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电商 > 正文

被“拆分”困扰的亚马逊、步步紧逼的沃尔玛 谁能笑到最后?

2018-04-20 18:20:05来源:

就在特朗普频繁点名亚马逊这个节骨眼上,沃尔玛(专题阅读)美国前首席执行官比尔·西蒙又跳出来补刀,指责亚马逊用不公平的手段损害了传统零售业,请求美国国会考虑拆分亚马逊。

虽然是沃尔玛的前高管出面来指责亚马逊对整个零售业的威胁,但沃尔玛似乎可以撇清这件事与自己的关系。而就实际情况来看,无论是企业规模还是资本实力,沃尔玛都是唯一有能力同亚马逊一较高下的零售商。实际上,这些年沃尔玛也没闲着,一直都在采取各种方式与亚马逊展开竞争。

来自路透社的最新消息称,沃尔玛计划在6月底前收购印度电商弗利普卡特(Flipkart)至少51%的股份。有分析认为,亚马逊收购实体零售商向线下发展是推动沃尔玛拓展在线业务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问题是,在这场混战中,究竟谁更能先找出线上线下业务的完美结合,从而在这场比拼中成为笑到最后的大赢家?

被拆分困扰的亚马逊

除了遭到零售行业的质疑之外,华尔街也认为亚马逊应该分拆为至少两家公司。

根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的报道,比尔·西蒙表示,亚马逊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一直以亏损的方式运营网络零售业务,并通过其他业务的利润对零售业务的亏损进行补贴,其中就包括云计算部门。这是反竞争的、掠夺性的,是不对的。比尔·西蒙还帮助小型零售商打抱不平——面对亚马逊,沃尔玛这样的巨头可以调整,仓储零售超市好市多(Costco)也可以与亚马逊竞争,但小型零售商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而且还会伤害到其他门类的零售商。

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比尔·西蒙就列举了宣告破产的玩具反斗城和彭尼百货关闭门店的例子,似乎在暗示这都是亚马逊造成的。

他表示:这是因为亚马逊的售价低于成本,而且它还在继续这样做。该公司摧毁了零售业的就业机会,也损害了零售业的价值。

除了遭到零售行业的质疑之外,华尔街也有声音认为,云计算和零售业之间差异巨大,因此亚马逊应该分拆为至少两家公司,从而让股东的价值最大化。

不仅是零售业,随着科技巨头们市值的暴涨,来自硅谷的要求拆分亚马逊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在美国科技行业的历史上,一旦科技公司做大规模、开始具备垄断市场的影响力,往往会遭到政府和行业要求分拆的压力。

比如,微软公司当年依靠Windows操作系统的垄断地位捆绑营销音乐播放器、网络浏览器等软件,将过去领先的行业对手挤出市场,这导致微软在许多国家遭到了反垄断诉讼,甚至走到了分拆的边缘。

谷歌最近在欧盟、美国等地也遭遇了垄断市场的质疑,其中欧盟内部有声音要求对谷歌进行分拆。就在3月份,欧盟负责反垄断事务的最高官员维斯塔格表示,欧盟严重质疑谷歌在互联网市场的垄断,未来不排除要求其分拆业务。

巨头们的市场表现也给了人们担忧未来以足够的理由。有关数据显示,目前,前十大互联网经济公司的用户集中度是前十大线下实体公司的10倍还多。

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和社会观察家因此认为,需要有一只有形的手伸出来,阻止科技巨头的强势扩张,以防止经济资源和社会财富过度向少数人集中,进而形成寡头垄断局面,破坏机会平等,阻碍中小创企业的自由发展,并加剧社会的分化。

落井下石的沃尔玛

在特朗普的撑腰下,沃尔玛开始采取一系列政策步步紧逼亚马逊。

亚马逊之所以能取得成功,并将版图向线下扩张,主要就是得益于其长期执行的薄利多销的政策。

在压力之下,为了竞争线上市场,沃尔玛也开始不断降价,其营业利润也降到了历史新低。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沃尔玛本季线上营收成长不及前季的一半。

为了拓展在线业务,沃尔玛正在与印度最大的在线零售商、弗利普卡特的投资者进行最后阶段的谈判。成立于2007年的弗利普卡特是印度最大的在线零售商,甚至被认为是印度的亚马逊,目前公司估值约为200亿美元。

此前,沃尔玛与亚马逊一直在竞购弗利普卡特的股权。如果沃尔玛与弗利普卡特达成收购协议,沃尔玛将在这个拥有13亿人口的新兴市场占有重要份额。此前尽管已经努力过多年,但沃尔玛也仅仅在印度开设了21家店铺。

在线业务不能落后于亚马逊,其他方面也不能落后。

就在特朗普的撑腰下,沃尔玛不仅给员工加了工资,还与健康保险公司Humana商讨收购的可能。

Humana是美国健康保险巨头,是美国最大的药品福利公司之一。彭博社指出,沃尔玛一直专注于收购电商公司,但由于亚马逊在今年1月与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投资公司、摩根大通合资成立了一家旨在减少美国民众医疗成本的独立医保公司,此举挑战了全球最昂贵的医疗保健体系。

