩沙国际(02200.HK)股价崩盘,大跌86.19%,股价从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的2.100港元每股暴跌至0.290港元每股,称得上是“一日成仙”(注:港股市场将每股股价低于1港元的股票称为仙股)。在这种情况下,浩沙国际宣布临时紧急停牌。

做空与反做空

这一停牌就将近两周。7月11日,浩沙国际复牌,股价一度大涨近90%,达到了0.550港元每股。但就在复牌当天,浩沙国际也遭遇了安踏们曾经历过的命运,被做空机构做空。

在资本市场上臭名昭著的做空机构格劳克斯,其前创始人成立的Bonitas发布了针对浩沙国际的做空报告。在这个报告的影响下,本来反弹强劲的浩沙,股价涨幅由89.66%下挫至25.86%,当天收盘价0.365港元每股。

做空报告指出,浩沙透过非公开的分销商及供应商,伪造收入及盈利能力,估计公司于2016及2017年伪造6.85亿及8.94亿元人民币,即是夸大盈利2.17倍。

另一方面,浩沙还被质疑存在操纵股价的嫌疑。报告指出,于过去6个月,浩沙股价于最后一小时的交易均被人为推高,以推高抵押股份的价值。

Bonitas还提到,浩沙国际在7月5日公布需要延迟支付派息,因此质疑股价暴跌之后,公司遭遇了现金流危机。而由于夸大业务和操纵股价,做空报告认为浩沙内在价值只值0元。

在浩沙的复牌公告中,解释了股价闪崩的原因,也回应了Bonitas的做空。在暴跌之前,公司大股东浩邦和伟邦(公司董事长施洪流实际控制的公司)累计质押了占公司股权35.37%的股份,而在6月28日和29日,由于股价下跌导致质押爆仓,证券公司分别出售了20万股和1076.6万股浩沙股份,合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65%。

在回应做空时,浩沙国际表示公司业务经营正常,拥有健全的流动比率,同时,晋江市政府也将在必要时向浩沙提供所需援助。此外,浩沙还表示,自己并非做空报告所指控的目标,公司正在与两家国企磋商潜在合作和认购股份事宜。

可观测到的现实

搬出了晋江政府和两家国企,浩沙获得了政府的背书,似乎真的没有问题,但,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浩沙以生产健身瑜伽服饰和水运动服饰为主,是中国最大的室内运动服饰品牌。在过去3年,浩沙年销售额稳定在11亿到12亿人民币之间,净利润维持在2.5亿人民币上下。从财务角度来看,浩沙并不存在太多问题。至于做空报告指出的虚增营收,则无从得知。

至于另一指控,操纵股价,因无法知悉更加详细的交易资料,因此也无法证实。但从股价走势来看,浩沙国际股价的确十分稳定,基本保持了长达半年的横盘。此前极长一段时间内,浩沙国际每日交易并不活跃。

在2017年12月之前,浩沙每日成交量多时几百万股,少则只有数千股,股价一度极其稳定。但12月之后,浩沙股价出现了一波暴涨,短期涨幅高达38.63%. 暴涨之后,就是下跌。

从2018年5月到崩盘之前,浩沙国际出现持续的下跌,也因此导致了后续股价的爆仓。在这个下跌周期,浩沙发布了两大利好消息,却也无法刺激股价实现上涨。

5月8日,浩沙集团与阿里体育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联手在全国范围内就线上线下融合打通、在服饰产业、运动服务以及大数据等板块展开全面深度战略合作,双方携手打造体育运动服务全产业链的创新模式。

6月11日,浩沙国际发布公告,宣布拟将健身业务注入上市公司体系。公告显示,浩沙国际已与控股股东施洪流先生及施鸿雁先生订立意向书,上市公司将向控股股东收购中国健身俱乐部的意向。对于此建议收购事宜,双方目前仅订立了不具法律约束力的意向书,并未达成任何最终协议,且建议收购事项不一定进行。

两个大消息,一是与阿里体育达成线上线下合作,另一则是将原本剥离出上市体系的浩沙健身纳入上市公司。但在这大消息呈现出实质性利好结果之前,市场并不买账。

无处可藏的现金流危机

市场不买账,导致直接的结果就是,浩沙国际股价瞬间跌去近9成。实际上,这场暴跌也暴露了浩沙国际一个致命的问题:流动性不足。

虽然这家公司一再澄清,并搬出晋江政府和两大国企,但一个明显的问题却是,如果浩沙资金足够的话,怎么会质押爆仓呢?

质押股票濒临平仓线时,证券公司往往会通知上市公司股东追缴保证金或补充质押,只有在股东无法履行时,证券公司才会选择强行出售。也就是说,浩沙国际至少在第一时间无法获得足够资金来追缴质押保证金,这也直接证明了浩沙现金流存在致命问题。

浩沙披露的公告显示,两大股东浩邦和伟邦此前质押了约35.37%的股份,而在29日,证券公司实际只出售了1076.6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0.64%. 在此,证券公司极有可能出售的并不是浩沙濒临平仓线股份的全部,但据猜测,这部分质押股份并不会太多。

也就是说,在股价崩盘之前,浩沙实际上只需要保证一部分质押股份的安全,但因现金流问题无法做到。而在股价闪崩之后,浩沙股价跌到了0.2、0.3港元每股,此前质押的股价将全部或近乎全部爆仓。对于浩沙来说,这才是最大的压力。

因此,浩沙国际用了近两周才整理好烂摊子,实现复盘,更搬出了晋江政府和两大国企来做支撑。更有意思的是,浩沙复牌当日,董事长施洪流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了5770.8万股,涉资2676.26万港元。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从安踏到贵人鸟,再到浩沙国际,这些优秀的晋江运动品牌确实遇到了不小的问题。国际做空机构虽然充满恶意,某些理由也站不住脚,但这些企业更要做到自身实力强硬。特步、安踏等领先品牌自然有着可保障的现金流,但浩沙的现金流则明显出了问题,而贵人鸟的闪崩亦被猜测与现金危机有一定关系。

当下,国产运动品牌面临的严峻形势正在一层层被揭开。虽然政府对于体育产业有着较大的扶持力度,浩沙国际也明确获得了晋江政府的支持,但企业自身也要保持强大的实力和健康的存续状态,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对于这些运动品牌而言,如果不能保持健康的成长,市值蒸发尚属小事,那些消失于历史中的运动品牌才是前车之鉴。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