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食品价格14年来首次负增长 劳动力成本上升将成CPI上涨主动力

2018-01-11 10:37:03来源:

本报记者 定军 实习生 何葳 北京报道

PPI-CPI剪刀差收窄

国家统计局1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12月CPI同比上涨1.8%,相比上月回升0.1个百分点。PPI同比上涨4.9%,回落0.9个百分点。在此情况下,PPI-CPI剪刀差明显收窄,这将有利于成本上涨向下游行业转嫁,也有助于中下游行业的盈利改善。

数据发布后,市场上国债期货下跌,10年期国债及国开债收益率应声上扬,其中十年期国开债收益率触及5%关口,显示通胀预期增强。那么,2017年12月物价及全年物价走势呈现什么特点?对货币政策又会有何影响?本专题将展开分析。

(杨志锦)

导读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认为,从居民消费的角度看,服务业近几年上升的趋势仍在持续。因为劳动力供需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劳动力总量在持续下降。现在消费升级的方向使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短期来看,服务业价格还会上涨。

根据国家统计局1月10日公布的数字,2017年12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1.8%。2017年全年CPI同比上涨1.6%,涨幅比上年回落了0.4个百分点,上述涨幅低于全年3%的目标。

为什么CPI涨幅放慢?这与食品价格出现新变化有关。根据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1月10日的分析,2017年CPI涨幅回落,其中食品价格下降1.4%,是自2003年以来首次出现下降,主要受猪肉和鲜菜价格下降较多影响。但是2017年非食品价格上涨2.3%,涨幅比上年扩大0.9个百分点。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1月10日表示,最近几年粮食丰收,库存也比较大,粮食的供应是过剩的,相应其他农产品(000061,股吧)价格也难上涨。而非食品价格上升快,这与服务价格上升有关。

牛犁认为,因为劳动力供需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口结构变化了,适龄劳动人口总量从2012年开始减少,这几年可能已经减少了上千万。“农村剩余劳动力减少了,服务领域每年需要涨点工资才能招到人。”牛犁说。

他认为,2018年CPI预期同比涨2%左右,仍有望低于3%的目标。

按照惯例,今年3月两会公布的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会有2018年物价调控目标。很多机构预计,2018年物价(CPI)调控目标仍会是3%左右,不过全年预计实际涨幅在2%左右,仍低于全年目标。

食品价格下降

数据显示,2017年12月CPI同比涨幅为1.8%,比上月扩大0.1个百分点。但12月食品价格下降0.4%,影响CPI下降约0.08个百分点。

而从2017年而言,食品价格自2003年以来首次下降,降幅为1.4%。

交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刘学智认为,2017年CPI走弱的主要原因是食品价格涨幅较低,从2017年2月以来食品价格一直负增长。

食品价格走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2017年全年气候相对平稳,蔬菜粮食供应充足;二是部分食品周期性较强,例如猪肉价格迎来下行周期,从5月到10月每个月降幅都超过10%,对物价形成下拉作用。

但是他也指出,2017年食品价格负增长,属于短期情况。“2017年食品价格低基数将抬升2018年同比增速,2018年猪肉价格可能迎来上行周期,食品价格可能恢复性回升,成为推动2018年CPI上升的重要因素。”他说。

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全国鲜菜和猪肉价格分别同比下降8.6%和8.3%,合计影响CPI下降约0.46个百分点。2017年全年蔬菜价格同比下降8.1%,为十多年以来的最大降幅。

此前多年,蔬菜价格也有多次同比下降,比如2002年下降了1.9%,2004年下降了6.1%,2014年下降了1.5%,但是降幅不如2017年。

不过,食品价格和蔬菜价格下降的情况可能难以持续。1月10日,中国蔬菜流通协会副会长陈明均表示,2017年蔬菜种植面积有所增加,相对来说风调雨顺,产量恢复和种植面积都增加了; 一些地方进行产业结构调整,一部分玉米主产区也去种植瓜果蔬菜,供给增多了,所以价格一直处在比较低迷的状态。

他指出,农业技术提高对蔬菜价格可能会有影响,在三五年后,农业技术的作用会更明显。“再往后十几年,劳动力成本提高的趋势也是不可逆的,也很难说蔬菜生产成本会降低。”

非食品价格涨幅明显

有意思的是,目前中国CPI中涨幅最明显的是非食品,另外服务业也涨价明显。2017年非食品价格上涨2.3%,涨幅比上年扩大0.9个百分点。其中,工业消费品价格上涨1.7%,服务价格上涨3.0%。

具体而言,教育服务2017年价格同比上涨3.1%,旅游服务价格上涨了3.6%,医疗服务价格同比上涨了6.5%,中药和西药价格分别同比上涨了5.7%、6%,家庭服务业价格上涨了4.2%。

牛犁认为,从居民消费的角度,服务业近几年上升的趋势仍在持续。因为劳动力供需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目前劳动力总量在持续下降。现在消费升级的方向使服务消费快速增长。短期来看,服务业价格还会上涨。

“虽然放开了二孩政策,但一时间劳动力的供应还是跟不上。这使得服务业价格仍有上升动力。”他说。

数据显示,2012年末,中国大陆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为93727万人,比上年末减少345万人,这是多年来劳动力总量的首次下降,此后每年以三四百万的速度继续下降。而这导致服务业劳动力供给不足,从而造成服务业价格上升。

也正是因为如此,CPI篮子中,服务业价格上升将成为未来CPI变动的主要动力。事实上农产品供给也受到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特别是蔬菜。

陈明均指出,蔬菜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不管是生产技术还是劳动力成本,对蔬菜生产成本的增加或降低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即使某项技术有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也还是有一个推广的过程,因此不会导致蔬菜价格出现峰值或低谷。

陈明均预计,2018年菜价会比2017年会有所回升,因为2017年主要是受2016年的影响,2016年基数比较高,但2017年基数低。


  • 品牌快讯
  • 品牌活动
  • 媒体报道
  • 滚动新闻
  • 品牌公益
  • 品牌推荐
  • 品牌营销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