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品牌营销 > 正文

外资车企深度搅局汽车市场 自主品牌直面产业革新

2018-07-25 14:56:29来源:

外资车企深度搅局汽车市场 自主品牌直面产业革新

近期,汽车产业重磅消息不断,中德汽车企业签署了众多重磅大单;美国车企特斯拉在上海和北京建设整车厂和科技创新中心的项目日前相继落地,成为第一家在我国独资建厂的外资车企。这在关税下调、股比开放的政策背景下,展现出我国对国际市场的开放包容态度,以市场驱动中国汽车产业向更高、更好的方向前进。

有汽车分析师表示,中外车企的合作再启程,将不再只分享投资收益,而是引导我国车企着眼于全球布局和发展,聚焦高技术领域、从传统制造合作走向智能研发合作。如何在“电动化、智能化、自动化、共享化”的汽车新革命中找到机会,变得更加重要。

中德整车企业合作深化

德国当地时间7月9日~10日,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共同见证下,20多项协议在柏林签署,总金额达到300亿美元。其中,汽车行业迎来新一轮密集合作潮:华晨宝马长期发展框架协议出炉,2020年首款纯电动汽车BMW iX3将投产并出口到全球市场;长城与宝马正式签署合资经营合同,成立宝马在全球范围内首个纯电动车合资项目——光束汽车有限公司,双方各持股50%,投资总额51亿元;大众将与江淮汽车和西雅特品牌共同成立一座研发中心,西雅特也将重返中国市场;宁德时代电池工厂宣布落户德国图林根州;宝马未来几年将从宁德时代采购价值约40亿欧元的电池;博世与蔚来将在自动驾驶、智能交通等领域展开合作;戴姆勒与清华大学进一步深化在可持续交通研究领域的合作;中德政府官员签署《关于自动网联驾驶领域合作的联合意向声明》。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中德合作与以往中外合资车企项目有诸多不同:以前合作的主角是央企、大型国企,如今的合作主角增添了地方国企如江淮汽车和民营企业如长城汽车;以前合作生产的是燃油汽车,如今合作生产的是新能源汽车;以往合资销售区域都在中国,如今合作合资产品销售区域从中国拓展到未来的全球市场;以前合资引进的是外资车企业已成熟的车型,未来可能是双方或多方新开发车型。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这说明新一轮的中外汽车合作有望集聚整合全球开放创新资源,实现资源共享,能力互补和优势互动,形成产业技术持续供给能力。

中德企业在汽车零部件之间的强化合作也在第五轮中德政府磋商中有所体现,蔚来汽车和博世、宁德时代与德国图林根州政府分别达成了合作协议。宁德时代的电池厂落地德国,意味着我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已进军全球产业链。

根据宁德时代与图林根州州政府的协议内容,宁德时代将投资2.4亿欧元,在联邦德国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市设立电池生产基地及智能制造技术研发中心。据了解,宁德时代所具备的技术,已经广泛运用于全球电动汽车产品之上。这个新电池生产基地制造的产品,将为宝马、大众、戴姆勒、捷豹路虎、PSA等全球知名车企配套。同时,宝马还将采购宁德时代价值40亿欧元的电池,宁德时代的中国工厂会获得其中的25亿欧元订单,德国工厂将获得15亿欧元的订单。

业内人士指出,宁德时代在稳住国内市场的同时,与大众、戴姆勒、宝马的合作以及在欧洲等海外建厂,使其全球化体系得以完善。通过海外收购、海外生产基地、全球研发中心等综合布局,宁德时代作为中国企业的代表已经全面进军新能源汽车全球供应链。对此,德国总理默克尔也给出很高评价:“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我们不具备这样的生产能力,中国企业愿意带来我们所没有的新技术,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帮我们填补这个空缺。”

特斯拉激起鲶鱼效应

相比于宝马,处于产能困境的特斯拉更渴望得到中国市场的支持。特斯拉成为近期继哈雷之后第二个产能外迁的美国车企。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共同签署的投资协议显示,特斯拉将在上海临港地区独资建设集研发、制造、销售等功能于一体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规划年产50万辆纯电动整车,未来超级工厂不仅生产电池,还可能投产包括Model 3和跨界车型Model Y。按照计划,工厂最快将于2020年建成。这个被命名为“Dreadnought”(无畏舰)的超级工厂,不单单是特斯拉首个海外工厂,它的落地,也使得特斯拉成为第一家以独资身份进入中国建设工厂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业内普遍认为,作为新能源汽车企业中最激进的一条“鲶鱼”,特斯拉将充分搅动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这池“鱼群”。

2018年,中国新能源汽车赛道本就拥挤。上半年,上汽、广汽、北汽、吉利、比亚迪频发新能源车型,并争相发布高达百万量级的新能源汽车远期销量目标。全国乘联会厂家数据显示,今年前6个月全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达35万辆,同比增长1.2倍。庞大的市场潜力吸引了众多企业的关注,前述长城汽车“联姻”宝马,背后一个重要考量即为补足其在新能源领域的短板。

除了中外传统汽车企业外,蔚来、威马、小鹏等一大批造车新势力也大举投入新能源汽车行业分羹搅局。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当前自主车企的新能源车型以中低端产品尤其是小型车为主。随着消费结构升级,中高端车型将成为未来新能源汽车的重要战场,特斯拉兼具科技和消费双重属性,品牌溢价能力较高,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虽然目前中国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浪潮中保持了领先地位,但也需要引入“鲶鱼”,让市场竞争更充分。

自主品牌机遇中迎挑战

发改委、商务部6月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将于7月28日起施行。措施明确规定将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制造外资股比限制。尽管目前并未有合资新能源企业表示更改现有股比的计划,但中德车企各种合作大单的签署、特斯拉工厂独资入华等大事,足以让中国汽车产业意识到,真正的挑战已不再是如何突破跨国汽车公司奠定的百年综合格局,而是如何去面对开放竞争格局下的新机遇。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特斯拉直接供应商近40家,间接供应商130多家,其中近一半为中国企业。中信建投新能源分析团队认为,特斯拉在华设厂、布局新的供应链体系,可通过“雁型模式”帮助上游企业提升技术水平,并促使中国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引导乘用车向高端化方向发展,加速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推动产业链升级,提升价值链价值。

国内汽车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考验国内车企在产业集中度进一步加强的竞争格局中把握机会的能力。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特斯拉是世界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标杆,入华之后使用中国本土的人才和供应链,中国或将获得一批新能源汽车人才和配套的供应商体系。中外车企的合作再启程,将引导我国车企着眼于全球布局和发展,聚焦高技术领域、从传统制造合作走向智能研发合作。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