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家居 > 正文

“两展之争”中的佛山陶瓷

2018-02-07 13:48:27来源:
原标题:“两展之争”中的佛山陶瓷

佛山陶瓷企业的相互竞争,正在无形中推动着行业会展经济的发展。南方日报记者 戴嘉信 摄

几天前,罗青在微信上“拨动”了倒计时,“2018中陶产品展倒计时80天”。

此时,距离最近一场“风波”——1月初的陶瓷行业协会年会上,协会会长申请提前换届、监事长被质疑无资格、上市公司老总喊着“退场”,继而提前离席而这一幕已过去一个月。

这是去年以来,发生在佛山千亿传统产业——陶瓷行业内,三次被“围观”的“意见冲突”之一。

事件的背后,不仅因两位知名陶瓷界老总是事件的焦点人物,更重要的是,两方所涉及的新旧展会——一边是佛山中陶联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陶联盟”)欲在佛山发起的新展会,一边则是举办十多载的佛山陶博会,两方的“撞期”引发业界关注。

一方是中陶联盟在广州展举行效果不佳后,欲借力潭洲会展中心“再出发”,另一方的佛山陶博会则认为“石湾、南庄是做陶瓷的,这是陶瓷的根”,欲在未来做大华夏陶瓷博览城的基础上,开启展会的升级路。

早在十多年前,佛山陶博会举办初期,曾出现“两城之争”。十多年后,中陶联盟欲在佛山举办“双展会”,与佛山陶博会之间引发了“两展之争”。从“两城之争”到“两展之争”,这些年围绕佛山陶瓷展会的这些“争”,无形中也在推动行业会展经济的发展。这也在促使“东方博洛尼亚展”,加速向佛山走来。

“这是行业迈向成熟的表现。未来只需要让市场去决定市场的事情。”一位佛山陶瓷企业负责人评价说。

从“两城之争”到“两展之争”

“最早的公开事件,还得从去年6月说起。”坐在沙发上,谈及去年以来围绕佛山陶瓷行业协会所爆发的一系列事件,边程先是倒吸了一口气。

作为上市公司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达洁能”)的“掌门人”,边程是这一系列事件焦点人物之一。

公开报道显示,去年6月初,在中陶联盟股东会议上,边程首次提出,中陶联盟将在佛山潭洲会展中心,举办2018年中陶联盟产品展与装备展,即“双展会”。而“双展会”举办日期与佛山陶博会(春交会)、广州陶瓷工业展“撞期”。

一个月后,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建筑材料行业分会等行业协会联合发表了《关于坚决反对佛山中陶联盟公司扰乱广州陶瓷工业展的郑重声明》。

而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边程所在的佛山陶瓷行业协会发生了三次备受关注的“意见冲突”。

第一次是去年9月,一则由佛山陶瓷行业协会会长、东鹏陶瓷董事长何新明所签发的文件引发“围观”。文件中包含有“不接受中陶联盟科技有限公司对协会作为主办方的邀请,也不接受赠予的2%股份”等内容。

对此,边程说,提出赠送协会2%股份,是基于佛山陶瓷协会有约七成的个人或企业单位是中陶联盟的股东。

但在何新明看来,协会不是经营单位,股份价值难以衡量,还可能存在一定风险。作为协会法人代表,他认为不能冒这个险。

基于这一观点,加上对协会内部人员调整的分歧,两个月后的“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2017年理事会暨陶瓷产业上市工作分享会”上出现了第二次“意见冲突”。据行业媒体披露,现场一度爆发了“你说一句,我回一言”的争论。

今年1月初,在佛山陶瓷行业协会年会上出现了第三次“意见冲突”。会上,何新明提出“提前换届”等想法,而对议程提出异议的边程,在发言时遭遇麦克风突然没有声音的情况。以边程为代表的部分协会会员选择了提前离场。

作为“意见冲突”当事人的何新明与边程,其各自掌舵的东鹏陶瓷与科达洁能,目前均为中陶联盟的股东企业之一。

此外,佛山中国陶瓷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陶瓷城”)两大股东企业之一,即佛山市东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何新明。而中国陶瓷城集团有限公司是佛山陶博会的举办方。

“这样的局面,让我想起10年前痛苦的‘两城之争’。”何新明说。

早年在佛山陶博会举办之初,曾出现中国陶瓷城与华夏陶瓷博览城各自独立宣传招商等现象,并引发了整合会展资源的讨论。这一事件后来被业内称为“两城之争”。

7张“参展券”背后的行业共识

“从早年的‘两城之争’,再到今天的‘两展之争’,在我看来,是佛山陶瓷产业发展会展经济必经的市场化阶段。”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佛山陶瓷界人士说。

在2000年后,佛山各专业镇开始兴建展销平台,包括陶瓷产业领域在内的会展经济逐步起步。2002年,中国陶瓷城与华夏陶瓷博览城同年落成,佛山也在当年迎来了首届佛山陶博会。