沃尔玛不可能甘心把这么一大块儿蛋糕拱手让给沃尔玛。

彭博社指出,与医疗保险公司Humana的合作可以帮助沃尔玛降低药物销售成本,在医药领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同时还能吸引更多的Humana用户通过其药品覆盖进入到沃尔玛商店。

除此之外,据《大西洋月刊》报道,面对市场环境的变化,沃尔玛在未来将会雇用更多的机器人和临时工,以提高企业的竞争力。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沃尔玛的高管们勾画出了公司未来的蓝图,其中就包括把正在6个城市试点的自助结账服务和食品杂货配送业务推广到100个城市中。购物者可以从沃尔玛商店货架上选购好商品,在打好包之后,将包裹分发给在停车场的送货司机,委托他们帮忙运送。大型家具的组装也可以外包出去,在线家政服务提供商Handy上的工人将帮助消费者安装电视机并组装家具。

《商业内幕》报道称,沃尔玛计划推出一个针对亚马逊的关键武器——在其实体店内设立巨大的自助服务亭,可让在线购物的客户提货。沃尔玛将这种自助服务亭称为提货塔(Pickup Tower),计划今年在700家实体店内设置这种自助服务。沃尔玛还将这种新的提货塔与提货储物柜配对,后者能够容纳较大商品,如电视机等。

《商业内幕》的记者在沃尔玛的网站上订购了几件商品,并选择了店内提货。几天后,他们收到沃尔玛的一封电子邮件,表示订单已经准备就绪。在使用提货塔时,被提示扫描条形码或输入订单号码,扫描条形码5秒钟之内,根据提货塔的屏幕上显示出的传送带,消费者就可以提走物品了。沃尔玛曾表示,提货塔的检索过程需要45秒。但实际上,整个提货过程只持续了10秒。

谁能成为最大赢家

沃尔玛将其线下顾客转换为线上从长期来看仍不是一个好办法。

现在,不妨再来对比一下亚马逊。

据亚马逊披露的2017年四季度财报,当季来自实体门店的销售额超过45.22亿美元,比三季度的12.76亿美元增长了250%。这意味着,亚马逊仅用一个季度就实现了实体门店销售额2.5倍的增长。虽然其较线上零售业务的353.83亿美元还差一个数量级,但已经相当可观了。

至于来自总统特朗普的指责,《华尔街日报》称,基于对反垄断法的粗略解读,特朗普针对亚马逊的反垄断行动是难以实现的。这主要是因为根据美国现行的反垄断法,只有公司在某一市场上占主导地位,或者是公司对消费者造成伤害这两种情况下,反垄断法才能被适用。但由于亚马逊涉及的业务种类繁多,不论是售书、食品还是电子产品,从虚拟到实体,亚马逊在任何一个领域内都没有形成真正的垄断格局。此外,亚马逊也没有通过提价而损害到消费者的利益。所以,想要通过反垄断法来拆分亚马逊是不太可行的。

对于一直都被特朗普诟病的税务问题,亚马逊回应称,公司在自有库存所在的45个州都征缴了销售税,并自愿开始在一些城市也征缴销售税。至于企业所得税,亚马逊确实向联邦政府缴纳的不多。

至于抨击亚马逊利用邮局帮忙送货的说法,很多专家也表示了质疑,认为正是因为亚马逊,邮局才得以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如果特朗普真想拆分亚马逊,将会面临一场持久战。甚至有分析指出,只要亚马逊不主动进行管理的变革,那么所有分拆的设想都将是一厢情愿。

而对于沃尔玛采取的锐意进取行动,亚马逊也没闲着,它一直都在尝试着找出办法来将林林总总的实体零售店并入其在线购物帝国。

近日,美国名媛科勒·卡戴珊为即将出世的孩子举办了一场盛大的baby shower(在孩子出生前举办的特殊派对),电商巨头亚马逊正是活动的全程赞助商。外媒一致认为,这暗示了亚马逊的下一步行动是发力儿童市场。

这就是亚马逊的宝贝注册计划(Amazon"s baby registry)。该计划下有数百万种婴童产品,从奶瓶、婴儿车到婴儿床、儿童秋千……亚马逊称,用户可以在任何设备上管理注册表,亚马逊可为大多数商品提供90天免费退货服务。这种合作关系,预示着亚马逊正在婴幼儿和玩具领域寻求更大的投资。

外媒分析称,玩具反斗城的退场将对美国的玩具业造成重大打击,同时也为在线巨头亚马逊带来了全新的机会。而卡戴珊的知名度无疑将助力亚马逊在儿童用品市场平步青云,通过利用卡戴珊家族的社交媒体追踪效应和真人秀系列电视剧,亚马逊将创建更多赞助内容,迅速扩大其在整个类别中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尽管沃尔玛通过收购一些著名的电商公司提高了线上竞争力,但如今蜜月期已过。有分析称,虽然沃尔玛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建立电子商务销售网络以突破亚马逊网在线上购物领域的统治地位,但事实上,沃尔玛将其线下顾客转换为线上从长期来看仍然不是一个进取的好办法。

研究机构GlobalData Retail 分析师尼尔·桑德斯指出,沃尔玛还是应努力去争取亚马逊的用户,这样才能真正打进线上市场,不然永远也无法令市场留下沃尔玛是电商的印象。

相关阅读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