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如果科幻片拍成《上海堡垒》这样,那还是果断拒绝吧

2019年被称为中国科幻电影的元年。《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引爆春节档,尤其是《流浪地球》的硬科幻属性,更是填补了新世纪以来中国科幻电影的空白。只是,《流浪地球》之后,中国科幻电影的第二步该怎么迈?

8月9日起全国公映的《上海堡垒》成为一次检验。电影由滕华涛执导,鹿晗、舒淇领衔主演。事实上,《流浪地球》与《上海堡垒》均立项于2015年,一个上半年,一个下半年,是中国科幻电影同一时间不同面向的尝试。

《上海堡垒》海报

《上海堡垒》改编自江南的同名小说,小说发表于2006年,,当时江南年仅29岁。小说的主体情节是言情,只不过它套上了一个科幻的大背景。影版并没有做太多根本性的改动,电影讲述的是,人类从外太空带回了永生超级能源“仙藤”,这个超级能源引来了外星人的入侵。“长达900公里,是月球直径的四分之一”的外星母舰横亘上空,突袭地球。全世界范围内多个城市遭受重创,上海成为人类文明的最后希望。

利用“仙藤”的能量,上海上空笼罩的“泡防御”能有效抵御“捕食者”(外星人)的入侵,让上海成为一座暂时安全的堡垒。同时,上海举全城之力制作了“上海大炮”,集中“仙藤”的全部能量供给,把防御压缩到最低限度,准备拼死一搏。在这个末日战场中,新锐军人江洋(鹿晗饰)带领灰鹰小队正面迎战“捕食者”,而他暗恋的指挥官林澜(舒淇饰)则坚守在“仙藤基地”指挥战斗并保护力量的根基……

鹿晗饰演江洋

《上海堡垒》能顺利迈出中国科幻电影的第二步吗?

科幻设置不新鲜,本土化是卖点

要评判《上海堡垒》,首先得弄明白,在科幻电影序列里,它的科幻设定是否具有独创性。

2018年,AMC播出的科幻小说历史纪录剧集《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小说轶事》将科幻电影分为6大大类:

一类是“外星生物”,想象外星人的形象,想象与它们的交流,以及忧虑于它们的入侵,比如《第三类接触》(1977)、《ET》(1982)、《降临》(2016);

一类是“外太空”,聚焦于外太空旅行,比如《2001太空漫游》(1968)、《阿凡达》(2009)、《地心引力》(2013);

一类是“怪物”,怪物代表着人类的恐惧,比如《异形》(1979)、《侏罗纪公园》(1993)、《哥斯拉》(1998)、《生化危机》(2002);

一类是“黑暗未来”,包括世界末日和反乌托邦社会,比如《银翼杀手》(1982)、《后天》(2004)、《雪国列车》(2013)、《饥饿游戏》(2012);

一类是“智能机器”,当智能机器比人更智慧时人类何为,比如《终结者》(1984)、《机器人瓦力》(2008)、《她》(2013);

最后一类是“时间旅行”,比如《回到未来》(1985)、《环形使者》(2012)、《星际穿越》(2014)。

划分不是绝对的,只是为了方便归类。像《异形》是外太空的外星生物,同时也是怪物,《银翼杀手》是黑暗未来,里头也有智能机器。而《上海堡垒》既关乎外星怪物,它也构筑了一个“末日战场”般的黑暗未来。

《上海堡垒》的这一设置并不算新鲜,与《独立日》接近。《独立日》也是一艘巨型的外星人母船进入地球轨道,并释放了三十多个小型飞船进入地球大气层,停留在世界几大城市上空,造成人们的恐慌。只不过,阻止外星人入侵,捍卫地球的,是美国人。

上图是《上海堡垒》中的外星母舰开启后的样子,下图是《独立日》中的外星母舰开启后的样子

显然,跟《流浪地球》一对比,《上海堡垒》的科幻想象就太弱了。它之于中国观众的主要卖点,可能就在于它的本土化了。《上海堡垒》是极少数的放在宇宙背景下,以中国为主要阵地,以中国人为核心,讲中国故事的科幻片。绝大多数好莱坞科幻片,都由美国来扮演救世主,所有的国家都听从于美国政府的部署与指令,整个救援行动都是以美国政府为主导。这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全球观众对美国的认知,在愈发注重文化软实力的今天,这其实也是一种话语权的垄断。

电影中出现的一些上海的标志性地标