“坚持举办了十多年,佛山陶博会对于行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比如对于鹰牌来说,提供了招揽国内代理商的机会。”广东鹰牌陶瓷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鹰牌陶瓷”)副总裁陈贤伟表示。

随着佛山陶瓷产业的不断发展,行业对于国际化展会,特别是一个能够对标意大利博洛尼亚的展会需求愈发地强烈。

数据显示,中国已连续多年成为世界最大的瓷砖生产国和最大的陶瓷砖消费国,2016年中国的瓷砖总产量超过100亿平方米,占世界生产总量接近50%。

据业内人士透露,佛山建陶生产规模在2006年达到顶峰,当年产量约占全国一半。

即使在后来经历“腾笼换鸟”,佛山大批陶企生产线外迁后,佛山的建陶产量依然占到全国的约四分之一,陶机装备的产值更是占到全国80%以上。

“虽然中国陶瓷产量已经在全球占有绝对领先优势,但全球顶级建陶展会‘意大利博洛尼亚展’对国内企业开放程度有限,能够参展的企业少之又少。” 广东新媒体产业园董事长李新良说。

据统计,截至去年,全国仅有7家建陶企业能够参展意大利博洛尼亚展。“每年一到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举办期间,佛山有超过数万人会出境去意大利,大部分就是为了看展。”边程说。

即使能够去参展的企业,获得的展位面积也不大。陈贤伟说,鹰牌陶瓷已连续21年参展意大利博洛尼亚展,虽处于主展馆,但展会能给的参展面积仅有数十平方米。

“意大利博洛尼亚展对我们的有限放开,迫使我们更想去打造自己的展会。”蒙娜丽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蒙娜丽莎陶瓷”)董事张旗康说。

佛山陶瓷行业也一直为之努力。2014年,以边程为代表的一批企业家,曾在广州举办过类似陶瓷展会。但后来因为效果未达预期,展会仅举办了一届。边程认为,位置没有选好以及展会的宣传不到位是导致上述情况的最大原因。

加速到来的“东方博洛尼亚展”

客观来说,国内各类陶瓷展会,目前与意大利博洛尼亚展存在一定的差距。

“如果要打造出‘东方博洛尼亚展’,国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李新良认为,目前国内展会仍以展销作为主要目的,展会实际上更像大卖场。随着电子商务发展,传统的展销方式受互联网的冲击会越来越大,缺乏持久生命力。

与此相比,包括博洛尼亚展在内的欧洲顶级展会更加注重对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展示功能,通过巧妙布展,向世界展示企业创新的产品和技术。“一个展位就够看一天,这种建立在企业创新精神基础上的展会是互联网难以冲击的。”李新良说。

陈贤伟也有同感。他认为,一方面,中国建陶企业在博洛尼亚展的遭遇令人觉得有失公平,但另一方面,整个展会对全球的参展商的标准都比较高,这彰显了展会的价值。

回望佛山,当下“两展之争”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两方站到了共同冲刺“东方博洛尼亚展”的赛道之上。

一厢是在广州展后,选择更换地点,再次出发。

“我觉得佛山这次肯定有戏。”边程表示,佛山本身就是陶瓷行业信息流、人流、物流和资金流的汇集地,拥有大批知名的陶瓷企业。在“家门口”办展更契合过去类似展会举办期间参展商与观展商云集佛山的特点。而潭洲会展中心的出现,也为在佛山举办陶瓷展会提供了客观的条件。他以厦门石材展为例。作为世界知名的石材产区,石材之于厦门,就如同陶瓷之于佛山。厦门在迎来当地的专业展馆后,举办的厦门石材展,如今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石材展区。“这给予我们很大的信心。”边程说道。

另一厢,佛山陶博会也在加快升级。

何新明透露,目前中国陶瓷城集团已经向南庄镇镇政府提交了一个方案,计划扩大现在的华夏陶瓷博览城。如果得以实现,博览城将成为拥有三层空间、总面积达到8万平方米的展馆。扩容后的展示馆主要新增三大功能,一是国际馆,吸引意大利、西班牙的品牌进驻;二是创新馆,即新产品展;三是设计馆,也是设计师馆。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陶瓷生产国,所以很有必要举办一个高端的国际化陶瓷展会。”何新明认为,意大利陶瓷业主要以产品出口为主,我国陶瓷业主要以内销为主,这决定了国内举办陶瓷展会的模式会有所不同。佛山陶博会未来会吸纳更多的国际高端品牌,扩大展馆规模,提升国际化的服务水平。

张旗康说:“展会之争说明一个行业发展到了成熟的阶段。如果什么都是一团和气,‘各扫门前雪’,这个行业反而无法健康发展。”

这也代表了佛山建陶行业相当一部分群体的看法,“从长远来说,行业会感激这些分歧的出现,因为这是进步的表现。”多位接受采访的佛山陶瓷界人士表示。

在这样的竞争下,“东方博洛尼亚展”正加速向佛山走来。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